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不認同什麼:政黨、政權、國還是家?

2016/5/26 — 14:54

天安門(資料圖片)

天安門(資料圖片)

(先戴頭盔:筆者無意代表所有港人,文中“港人”只代表“我這樣的港人”)

民主國家:政黨 ≠ 政權,政權 ≠ 國家,國家更不等同於人民。換句話說,政黨還政黨,政權還政權;國是國,家是家,唔可以炒埋一镬。邊個話你知“沒有國,邊有家”、“愛國必須愛黨”、“愛黨就是愛國”,十之八九黐咗線。

專制國家:政黨 = 政權,政權 = 國家,國更是經常不問人民就代表咗你個家。邊個話“國還國,家還家,愛國不需要愛黨、愛黨不等於愛國”,實俾人釘死:不愛黨=不愛國=賣國。D邏輯都可以跳脫到黐線。

廣告

言歸正傳。

港人不認同的,到底是什麼?

廣告

不是我們祖輩曾經生活過的“鄉下” 。其實很多“鄉下”現在很發達,硬件設施城市化、現代化,比香港不遑多讓;

不是那些還生活在“鄉下”的鄉親。無論他們是否會隨地吐痰、大聲說話、還是受過教育、見過世面,家族、血緣的紐帶,始終存在;

不是叢山峻嶺、唐詩宋詞、舌尖上的中國或是民俗中的世道。港人最經常的旅遊、捐助、投資、謀生之地,始終是北邊那塊廣袤的大地。無論你叫不叫她祖國,她都是很多人祖先發源的國度、曾經的家。那個從幾千年前就開始叫“中國”的地方,是華人的根。

港人不認同的,是以“中國”之名強加於人民的惡行和惡政,無論這些人民生活在中國之內還是之外。而這些惡行與惡政,無論是以皇朝、帝制、還是民國、共和的面目出現,幾千年來從未真正改變。

台灣和香港,是專制歷史的異數

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改頭換面的無非是用 “黨國” 替代了 “君臣父子” ;用 “共和” 掩蓋了 “大一統” ;用各種 “主義” 詮釋了 “三綱五常” [1]、“名教” 觀念[2] ;用 “中國特色” 維護着統治階層的既得利益。林林總總的革命,並沒有革去骨子裡的尊卑、奴役、專制和特權認同;人民從來不曾當家作主,只是利益集團當家作主的工具和墊腳石;“存天理、滅人欲” 沒有演化成法制、反而成了“禮教吃人”的幫兇[3]。

台灣和香港,歪打正著,卻是這漫長歷史中的異數。

華人世界中,“民主”、“自由”、“法制”真正站住腳的地方,是台灣。“法制”仍健全、“自由”已苟活、“民主” 在掙扎的地方,是香港。而號稱三者俱全的,是大陸。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國特色的“民主”、“自由”、“法制”,究竟是什麼。港人不認同的,恰恰是這些縱容權力、培植腐敗、巧取豪奪、草菅人命的“中國特色”。

香港,因為英國殖民統治的歷史,歪打正著,受到西方民主政治的啟蒙和影響,崇尚法制、珍惜自由、尊重私領域與公權力之間的界限,並對個體的人懷有慈悲之心,對賴以生存的環境懷有敬畏之意。這些,其實只不過是普世價值。但普世價值這個詞,在現在的中國,連提都不能提,多麼可悲!

拒絕讓國家認同被政權綁架

現在的中國,人民並沒有真正當家作主。所謂“民主自由和法制”,沒有保護人民不“被偷渡”、“被失踪”、“被認罪”、“被自殺”、被 “以自己的方式”活在恐懼之中。哪怕你是他國公民,只要當權者看你不順眼,可以為所欲為、隨便踐踏國際法,只因為 “不管你是什麼國籍,你首先是中國人”。

如此野蠻強橫的政權,如何認同?!

但是拜託!強權不代表中國!!中共也不可能永世強權。我拒絕讓我的國家認同被惡行和惡政綁架。

我不認同的,是一黨專政下為所欲為的權力和倒行逆施的政權,但我無法不認同:我是中國人。我不願把這個身份認同的解釋權,拱手送給不代表我的共產黨、全國人大或政協。

不問青紅皂白把所有炒埋一堆,簡單化為“中國”或“大陸”而加以否定,我們會犯和中共同樣的邏輯錯誤:那就是以黨代國、家國混淆。到頭來,我們亦成為我們想反對的人。

如果中國有民主,港人認不認同中國無關緊要;如果中國無民主,強逼港人認同亦無用,不同就是不同。

中港台是殊途同歸、同床異夢還是分道揚鑣,其實與政黨和政權無關,而與制約政權不作惡的制度有關。人民是否真正當家作主、社會是否公平正義,是我們共同的底線。無論你生活在哪裡,為這條底線而抗爭和堅持,需要守望相助。

如果你的國,不是被當權的中共定義了的中國,那麼建設民主中國,就不是一句過時的口號,而是一個共同的追求。

選舉將至,各種政治表述中,需要明確,不認同的究竟是什麼。是一直以來的中共?還是現在開緊倒車的中共?是被當權的中共強行代表了的中國、還是那個無論朝代如何變換、總有我們共同的根的中國?


注:

[1] “三綱五常”,是中國儒家倫理文化中的架構,起源于先王之學,經“思孟”“五行”闡發,歷经汉朝,并盛行于宋、明、清三代。“三纲” 指三種儒家認定的倫理关系的原则: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五常”指五种儒家認定的人伦关系的原则:仁、义、礼、智、信。引自維基百科“三綱五常”詞條。

[2] “名教” 觀念是儒家政治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名即名份,教即教化,名教即通過上定名份來教化天下,以維護封建社會的倫理綱常、等級制度。 引自維基百科“三綱五常”詞條。

[3] 朱熹提出“存天理,滅人欲”,“人欲”即指一切违背三纲五常的动机与行为。朱熹认为:“宇宙之间一理而已。天得之而为天,地得之而为地,而凡生于天地之间者,又各得之以为性;其张之为三纲,其纪之为五常,盖皆此理之流行,无所适而不在。若其消息盈虚,循环不已,则自未始有物之前,以至人消物尽之后,终则复始,始复有终,又未尝有顷刻之或停也。”  三綱五常本指天理人事的應對進退,後被专制主义巧取為封建“道統”,甚至在不明事理的鄉愿下導致「禮教殺人」,而这原非聖賢的本願。引自維基百科“三綱五常”詞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