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減少消耗,才能長期抗爭

2019/9/1 — 12:2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831 在沒發生大血洗的情況下過去了。林鄭之前以起動緊急法威脅,大抓捕知名人士,不批准集會遊行,引入大陸武警恫嚇市民,如此等等,希望運用各種手段,打散香港人的意志。結果是,香港人用分散起步﹑相機集結的方式,成功實現了大型示威遊行的目的。

從此以後,除了小規模的集會,應該不會有人去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了,因為警方反對也好,不反對也好,反正都可以遊行。

雖然如此,看到地鐵裡年輕人被打得血流披臉,街頭抗爭者被打倒在地上拖行,仍心痛不忍——即使在一兩年前,我們都無法想像,我們的孩子們要落入如此悲慘的境地!
有市民拍到視頻,顯示大陸軍車運送大批疑似武警進入香港市區,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看來香港人還將面臨更嚴峻的考驗。

廣告

筆者以為,因為軍事戒嚴和起動緊急法在國際上影響太惡劣,中共可能避免用如此暴烈的方式來平息民怨,退而求其次,他們會用街頭「鎮暴」的手段,來和抗爭者作消耗戰。

香港警力不足,就從大陸調武警進來。按理,大陸武警入境香港,已經違反了基本法,因為基本法規定中央政府只管特區的外交和國防,但中共從來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所以武警進香港,中共和特區政府都不準備公開交代了。

廣告

街頭平暴在西方世界也是常見的,不管有沒有流血,客觀上都沒有那麼難看。既然動用了武警,兵源可以無窮無盡,武警訓練有素,對付香港人更可以冷血無情。反之,香港勇武者始終人數有限,每次出動衝擊,必然有人受傷,有人被捕,長期對峙下去,勇武派最終會有後力不繼之虞,到那時,林鄭就可以飲得杯落。

與一個龐大無倫的專政體制在暴力上較量,香港人是消耗不起的。警察有合法武器,可以合法打人,不必負法律責任,他們也可以合法捕人,不必考慮是否有證據,而示威者,除了硬衝硬拚,隨時準備受皮肉之苦,遭牢獄之災,目前並沒有更好的方法,因此,眼看是一個實力懸殊之局,結果並不那麼美妙。

通常雙方較量,應該以己之長,攻其之短,不可以己之短,攻其之長,這是常識。香港人的長處是,正義在我手,理想在我心;對中共和林鄭來說,他們有的只是強權,而在道義上根本沒有立錐之地,因此,我們最終極的武器,始終是公義,是敦促中共履行基本法義務的正當要求。

我們有道義的優勢,就盡量發揮它,我們在武力上處於劣勢,就應該盡量規避。勇武者是否需要每次都去硬衝呢?是否每次都要有人受傷有人被捕才算堅定沒有退卻呢?有沒有更好的辦法,使警方疲於奔命,而他們要使用暴力,又無從下手呢?

最主要的是,我們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不可能今天出動,明天就解決問題,相反的,這一場抗爭將是曠日持久,需要藉助國際形勢和大陸社會各種因素互相激盪,等待一個千載難逢的契機,才能分勝負的。因此,保存實力,減少消耗,這是年輕人應該思考的問題。

須知,中共和林鄭正是希望年輕人奮不顧身前仆後繼,因為那樣他們容易下手,最終會贏。你的對手想要你怎麼做,你一定不可以照他期望的去做,你要照他期望相反的那樣去做,前者是你幫對方贏,後者才是幫自己贏。

有市民在我文章後留言,說要鬥長命。是的,不管是習近平,還是林鄭,都不會比香港年輕人長命,他們得罪了香港年輕人,年輕人含恨在心,他們抗命的日子還很長。

歷史始終是往前走的,否則人類就沒有希望了,時代步伐蹣跚,從來是退兩步進三步。孫中山先生遺訓:「時代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當前世界上,以權貴獨裁維持統治的,也不過是中共﹑北韓﹑伊朗這麼寥寥幾家,而且正日益失道寡助。只要我們長存一點良知,保持我們的信念,守護內心深處那一息尚存的自由理想,長期堅持下去,就能為香港人的子孫後代,爭取一個美好的未來。

原文見「轉載自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