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滅宗教的二次文革

2016/4/27 — 11:16

浙江省政府當局上年強拆多座教堂的十字架,並傳出有守護教堂的牧者、教眾被帶走。當地公安後來以「長期借教會平台斂財、侵吞教徒奉獻款、隱匿會計憑證」等罪名,將金華市基督教會牧師包國華夫婦等多人逮捕。資料圖片來源:“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

浙江省政府當局上年強拆多座教堂的十字架,並傳出有守護教堂的牧者、教眾被帶走。當地公安後來以「長期借教會平台斂財、侵吞教徒奉獻款、隱匿會計憑證」等罪名,將金華市基督教會牧師包國華夫婦等多人逮捕。資料圖片來源:“浙江強拆十架運動”資料庫

4月22日至23日,中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被外界視為近年最高層級的宗教事務會議。獨夫習近平表示中共必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動權」,「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因為宗教是中共治國理政的重大問題,涉及「社會和諧、民族團結」、「國家安全和祖國統一」。習近平要求「高度重視網絡宗教問題」,「在互聯網上大力宣傳黨的宗教理論和方針政策,傳播正面聲音」。習近平還要求「堅決抵禦境外利用宗教滲透,防範宗教極端思想侵害」,「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

習近平還強調:宗教關係在中國包括「黨和政府與宗教」、「社會與宗教」等關係;處理宗教關係必須「牢牢把握堅持黨的領導、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強化黨的執政基礎這個根本,必須堅持政教分離,堅持宗教不得干預行政、司法、教育等國家職能實施,堅持政府依法對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進行管理」。4月24日,《人民日報》隨即刊發新華社通稿,表示宗教的存在「具有長期性、國際性、複雜性」,黨員幹部要支持「宗教堅持中國化」,「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總之,就是「黨管一切」。

以上都是大家經常聽到的共產黨鬼話。然而,習近平這次還說出了一句狠話,再次令人瞠目結舌。針對部分中共黨員私下信教的現象,習近平表示「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他所聲稱的理由是:「共產黨員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嚴守黨章規定,堅定理想信念,牢記黨的宗旨」。

廣告

試問:既然共產黨員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難道他們必須在中共邪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抑或要在中共邪教中尋找自己的財富和權勢?客觀事實,擺在眼前。當今世道,很多「西朝鮮」人根本沒有任何價值和信念,只有生存和利益。一旦叫他們收錢辦事,殺害無辜,偷搶拐騙,他們只會算計好處和壞處,而不是本能地從人生的價值和信念中抗拒這樣做。既沒有「人是神的創造」的一神信仰,也沒有「人要敬虔萬物眾神」的多神信仰,也沒有「善惡輪迴因果報應」的跨世信仰,更沒有「我不是我的我」、「不知死焉知生」的武士道精神,只有「天地之間唯我最大、搶錢、奪權、偷生、等死」、「不知生焉知死」的禽獸式人生觀,實在相當可悲和可憐。

對於習近平這次所謂共產黨員「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之類說法,畢竟熟悉中國政治的人都會知道,這絕非新鮮事。

廣告

2011年12月,中共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在姓黨的《求是》雜誌發表《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一文,當時疑似是為了在習近平「登基」後部署消滅宗教而率先鳴囉開道。文章表示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這一原則是黨的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決定的。黨的各級組織和廣大黨員應保持清醒認識,任何情況下都必須毫不動搖堅持這一原則」;「當一個公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就意味著他無條件地接受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也就意味著他根據公民所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自願選擇了不信仰任何宗教。」共產黨真的儼如黑社會!換言之,中國共產黨員的基本人權永遠是次等、畸形、殘缺不全,只有「不信仰任何宗教」的所謂自由,沒有「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亦即根本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這篇文章還進一步宣示共產黨「要對宗教事務實行有效管理,促進、幫助宗教團體建立健全內部管理制度;在媒體和各級各類學校教育中宣傳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團結愛國宗教團體,把境外利用宗教進行的種種滲透堅決頂回去」,變相宣示:剷除宗教,統一信仰,黨管一切,猛頂回去。這種說法的衝擊波不僅限於中國共產黨員,而且還已經及於所有中國公民。換言之,「教」不能影響「政」,但「黨」和「政」必須領導、支配、改造「教」。這當然不是所謂「政教分離」,而是徹頭徹尾的「興黨滅教」。換言之,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中國公民始終沒有宗教信仰自由。至此,共產黨已經撕破了鄧、江、胡時代的羊皮面具,直接發動針對宗教的「二次文革」。

