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圳會晤的四大詭計

2015/5/27 — 12:14

5月23日,距離政改表決尚有一個月,特區政府忽然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於5月31日,在深圳五洲賓館,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就政改交流意見。這是繼去年4月及8月3名京官與議員分別在深圳與上海會面後,雙方再度會晤。這次會面大致參考上海行模式,除了全體議員與京官會面,民主派議員也可能分組甚至單獨與京官會面,全程預計歷時半日。政改三人組包括林鄭月娥、袁國強及譚志源也會出席。

在27名民主派議員當中,不少人在本文脫稿時仍未決定是否赴會。不過,民協馮檢基及公民黨湯家驊已率先表示將會出席;民主黨料派代表赴會;公民黨陳家洛及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已表明不會應約,堅持否決政改,拒絕密室會談。泛民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表示民主派議員將緊急開會討論是否赴會,而他個人認為只要政府發出的邀請「沒有叫我上去接受教訓、訓話」,而且沒有前設,他願意應約,避免落人不願見面的口實。建制派及中間派呼籲民主派議員珍惜最後機會。

畢竟當天下午3時,支聯會將在香港舉行「531愛國民主大遊行」,該遊行首次以中聯辦為終點,兩者剛好落在同一天。社民連梁國雄質疑政府根本沒有對話誠意。工黨李卓人因要安排及參與支聯會遊行,已表明不赴會,黨員則未討論。不過,特區政府官員另已表示:議員與京官會面將會安排在早上完成,俾便民主派議員下午從深圳返回香港出席遊行。

5月24日早上,十多名民主派議員和參加者發起單車遊行,反對831政改方案「袋住先」,「向假普選說不」。遊行路線由樂富開始,途經黃大仙、九龍灣等地區。參加者沿途向市民派發傳單。公共專業聯盟莫乃光重申不接受831方案,雖希望與中央官員溝通,但是不會「轉軚」。此外,多個本土派團體(包括中大本土學社、科大行動、香港本土力量、本土思潮、勇武前線等)宣佈發起「2017本土要得」5月30日大遊行,呼籲真普選,反對人大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宣揚本土意識,反對密室談判。

政治形勢發展至此,至少部分民主派議員願意於5月31日到深圳與京官會面,包括可能出現的單獨密室會面,幾乎已成定局。變數只在於人數多少,不在於有無人去。綜觀全局,本人認為:可以去,可不去。如要去,可表態,可揭弊,不密談,不讓步。如果是我,我不會去。

由始至終,如果大家不忘初衷,這次會面根本不可能對目前政治僵局有任何實質改變。既然中共不可能作出脫離人大831決定框架的讓步,任何會面都只會是原地踏步,各自表述。這種貨色的會面也不可能增加所謂互信(實際上只不過是共產黨對香港民主派的單向信任),更不可能為否決偽政改方案後的溝通模式或諮詢平台(曾鈺成最近所倡議)「鋪路」或「奠基」,因為這次會面註定毫無成果。

歸根結柢,中共的如意算盤主要涉及以下四大詭計。

一、展現風度,推卸責任。主動邀約會面,展現翩翩大度,趁君堅持己見,乘機推卸責任。換言之,雖然大門已開,但是寸步不讓,看你走了進來,同樣寸步不讓,就說責任在你。當然,這是低級騙術,但也是共產黨歷來對付國民黨及黨內異見人士的慣用手段。對於中共這類慣性文宣戰術,我們必須事先鄭重揭發,以正視聽。任它恣意胡鬧,我們完全免疫。歸根結柢,香港沒有真普選,政治責任始終在於中共一黨專政,大惡無形。還記得《大時代》一劇殺人犯丁蟹跟法官講「法官大人,我唔認罪」,也是排練多次,相當斯文,風度翩翩。預料5月31日那3位京官的表現也是不遑多樣,不會公然訓斥議員。無論如何,大家切勿上當受騙。

二、推崇妥協,籲爭寸土。時至今日,有些號稱「中間派」的人士提出若干猶如「兩間一卒」般的「危城懇言」,認為民主派一直以來不作退讓,只有政治勇氣和政治道德,但卻沒有政治「智慧」。事實上,此論正好說出了中共欲語還休的官方統戰立場。翻開歷史,試問:對日抗戰期間有「智慧」的汪精衛下場如何?國共內戰末期有「智慧」的李宗仁下場如何?台灣黨外時期有「智慧」的康寧祥下場如何?近年與習近平在北京有「智慧」地握手的連戰父子下場如何?放眼香港,政治困局當前,我們不能否認。面對現實,穩守原則,徐圖後計,凝聚實力,全面反赤,才是「真智慧」。硬抝軟揑,原則退讓,爭取寸土,盼望握手,追求互信,只是「假智慧」。

三、迎拒兩難,分化泛民。中共目前最希望取得的成果,已經不是說服民主派通過偽政改方案(儘管表面上文宣不絕如縷),而是樂見民主派議員之間,有人選擇赴會,有人不擬赴會,從中拉開他們之間的心理距離,造成彼此之間的政治隔閡。因此,為破此計,我認為民主派議員之間應該有一共識:分頭行事,堅守原則。正如前述,可以去,可不去。如要去,可表態,可揭弊,但應堅守以下兩大原則:不密談,不讓步。有話公開說,不說俏俏話。有迎有拒,長尾格局,精粹在此。如果是我,我不會去,但不會反對應約赴會者,只會反對那些有意在赴會時單獨密室會見京官的議員。我依然認為:即使普選暫時受挫,也要堅守民主抗爭陣容,避免瓜田李下,墮入分化羅網。大家捫心自問:密室單獨會面,除了私利官職籠絡或以黑材料要脅以外,還能談些甚麼?難道雙方真的會乖乖理性秘密談論中港民主大局嗎?

四、逼做功課,希望中計:地下黨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等人呼籲民主派議員「做好功課,再去深圳,勿失良機」。所謂「功課」,竟然是「構思一個在831框架內而自己可以接受的改良版政改方案」。這一招正好把本文上述三點結合起來,儼如「如來神掌,萬佛朝中」,但也正好把「政改五部曲」的「第三部曲」(特區政府早已向立法會提出具體政改議案,日後立法會議員只有表決贊成、反對、棄權的權利)之權威性完全摧毀,形同把5月31日深圳之行視為「推翻第三部曲」的契機。按照「中共邏輯」,簡直「豈有此理」。不過話說回來,我預計他這一招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時至今日只有湯家驊及李國麟曾經一度表示,願意在承認人大831決定框架下,增列改良條件或確定改良原則後,然後考慮支持偽政改方案,但是兩人票數不夠,所以預料他們最後還是會「跟大隊」否決方案。因此,這份「功課」,誰會去做呢?畢竟,構思如何在承認北韓式、伊朗式一人一票選舉制度框架下稍作改良,終究毫無意義。

總括而言,早上願意去深圳的民主派議員,應向中共官員表達嚴正抗議,各自表述,全程公開,拒絕密談。中午即走,回港參與下午遊行。中共詭計多端,我謹寄語擬參與深圳之行的民主派議員:全程公開,避免分化,及早離去。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