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何君堯的中文水平

2017/9/20 — 11:52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於周日集會揚言要「殺」港獨份子,惹來各方猛烈抨擊。今日何君堯於面書發文,批評泛民主派議員中文水平差,曲解「殺」作為殺人用詞的意思,只是「港式啜核用詞」,務求轉移視線,逃避法律後果。筆者無意辯論港獨議題,但作為唸中文系的人,不妨拆解「殺無赦」的原意,揭示「政棍」胡亂發言,點竄文字的虛妄,務求讓讀者一睹強弩之末的真正面目。

「殺無赦」只有殺人的意思

沒錯,單用「殺」字,的確可以解釋為煞停、殺校、殺訂等意思。然而,「殺無赦」源出中國文言經典,以史書為例,均針對盜賊、貪污及奸佞而言,《新唐書》:「民奸若盜及吏受賕,雖輕,皆殺無赦。」《宋史》:「亂常肆逆,將而必誅,陰懷姦惡,有殺無赦。」《元史》「時多盜,詔犯者皆殺無赦。」反映「殺無赦」只有殺人的意思,別無其他歧義。有趣的是,「殺無赦」的對象包括一些旁門左道之人,例如《後漢書》李賢注引用《禮記.王制》,提及「執左道以亂政,殺無赦。」這裡的「左道」,與「旁門左道」同一意思,反觀今日社會,誰人屬於旁門左道,大肆鼓吹殺人,不言而喻。

廣告

誤解柳宗元《駁復讎議》「殺無赦」的意思

何君堯認為「殺無赦」是指「並非指要殺人,而是『殺人者罪不得赦』」,這種解釋等同玩弄文字遊戲。柳宗元的原文是指出殺人者必須償命,提及「若曰無爲賊虐,凡爲理者殺無赦。」即使出任官員,設若殺人,仍必須處死,絕對不能赦免。既然「殺人者,罪不得赦」,那麼最終還是需要以殺人解決問題。再者,柳宗元主張是以通過調解的方式化解仇恨,絕非以公報私仇的方式解決問題,如有公報私仇,才由政府執行死刑,這與何君堯鼓吹殺人的言論,剛好相反。

廣告

柳宗元《駁復讎議》(部份)

柳宗元《駁復讎議》(部份)

舊香港社會沒有鼓吹「殺無赦」的言論

翻查舊香港報紙,包括《香港工商日報》、《華僑日報》及《大公報》等,無論是哪個時代、哪種政治立場,都不會將「殺無赦」作為針對或排除異己的言論。這種只有封建中國社會、陷於戰亂的國家才有的論調。此外,綜觀回歸前的歷史,亦沒有立法局議員與涉嫌黑社會的鄉紳同站一台,妄觀自己的公眾形象,高舉仇恨的旗幟,宣揚暴力血腥的行徑,明顯地,我們的經濟不斷發展,建制政客的質素正在不斷下降。

結論:低質發言  有勇無謀  徒具匹夫之勇

綜合何君堯的言論,沒有中國文化傳統的修養,卻反駁痛罵政敵中文水平低下,純屬搞笑。筆者曾就何君堯的發言,向擔任律師的朋友求教。由於此人只是語出驚人,沒有實質行動,其實未必觸犯法律。然而,既然只求危言聳聽,說說而已,最大的效果便是吸引傳媒報道,敗壞的只有自己的名聲。徒具匹夫之勇,逞口舌之勞,有勇無謀,誠如何君堯的建制同道葉劉淑儀所說:「愛國不等如以愚蠢方式說話或行動,如何君堯。」(Loving our country does not mean acting or speaking in a stupid way, like Junius Ho)

 

香港舊照片專頁:http://www.facebook.com/oldhkphoto
香港舊照片網站:http://www.oldhkphoto.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