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清場一年了,你還記得嗎?

2015/12/12 — 7:30

記得去年十二月十日,天下著毛毛雨,我一早便如常乘地鐵到金鐘的佔領區。我走在熟識的干諾道中行車線上,看見兩旁的帳幕,年青人都在收拾細軟,為十一日的清場作準備。

我們都記得佔領區的景象,那些用雨傘砌成的裝置藝術品、行車線上綠色的小盆栽、一張張貼在連儂牆上螢光色的字條到今天依然歷歷在目。可是那早上吸引我注意的卻是這幅貼在石壆上一張快要掉下來、毫不起眼的創作:

廣告

畫中那句「PLEASE MIND THE GENERATION GAP」就像簡潔地為這場運動作了個總結。我苦笑了一下,感觸良多。在清場當晚,我寫下了這篇感想:

場已清,一天下來是排山倒海的資訊更新。其中有些指摘說青年人忘了初衷,把清場這件事嘉年華化 — 有人拿紀念品、有人自拍、有人跳舞。我想引用雨傘名句問:「你不是他們肚裏面的一條蟲,又怎能妄下判斷說他們已忘本呢?」

雨傘運動,對年青人的影響是成年人不能理解亦批評不了的。他們當中,可能七十多天前才從神魔之塔走出來,在半推半就下接觸政改議題;初見袁國 強劉江華、勉強哽下何謂路西法效應。到今天即使一知半解也無可厚非。就像我讀了幾年大學,當中有些理論還是最近才恍然大悟一樣。我沒資格批判年輕人,因為 自問年輕時也是人云亦云、不是什麼尖子領袖生。

他們今次看似失敗了,訴求通通被忽略;他們狠狠地學了「付出與收穫不一定成正比」的一課。你覺得看手機多過看電視的他們會不知道嗎?失敗的滋 味不好受,而且年少氣盛最不服輸,所以他們不會垂頭喪氣在鏡頭前哭喪道:「政府不理我們⋯嗚⋯嗚⋯」清場前夕的早上,夏愨村靜得可怕,我在現場見到有年輕 人在默默地收拾細軟;感覺好像所有人都在默哀。到了晚上,也許的確有最倔強的孩子在逞強地嬉笑。但我相信他們因為寧願世人罵他們忘本冷漠也不希望大家見到 他們那軟弱、被打敗的樣子。

說到這裡,又會有讀者笑我太天真、又在寫「打飛機文」自我安慰、盲目偏幫學生了。但老實說,我們大部份在過去七十多天,因為要上班而逼不得已 去隔岸觀火;年輕人的心事,我們真得懂嗎?所以我常提醒自己,當有一天,我開始看年輕人的動作不順眼時,我便踏上那個說「怎放心二十年後將香港交給年輕人 管?」的白頭婆婆之路了 — 什麼叫五十步笑百步,你懂的。

可以嘗試不做迂腐的成年人、相信年輕人一次嗎?此時此刻,我們雖然有知識與閱歷,但時間卻站在年輕人那邊;莫欺少年窮。青春容許他們跌倒、起來、沉澱、再作戰。

廣告

一年過去了,不信年輕人的依然不信、依然鄙視。最近我都在看大台播放的《網絡挑機》,一班年輕的網絡紅人被邀請到電視台挑戰傳統節目的模式。他們也有機會跟一些社會知名人士,如王晶、鍾樹根、周融等對談。看見他們雖然在對話,卻其實在自說自話頗是有趣。

王晶不理解年輕人為何不妥協,年輕人會理直氣壯回應:「對於後生仔嚟講,妥協係唔型啊嘛。」然後周融又會輕蔑地說:「網絡上的人,基本上很多是社會 的失敗者……到你三十零歲,你再廢落去,真係攞綜緩一生咩?」原來有些人,在這個社會過了大半世都還未明年輕人對「廢人」的定義。經歷了雨傘運動的年輕人 相信廢人不等於窮人;他們長了腰骨,覺得廢人是為了妥協而背棄理想的人,也是長期處於自我瞞騙狀態的人,還有那些以為錢便是一切的人。所以他們拒絕做「廢 人」,而當他們被自己眼中的「廢人」說成「廢人」,只會一笑置之、依然故我。

我坐在螢幕前看著兩代人對談,便知道那道 Generation Gap 是永遠刪不掉的。上一代有固執的權利;年輕一代也有狂妄的本錢,似乎誰也不能勸服誰。我只是在想,像我這種夾在這兩代之間「青年已過、老年未滿」的一代, 在雨傘運動清場後一年,當中還有多少記得那天的初衷呢?當初義無反顧地站在年輕人那一邊的你與我,今天依然記得相信的理由嗎?

抑或,我們會漸漸認為雨傘精神已經不合時宜、落伍了,然後像那位曾經高唱「哪會怕有一天只得你共我」的中年人一樣,置身事外不特止,還要用的教誨的口徑說雨傘精神已經屬於大家了,叮囑香港人要好好保護這個名字,再加一句:「如果沒有參與這運動,我應該可以更幸福。抱歉了,請用你們雨傘精神的胸襟來體諒我吧!」即使一天決定抽身也請緊記,我們不要這樣踐踏自己也曾發過的夢。不再積極參與,也請不要落井下石;這是我們為下一代續夢能做的最基本事。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