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自決運動芻議

2016/5/19 — 15:39

1.臣民時代早已過去。民主潮流,勢不可擋。西環價值,早已丟入歷史垃圾桶。我們香港人民,完全有權命運自主。根據民主原則,人民共同體聯合成國,要以自願、平等和民主為基礎。當一地人民,一面被排斥參與全國政治管理,另一面又連地方自治權也被剝奪,則此時此地人民,就天然享有自決權,可以自行決定前途。港人正處於這個狀態,所以有權自決。

2.對於港人的民主要求,中共總是以「香港主權屬於中國」作答。它忘記了這句話還有下半句:國家主權,不屬一黨一派,而是「主權在民」。任何黨派當權後剝奪人民參政權,即背約在先,此時全國各地,包括香港,都有權宣布自行決定前途。當年中共在國民黨治下,也是以同樣理由,宣布實行民主割據的。

廣告

3.香港自1949年以來,經歷了與大陸完全不同的歷史,這賦予港人要求高度自治的歷史權利。另一方面,這段異於大陸的香港歷史,時間太短,以至港人共同體,雖有苗頭,到今天實遠未成形。雖然新世代傾向自認香港人,但雙重身份認同(兼為中國人和香港人)仍是多數,且不少與大陸仍有血脈聯繫。此外還有大量少數族裔。如果尊重多元身份,就要承認,純粹以「香港人」身份追求獨立成國,只會沿地域身份撕裂香港,未有民主,先自內亂。

4.香港又一次處於過渡時期。這次不同上次,必須以港人為主體,走向民主自主的香港。但過渡的路徑,不可能是帶來撕裂的民族主義/地域主義論述,只可能是民主共同體的論述:以民主多元方式,團結最大多數,共爭自主。

廣告

5.香港有權自決,但缺乏獨立條件。中共當然連自決也不會容許,同樣指責這是分離主義。我們的答覆是:我們以自決保自治,不追求獨立和分離;相反,我們還鼓勵大陸各地人民,照辦煮碗,一起爭取自決,由下而上,拆散專制,以後再在民主自治/自決基礎上,重新聯合。這條中港兩地自決路,乃分化專制,促成最廣泛的民主聯盟的康莊大路。反之,港人自決而獨立,只會刺激專制政權各派系,立即團結一致,對付港人,實乃抱薪救火,自求速死。

6.港人自決運動的具體操作是:

二,由直選之民主派議員,及其他民主團體,組成籌備團體,為適當時機召開港人代表會議,進行長期的宣傳、鼓動、教育、組織工作。

三,港人代表會議成功召開及重訂基本法後,請中央政府接受。

7.  我們對於中共自願接受港人要求,不寄厚望。我們期待的,是人民起來參政的時刻。各國民主憲法,無不經由人民直接介入而生。統治階級社會危機來臨時,人民便經由社會運動,在原有憲法體制之外,動員起來修改憲法,甚而重訂憲法,體現主權在民,重新立約。豈有惡魔而生天使,專制而出民主之理?又豈有專制,能萬年不替?今天,不論是中國大陸還是香港,原有的寡頭統治體制,早已步入危機時代。危機時代,也是人民逐漸醒覺的時代。民主派不只等待這個時機,且應為之早作準備,在關鍵時刻爭取召開港人代表會議,落實自主。

8.  所以,民主路線,亦必是群眾路線,即依靠普羅大眾和青年學生。民主變革,從來都靠民主志士和廣大群眾的互動而來。在群眾未起之時,進行長期的局部抗爭和耐心教育及組織;在群眾將起之時,積極動員群眾,把全部民主能量發揮出來。少數人密謀的路線,無論打起的旗號如何進步,由於背離民主變革的主力軍,非民主派所取。

9.  民主的目標,和群眾路線,決定了我們的主要手段,應該是政治手段。政治手段基本上非暴力。我們以民主政治來組織民主運動,也用民主政治手段去抵抗專制,分化專制。強大的民主政治攻勢,在「憲政時刻」,常能瓦解分化專制及其武裝。政治手段,特別是種種公民抗命,雖非暴力,也可以強烈到癱瘓專制。從議會抗爭,到各種社會運動及不合作運動,直至罷工罷市等等,當然還有強大的宣傳和教育。傘運之失敗,在於佔據街道後無法升級。而無法升級,正由於之前的民主的思想與組織準備太差。至於武力手段,由於其副作用,又由於敵我懸殊,只在特殊而必要的自衛中,才應考慮。

