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涉改裝雨傘 15 歲男童兩罪罪成 裁判官臨時改控罪 指雷射筆本非攻擊性武器 但被告有意圖照射警

2019/11/7 — 11:36

圖片素材來源:譚蕙芸、立場直播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譚蕙芸、立場直播片段截圖

【14:20 增寫內容】

15 歲男童涉嫌於 9 月 21 日在屯門西鐵站攜有一把改裝雨傘、行山杖等物品,早前就「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今於案件裁決前,行使《裁判官條例》27條,將「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並裁定指涉案的雷射筆可對人的眼睛及皮膚造成傷害,但認為雷射筆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有其合法用途,但被告當時身處遊行地點,且攜有護膝等防禦性裝備,認為他當時有意圖以雷射筆照射警員或他人,而涉案的雨傘及行山杖亦經過蓄意改裝,最終裁定他兩罪罪成。

裁判官行使權利修改控罪

廣告

另外,裁判官今於案件裁決前,表示將會行使《裁判官條例》27 條,修訂欠妥的控罪,故決定將「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改為「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辯方一度反對指做法對被告不公,並指如果控罪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或會影響辯方的抗辯方向。但裁判官認為修改控罪後,辯方亦可重開案情及傳召證人,並沒有對被告造成不公,最終行使權利修改控罪,被告就修訂控罪不認罪,控方決定不重新傳召證人,被告亦不自辯,裁判官則裁定兩罪罪成。

身是律師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裁決影響巨大,非常擔心有可能引發警方濫告的情況。(詳見另文

廣告

署理總裁判官裁決時指,根據定義雷射筆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有其合法用途,而涉案雷射筆亦沒有經過改裝。但控罪關鍵在於被告的意圖,而根據案情,被告當時管有頭盔、手套、生理鹽水、護膝等防禦裝備,被告亦承認身處涉案地點是為了參與遊行,裁判官認為如被告是想和平表達訴求,不必攜帶雷射筆及護膝等防禦裝備,故肯定被告當時有意圖以雷射筆用作非法用途,傷害警員或他人,最終裁定他「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

涉案雨傘及行山杖經蓄意改裝

至於另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裁判官指涉案的雨傘打開後,會伸出長47厘米的傘桿,質疑被告當時攜帶相關雨傘在警方防線徘徊有何目的,並認為該雨傘時經過蓄意改裝,及被告打算躲於傘蓬後方,以傘桿攻擊警員,而藏於傘中的行山杖,兩端均是金屬,被告可向警方投擲相關行山杖作出攻擊,故裁定被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亦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案發時年僅 15 歲,並無案底,被告年幼時母親已去世,由其現年 72 歲的父親「父兼母職」養育被告及其胞兄,被告學業成績雖然不算太好,但並非壞孩子。辯方又呈上被告老師及同學為他撰寫的求情信,表示希望被告可盡快重返校園生活。

朱凱廸、鄺俊宇及陳日君寫救情信

另外,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鄺俊宇,以及陳日君樞機亦有為被告撰寫求情信,當中陳日君樞機指被告只是一個 15 歲的少年,以案件身陷囹圄多月,「做唔到一個正常細路」。

辯方又強調,香港現正發生長期及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屬於非常不尋常的社會情況。而控方以非常嚴苛的《公安條例》第 33 條,控以被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但被告並非黑社會成員,犯案並非為圖利或個人得益,涉案的所謂攻擊性武器亦非開山刀等,且他已被還押 7 周,希望法庭可判處相應的刑期,讓他即時獲釋。裁判官則將案件押後至 11 月 25 日判刑,並為被告索取青少年罪犯評估專案小組報告、勞教及更生中心報告,但如相關報告均沒有提供建議,他別無選擇下只可判處監禁,期間被告繼續還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