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馬、佔領與青年舞會

2015/2/9 — 10:27

每年渣打馬拉松,七萬多跑手報名,總會聽到不少跑友投訴,他們的「十萬個為甚麼」,耳熟能詳︰

為甚麼要清晨五、六時起跑?既然跑手多,為甚麼不分開兩天?明明辦馬拉松,為甚麼又搞十公里賽又搞半馬?香港不泛中短途長跑賽,可否專職搞馬拉松?起跑時,為甚麼不按跑手成績認真分「時區」?為甚麼連計時也計不準?為甚麼不多跑街道?為甚麼不在沿途多設打氣區?為甚麼不把馬拉松盛事辦成全民嘉年華?

廣告

最近,主持「健康空氣行動」搞的馬拉松研討會。我不跑步、不跑馬拉松,也早已聽說過馬拉松跑手要早起的苦況,聽跑手馬拉Joe講,才明白,跑渣馬,五時多起跑,凌晨二時許就要爬起床,原因是要煮食,食一餐飽,才積貯夠能量去跑。為何那麼早?因為要預留時間讓身體消化食物。而且,為了讓生理時鐘適應,跑前好幾天,就要開始凌晨早起,令身體習慣「規律」。

又有資深跑手謂,次次跑完渣馬,衝過終點,少少冗奮,然後急忙穿衣,匆匆離場,有一種召妓完畢,做完就走的感覺。

廣告

而我聽完兩小時討論,覺得渣馬的未來充滿希望,以下,都是跑手的意見,我再加詮釋。

一直以來,不少跑手都指,渣馬應該跑街,不應跑天橋跑高速公路,應該稍遲起步,在鬧市街頭跑,才會多市民打氣,吸引外國跑手,順勢提倡全城「無車日」,變作香港盛事,真正嘉年華。不過,政府僵化,以阻礙交通阻礙救援阻礙市民阻礙做生意為理由,一直不肯大規模開放鬧市路段作賽道。

不過,雨傘運動佔領街頭79日,實驗證明,封路影響實在不大。

根據中國邏輯或建制派邏輯,他們一直聲嘶力竭,謂「佔中」影響經濟、影響樓價、影響旅客數字乜乜乜。如今幾個月下來,數字齊全,佔領佔了79日,比任何人想像都要長,經濟繼續好、繼續全民就業、樓價飛升、旅客繼續雙位數字增長。根據中國邏輯,佔領封路若然「有影響」,歷史說明,這「影響」是正面的。

退一步說,佔領封路79日,說明了人可以調節習慣,若然日後跑馬拉松,一年才大封路一天,事先張揚,大家有準備,兼一同參與打氣,享受無廢氣的一個星期天,為何不可?

再說,暑假期間,反佔中大聯盟搞過市區跑步,破天荒中環開路到灣仔,已有先例,香港沒有崩潰,沒有大塞車,已證實可行。反佔中人少少跑,都可以大開路,為何數萬渣馬跑手,機會不屬於他們?

有人或許會問,政府有何動機要幫你搞好馬拉松?

有跑手提出,動機可大了,關乎香港長治久安,社會和諧。

佔領運動後,達官貴人們「斷症」,要檢示「青年政策」,有人提出仿效舊時殖民地招數,多搞青年活動,甚至辦「青年舞會」等康樂活動,用意在佔領年輕人的時間,消耗青年精力,社會就和諧穩定了。以前的教會學校,一直強調體育運動,其中一大目的,就是消耗年輕雄性動物的精力,「唔好搞咁多嘢」。

「青年舞會」這些建議,屬「低手」招式;時代會變,擺在眼前,跑馬拉松才是維穩明燈。

試想想,辦好馬拉松,以後有廿萬人參加;按「青年舞會」思路,消耗精力社會就和諧,跑一次步,需要練習幾個月,等同晚晚都有「青年舞會」;以後發揚光人,每區一個馬拉松,月月跑、晚晚跑、區區跑,香港就和諧了。

這不是說笑,相信聰明的政府中人,一定在籌謀中。跑手們,放心,渣馬明天會更好。

 

 

本文部分文字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特別長版,刊於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潮流興利益申報,我也利申。本人少時曾跑越野長跑,後因哮喘及腳傷退出。本人仍然認為,跑馬拉松違反自然,不過,人性的本質,最終極的自由意志,就是要擺脫基因囚籠與身體的限制,做些絕不「自然」的事。(見舊文︰極度不自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