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深感受到這是視死如歸行動

2019/7/2 — 12:51

2019 年 7 月 1 日晚,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2019 年 7 月 1 日晚,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因為不在現場,因為無法緊跟運動的形勢,中午的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爆玻璃呢?為什麼要在沒有人的時候爆進去立法會呢?

我就一直帶著這個疑惑在遊行隊伍裡,天氣不是太熱,有風,在人群裡時時聽見青年大喊「林鄭下台!」那是由心的憤怒,我回頭看,喊叫者可能是黑衣短褲的長髮女孩,也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戴帽的男孩,街上的人都很憤怒啊。

朋友提醒我,死了三個人,沒有死去的人在整個六月裡所承受的重量,如果今天不是去衝爆那塊玻璃的話,可能他們就是從IFC上跳下來。

廣告

後來在金鐘,深深感受到這是視死如歸行動。我知道有很多人覺得,這樣不值得,很多人說這樣會讓保皇黨大造文章,大失民心。但是,當我們得民心的時候,有成功爭取過什麼嗎?

一百萬人上街
二百萬人上街
三條年輕的生命
靜坐集會
國際連線和呼救

廣告

為官的麻目不仁,衣香鬢影的酒會裡聽不到人民的呼喊,理性之路還有什麼可能性?還有什麼?

這十幾年來,我們足夠理性和平地表達意見,但我們依然是逐吋逐吋地失守:遊行被無視、佔領被收監、青年參政被DQ甚至剝奪政治權終身、割地賣港⋯⋯是誰首先與青年為敵?是誰視青年為鎮壓的對象?

是政府仇視青年的聲音。

在金鐘的這些少年們,組成人鏈阻止沒有裝置的人進入衝擊現場,但所謂的裝備是什麼?口罩、頭盔、雨傘、紙皮、保鮮紙。是啊他們拆了很多欄杆,他們打爆了立法會的玻璃,拆下和噴毀立法會主席的畫像,這所以呢?

馬太福音裡,耶穌到耶路撒冷的聖殿裡,趕走了在做買賣的人,掃走了錢桌櫈子,那時候祭司和長老也問過:「你仗著什麼權柄作這些事」

我們都不是耶穌,並沒有仗著什麼權柄,這些我相信現場的人也知道,但建制派和政府委實聯手把立法會變成賊窩,什麼莊嚴神聖,都只是暴政的遮羞布,而後來他們連假裝也不了,光天化日,殺人如麻。

從前我們不都高喊過解散議會嗎?可以怎樣做?總辭?包圍?我們都試過了吧,得到這過什麼呢?我們又有什麼資格斥責衝進去的人。

這是一群青年、一群父親、一群母親、一群深愛此處又深深絕望的人,直播裡死守的父親、衝回來抬走同伴的聲音發抖的少女⋯⋯我相信許多人心碎,除了麻木不仁的高官。

暴政撞碎了我們的希望,他們還以玻璃、噴漆和拆掉畫像。

畫像裡的人面獸心,議事堂的虛偽。

長夜過去了,更長的黑暗一定在前面等著我們,但我們要記住,齊上齊落,添華道的青年對旁邊的人說,你們去後面坐下,頂住條路,行行企企得啦。

不明白就去現場一齊行行企企,前線和後方,我們要一齊,一齊贏一齊輸,因為抱在一起,才不那麼容易在黑夜裡潰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