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測試林鄭忠誠度,才要重推廿三條

2017/11/28 — 9:55

早前,新民黨政策總裁袁彌昌的一篇文章,當中談及提到李飛近日來港的講話。他認為,林鄭被一地兩檢、 國歌法等議題搞得焦頭爛額之際, 中央重提廿三條立法, 唯恐林鄭施政不被癱瘓, 民望未夠低, 背後缺乏全盤政治考慮和戰略協調。愚見倒是認為,林鄭和李飛在廿三條立法的問題上,不過是唱雙簧。由李飛扮演黑臉,出來放狠話;林鄭則唱白臉,負責扮演「被逼立法」的角色。

另一方面,袁彌昌在文中表示,「中央希望盡快在林鄭這任期內將23條立法敲定」,愚見認為這也是一個錯誤的論斷。當然,覺得中央希望林鄭能夠完成 23 條立法的人,不只袁彌昌一個,不少建制派中人,也覺得北京在 23 條立法的問題上,已經等得不耐煩,甚至李飛是來下達「最後通諜」。

某程度來說,這種想法不過是線性思維下的結論,如果了解香港現存法例,以及《基本法》本所存在的安全閥,便可能得出另一個結論。首先,香港雖未訂立廿三條,港英時代卻留下了大量條文,可以維護中國的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這點鄙人已曾在另一篇文章詳述,在此不贅。

廣告

事實上,現在佔中三子已被律政司提出起訴;雙學三子已被判刑,現時只是向終審庭提呈刑期覆核。旺角騷亂方面,多名的參與者也已被定罪,本民前的黃台仰和梁天琦,也正在保釋候審。大學民主牆出現港獨標語,行會成員湯家驊則表示,可以現存的煽動意圖罪執行,測試水溫的味道十分濃郁。換句話說,香港根本不是無法可執,並不存在李飛所言的「法律缺位」。

其次,即使香港真的存在所謂的「法律缺位」,《基本法》本身還保留了一個安全閥,這便是鄙人過去經常提到的《基本法》第 18 條。若香港爆發動亂,人大常委可宣佈特區進入緊急狀態,並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當中自然包括大陸的國安法。儘管香港並無爆發動亂,人大常委也可以將大陸的國安法引入附件三,然後由港府「公布或立法」而加以實施。

廣告

正因如此,香港重啟廿三條立,法本來便是政治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其政治意義在於特區服從了習總在十九大報告裡所下達的死命令:「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事實上,在建制派佔據議會多數的情況下,泛民主派就算反對立法,也不足以扳倒廿三條,正如 2003 年的立法失敗,主因是來自田北俊跳出來反對。因此,廿三條立法的第二層政治意義,便是考驗林鄭,乃至建制派的政治忠誠度。

換句話說,廿三條立法會降低林鄭的民望,北京應該是一早知道的,建制派的選情會受到影響,也應該是北京的預料之內。如此情況下還要硬推廿三條,便是測試林鄭和建制派那幫人,會否因為珍惜羽毛而不願執行硬任務。畢竟,不論奶媽、曾俊華跟曾蔭權在北京眼裡,只不過是一堆「港英餘孽」,而且是毫無風骨、有奶便是娘的「港英餘孽」。他們肯否扛事,才是檢驗忠誠度的唯一指標,立法成功還是不成功,反而未必是北京在意的事。

為什麼?如上所述,反正現存法例本來已經夠用,香港失控的話則可動用《基本法》第 18 條。相反,林鄭或建制派倒有可能為保民望而讓步,閹走現時法律最具殺傷力的條文,使廿三條成了一隻無牙老虎。泛民也可能知道閹割後的廿三條,總比直接將大陸國安法引入香港好,最終來一招泛民版的「等埋發叔」,任由建制派將條文通過。既然如此,北京又怎有可能真心覺得,廿三條是非立不可的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