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可加入解放軍是兒戲政策建議的典範

2015/1/19 — 18:25

葉劉淑儀議員提倡港人可加入解放軍,這個提議明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但值得欣賞的是新民黨終於有一個貫徹了幾年的主張,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一件易事,當然最大原因是這個主張和一般人沒什麼關係,阿爺又喜歡。

先不論這個建議可能違反《基本法》和《駐軍法》,反正對他們來說有沒有違法都是在上位者說了算,總能自圓其說,但建議背後的理據卻極其兒戲。
葉劉淑儀議員facebook的貼文提到,有這個建議是基於兩個原因:

廣告

1)「一直以來,有不少青年及中產均向我們表示,有志參與義務紀律部隊,以及希望有機會加入解放軍」

2)「其次,根據我們在外國留學的經驗,以及國內外的觀察,亞洲地區如星加坡、韓國、台灣等年青人參軍後,經過紀律生活磨練,變得更成熟堅強,不少學生服兵役兩年後再進入大學,他們除了體格變得更好,人亦變得成熟、自信、能吃苦,以及懂得如何應付危機。與他們相比,香港學生就顯得稍為稚嫩」,「經過一至兩年的軍旅生涯以及嚴格訓練,他們退役之後,相信更懂得應付社會及生活難題,就業機會亦會提高,這批青年人的出路及成就,相信一定會更好」

廣告

先說第一點,「有什麼人向我表示希望什麼」這個句式和「五歲小朋友問我什麼」一樣完全沒有說服力,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希望參軍,也有人希望解放軍撤軍,有更多的人覺得解放軍總部不應設於市區最黃金的地段,為什麼不反映一下呢?還可以請雷鼎鳴教授算一算這個總部浪費了多少GDP。

如果一個政客以這個理由作為政策主張的基礎,通常表示沒有其他更具說服力的理據。所以你會發現建制派的議員經常會說「我在社區聽到的聲音是…」,不是說社區的聲音不重要,問題是誰也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意見,又或是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有這些看法,對政策討論基本上全無幫助。

關於第二點,如果葉劉議員深信服兵役有如此神效,為什麼不建議強制服役呢?讓整個社會的年輕人都享受得到不是更好嗎?

葉劉議員以三個亞洲地區年青人參軍作為例子。要留意的是,這三個地區都是因應真正的軍事需要而實行徵兵制,也就是強制服役,這個制度在當地本身就有爭議,經常有討論是否應該廢除。反對強制服役其中一個重要理據同樣適用於葉劉議員的建議,年輕人在最需要學習和建立人脈的時候要接受封閉式訓練、與社會隔絕兩年,對其人生有很大的負面影響,很多行業在兩年內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正正回應了葉劉議員所說「這批青年人的出路及成就,相信一定會更好」。

其實有很多文章探討服兵役的優點與缺點,相信葉劉議員一篇都沒有看過,她說這樣可培養年輕人,可引用這個說法回應:「不少贊成徵兵制的人認為,既然當兵是公民的義務,更希望透過嚴格的軍中生活,以社會實驗的方式,將年輕人訓練成具有現代公民的意識、社會服務的責任感、以及道德觀,也就是杜魯門 (Harry Truman) 所謂的「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 (Moskos, 1993, 1990; Bandow, 1990a)。Bandow (1999) 質疑,如果經過家庭、或是學校的長期教化,都不能培養青少年的身為公民的價值觀,又如何期盼軍隊能在短短的役期改變他們?Villard (1916) 也認為不要把軍隊訓練當作治療社會病痾的萬能丹。」(徵兵制與募兵制的比較)

葉劉議員主張的是短期自願兵役制度,本質上和強制徵兵有所不同,但上述對強制徵兵的質疑只會更為突顯,因為參加者與社會脫節兩年,而其他人沒有,反差只會更大。

這篇文章不是要深入探討服兵役的優劣,而是希望指出考慮兵役制度應以軍事需要為大前提,「兵者國之兇器,聖人所慎」,軍隊不是訓練所,不是制服團體,不是用來培養年輕人的。另外,為政者提出政策主張也請多做點調查研究,不是隨口說說聽什麼人說有什麼好處就大鑼大鼓到處宣揚,當中的理據、副作用、成本代價都完全不提,這樣的功課在大學也不會合格,所以說這建議極為兒戲。當然,如果純粹為了討好阿爺則另作別論,高分有餘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