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添美新村的去留

2015/6/19 — 20:53

【文:朝雲】

大表決日,各路英雄在政總重逢,當然少不了佔領時,在煲底建立最強回收站的日青、戚師父。

當日日青和朋友又收集膠樽,打包回收。記者追著拍照,誤會她們象徵村民執包袱走人。

廣告

筆者早曾問過一些村民,私意覺得政改之後,村民宜共商去留,下個決定。

但村民普遍相信群眾主義,抗拒管理。

廣告

筆者再詢問日青倆的意見,他們都不認同「一齊留,一齊走」。

原來早於冬天,已經舉辦過村民大會,但最終沒有成立管理層或任何規矩。

「邊個為之村民?邊個有權投票?瞓幾多日先算?有些人沒有留守,但熱心幫助我地算不算?投票有沒有認受性?規矩只能管得了自己,管不了其他人。」

村民便因有人發酒瘟,提議過禁酒,但沒成真。「政府都冇咁惡可以禁酒。」

他們認為,每個人都有留下,離開的原因,各人自決,無法強求。

「例如Bob Kraft牧師自港視抗爭已經係度,留守爭取留守自由;有人繼續爭取土地正義;有人繼續搞檯櫈,搞藝術;還有一位抑鬱叔,被警察打過,要留係度抑鬱番啲差佬,冇得迫架喎?」

但筆者始終擔心,村民人數遞減,幾成定局。到得帳篷凋零,場面冷清,才遭警方清場,反而不美。趁現在共商論述,或走進社區,或準備下場運動,或能取得更多成果。

日青承認,當時便討論過,殘破或不確定物主的帳篷如何處理。結果還是莫衷一是,因為沒權去碰別人東西。

「就好似立會爆玻璃當日,衝嘅迫唔到坐嘅去衝,坐嘅迫唔到衝嘅去坐。但最終件事係共同負責,大家都承擔後果。佢地覺得我地影衰佢地,我地覺得佢地影衰我地。」

無論添美新村,還是民主運動,都是一個共業,即使我們都為自己的事負責,但還是有很多影響,要大家共同承擔。

「放諸成個香港都係共業。下屆選舉佢地貪蛇齋餅糉,捧建制入立法會,佢地攞到自己想要既蠔油,但結果係要大家一同承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