事態不但如此,而且逐漸惡化。從2014年2月起,中共在中國各地掀起了拆教堂和拆十字架的狂潮,而且越演越烈,尤以習近平親信夏寶龍主政的浙江省最為瘋狂,根本就是發動跟希特勒與毛澤東相同級數的極權恐怖主義,妄圖滅絕中國國內所有基督宗教信仰。三自教會、愛國教會、三改一拆、五進五化(政策法規進教堂、健康醫療進教堂、科普文化進教堂、扶持幫困進教堂、和諧創建進教堂、宗教本地化、管理規範化、神學本土化、財務公開化、教義適應化),全是鬼話連篇。實情是:共產黨員進駐教會,聚會時宣講法規和全程監控教徒,甚至把部分教堂改名為「文化禮堂」,跡近瘋狂,文革再現。同類情形,也出現在對付藏傳佛教(藏僧自焚抗議)及伊斯蘭教(在伊斯蘭齋戒月期間禁止維族人齋戒等)方面,眾所週知,在此不贅。

及至今年1月18日,中國最大華人教會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師顧約瑟被免職,再以「挪用資金罪」被秘密拘捕。再到4月14日,河南省駐馬店市新蔡縣關津街北頭基督教會負責人李建功和妻子丁翠梅,因阻止教堂被強佔,夫婦二人遭協助共產黨辦事的地痞流氓呼喝「給我活埋他們,出人命我負責」,然後以運土車推入土坑活埋,丁翠梅身亡,李建功僥倖突破土坑逃出。活埋殺人,血債未償,人神共憤。習近平集團活埋殺人,罪大惡極。然而,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家庭教會依然堅忍磨難,足見共產黨根本消滅不了基督信仰。就連毛澤東都做不到,智商更低的習近平當然也做不到。毛澤東這個人渣已經下了地獄,正在等候智商更低的暴君習近平,共同接受地獄永劫。

至於佛教,又會如何?出乎意料,截然不同!只要不是原始和純淨的佛教,或者正宗的藏傳佛教,而是勢利和庸俗以及跟民間功利心態融合的「中國」佛教,習近平就會連番嘉許,甚至把後者視為「馴服工具」和「愚民利器」,蓋因後者根本沒有如同基督宗教般龐大、緊密、親近、堅靭的人際關係和社會組織,反而一旦沾染利慾,足以聽黨指揮。

2014年2月18日,習近平與連戰會面,而連戰一行人還包括台灣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習近平跟星雲說:「大師送我的書,我全都讀完了。」星雲大師之後向媒體表示:「習近平是我的書迷,曾讀過我的新作《人間佛教何處尋》。」星雲大師還讚美習近平:「他很開明、質樸、進步、非常睿智。」

問題是:一、習近平跟星雲大師說:「大師送我的書,我全都讀完了。」既然習近平是共產黨員,而共產黨員又「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那麼習近平把《人間佛教何處尋》等星雲大師贈書「全都讀完」,還成了星雲大師的「書迷」,只會意味著甚麼?還不立即把習近平開除出黨?這個「假共產黨員」竊據黨國大位,幾千萬共產黨員還在鼓掌叫好,全是虛偽透頂,堪稱炎黃垃圾。二、星雲大師誇讚習近平「開明、質樸、進步、非常睿智」,如何解釋被習近平囚禁的劉曉波、許志永等勇士的善惡?難道這些勇士的遭遇,都是得罪那個「開明、質樸、進步、非常睿智」的人的應有下場?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星雲大師做得到嗎?見山是山,見水是水,星雲大師做得到嗎?緣起性空,苦集滅道,但是星雲大師竟然悟出了「開明XDD、質樸XDD、進步XDD、睿智XDD」?

現在大家終於看到了吧!習近平講一套,做一套,事證俱全,難以抗辯。我沒有興趣知道習近平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道教徒、儒教徒,但我可以確定習近平從來沒有「無條件地接受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是一個「假共產黨員」,否則他就不會成為星雲大師的「書迷」。儒釋道配假共產,貽笑大方四不像,欺世盜名能幾時,喪權亡黨人神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