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私了」— 沒有「專業警察」下的正當行為

2019/10/3 — 11:2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郭象】 

自八月起,香港不斷出現各種「私了」情況,即是當市民受到襲擊或目睹有罪案發生時選擇以自己的方式解決,而不選擇報警求助。有反對者認為,進行私了只是一種發洩,對運動本身並沒有實際作用,更遑論有任何正當性可言;另一方面,有支持者認為,雖然私了並非正當行為,但其具有阻嚇性,並能給予施暴者應有的懲罰。本來,「私了」在文明社會下是不被允許的;然而,筆者認為,當執法機關嚴重失信時,市民便有足夠理由進行「私了」。政府若想解決這種情況,唯一出路只有重整警隊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重建市民對於執法機關的信任。

執行懲罰的權力過渡 – 從自然狀態到文明社會

廣告

在自然狀態下,因為沒有政府、法律的限制,所有人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對施暴者作出懲罰;然而,為何現代社會卻要求我們把懲罰的權力交予政府,即使證據確鑿也不能進行「私了」?此權力過渡的正當性為何?

所謂自然狀態,即「在文明社會出現前人的生活方式」,哲學家通常會以此作為思想實驗,說明為何人類要建立政府及政治體系。在自然狀態下,沒有人會受到政府、法律的規管,所以當自己的財產或身體受到侵犯時便會用自己的方式作出懲罰行為,例如「你偷我一隻鞋,我就斬你一隻手」,怎樣、何時懲罰都是自由決定的,所謂「先撩者賤,打死無怨」。

廣告

可是,為何現代社會都要強制所有人把執行懲罰的權力交予執法機關,更禁止大部份「私了」行為?理由是,人雖然擁有理性、同理心,但也少不了偏袒、自私和報復心強等缺點,尤其在自然狀態下每人所採用的懲罰方式並沒有受到法律限制,難以確保不會出現過度懲罰的情況,而不斷作出報復性行為更會令社會變得混亂。因此,為了確保每個人(包括自己)在「做錯事」時都能受到公平的對待及審判,我們有需要建立完善的法律以及由「專業的執法機關」代勞,以確保:(一)懲罰的尺度受明文規定;(二)執法者能夠根據法律規定執法,令違法者不會受到過多或過少的懲罰。在擁有完善的法律及專業的執法機關後,人們便有需要把執行懲罰的權力交予政府,以免任何人有機會施展或受到不公平的懲罰。

因此,對於上述問題(即為何要強制人們交出懲罰他人的權力),政府可以回答的是,因為執法機關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及手法去確保任何人犯案後都能夠受到公平對待,而執法者並不會因個人喜好而作出過多或過少的懲罰。換句話說,即是政府要求市民進行權力過渡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其所擁有的執法機關能夠不偏不倚地執法;若執法者本身也是選擇性執法,又或是不依規定來執行相應程度的懲罰,那似乎政府便沒有足夠理由去禁止人們「私了」。所以,當政府滿足不了上述的條件時,民眾便有正當理由去從政府手上奪回「懲罰他人」的權力。

香港的情況

本來,「私了」在文明社會下是不被允許的;然而,當執法機關嚴重失信時,市民便有足夠理由進行「私了」。因此,近來所出現的各種「私了」是具有正當性的,而不單純為示威者的一種發洩。

關於香港警察的不專業,坊間已有太多證據、論述及相關片段,而筆者認為真正產生「私了現象」的起源,是警方多次無故放生涉嫌普通襲擊甚至意圖謀殺的「撐警人士」。這種選擇性執法的行為使得香港警察嚴重失信,令市民開始被逼要嘗試用各種方式自衛及懲罰施暴者而不是報警求助;由是,近一個月我們可以見到,當示威者受襲時,由以往的逃走、報警開始轉為以武制暴甚至進行「私了」;而最終頭破血流的,也多是施襲者而非示威者。

既執法機關失信於民,毫不專業,則其已失去合法性,在這意義下市民絕對有理由自己執行懲罰,進行「私了」。而一般人沒有受過專業的武力使用訓練,亦難保不會把平時所受之壓迫發洩於私了之對象身上,所以在「私了」時往往都會出現各種非常暴力的場面;然而,「要求普通市民在執行懲罰時必要與執法機關一般專業」絕對是無稽之談。上文已指出,人雖然是理性動物,但仍有自私、偏袒等缺點,所以社會才需要受過訓練的執法人員,以確保所有懲罰都是公正的,若所有人都能「專業克制」,則根本沒有需要執法機關的存在。所以,縱使近來的「私了」手段是「不專業」、「不克制」,但仍是「不完美但可接受」的。

結語 – 重建警隊才是唯一出路

雖然,筆者認同在缺乏「專業的執法機關」下進行私了是具有正當性的,但是在文明社會的角度下,任由「私了現象」發展並非為一好事,始終過度懲罰與復仇行為長遠只會令社會更加混亂。可是,要制止「私了」,關鍵是政府需要重拾市民對執法機關的信任,而不是在缺乏專業的執法機關之情況下要求人們不再「私了」。如上所言,政府之所以能夠代替市民執行懲罰是基於執法者能確保沒有人受到過多或過少的懲罰,然當執法機關不再專業時政府便沒有正當理由去奪取市民在這一部份的權力。因此,如政府真的想解決問題,令「私了」情況不再出現,那只有重建警隊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給予曾使用過度武力或選擇性執法的警員重罰,才有可能令市民對警隊重拾信心,放棄「私了」;否則,「私了現象」只會越演越烈。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