10. 香港的困局,不只是政制不民主。壟斷財團所造成的分配不均,貧富懸殊,不只造成工時過長,民生困苦等等,更剝奪了多數人最寶貴的文化資源,即餘暇,因此也實際妨礙普羅大眾有效行使民主權利。這也是多數打工族始終政治消極的原因。無普羅大眾參與,便無力抵抗專制,也助長了寡頭統治。要喚起普羅大眾,需要民主與民生並舉的社會改革。齋普選之路,或單議題改良,或齋自決路線,都行不通。民主必然同時要求民生保障。民主共同體必然意味經濟資源上較為平等的分配,必不接受貧富懸殊。接受,就不可能有民主,因為有貧富懸殊,等於一方面賦予富豪特權,天天左右政府決策,另一方面,則天天妨礙普羅大眾行使民主權利,如此,即使有了普選,也只有民主形式,而缺實質。

11. 香港的方方面面都千瘡百孔,亟需全面改革。在中環價值的主導下,一切都化為可供買賣的商品,一切都變成一盤盤生意,一切都由金錢力量主宰。結果是香港農業死亡了,香港的文化與歷史遺產變為地產項目了,香港各有特色的小商販和小店被商場取代了,清新空氣和乾淨海灘被污染了。香港,在中環價值的壓迫下,被改造成可怕的兵蟻城市;在西環價值壓迫下,人民更逐漸被滅聲。在這個歷史關頭,港人更加必須奮起,打倒中環價值及西環價值,重奪我城,改革為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綠色、美麗的香港。

12. 香港太小,更加需要考慮地緣政治,爭取盟友。香港民主,即使光靠港人而得,也很快得而復失。只有在一個情況下才會有轉機,就是中共面臨統治危機,大陸民運乘勢而起。有人斷言,中國人天然不支持民主。此話昧於幾百年民主革命史及民主理論。近代世界民主運動,之所以浩浩蕩蕩,波瀾壯闊,實得益於現代化,它締造了民主的必要物質條件,包括城市化、工業化,而這又催生了傾向民主的新階級;再加上通訊技術,普及教育等等,又促進了公民意識,個性覺醒等等。香港的戰後,今天中國大陸,都在重覆同一過程。此其一。

其二,必要條件還不是充分條件。所缺者,乃「民主教化」。沒有人天生是民主派。民主習慣,乃學習而得。香港人既非天生民主派,大陸人亦非天生專制派。事實上,香港民主覺醒的歷史也非常短,嚴格而言,群眾性民主運動才始於傘運。港人也是從教化而來,別人也一樣,豈可斷然說別人一定不行?

其三,不論香港人還是大陸人,有可民主教化之人,也必有無法教化者。根據民主理論,社會往往分成兩大陣營,一邊必反民主,另一邊則傾向民主。斷言中國專制統治者多數難以教化,這有道理,因為民主絕不符合其利益。但多數被壓迫人民,特別是城市中間等級和普羅大眾,民主恰恰符合其利益,所以大多能經教化而習得民主。利益與價值,二者便融合,而煉成堅強信念。事實上,香港人亦非鐵板一塊支持民主,而是沿著統治與被統治的分界線分裂:一方面,大財閥和很多上層分子反民主,另一方面,民主支持率,在民眾中長期超過一半。至於中國大陸,雖然專制無比強大,民運氣若游絲,惟不可據此皮相,而斷言本質,說大陸人民必不支持民主。如上所述,大陸的民主客觀條件已備,新一波的民主運動,早晚繼八九民運而起。所欠者乃主觀努力及適當時機。港人民主派,應樂見其成,因為越是促進大陸民主力量,也越在幫助自己。

上述結論,有民主歷史與民主理論為據。反之,斷言大陸人民必不支持民主,既無任何根據,且客觀上為專制辯護。

13. 民主奮鬥是長期運動;若要立竿見影,除非是神仙。民主派需要準備好長期抗爭。而衡量成功的尺度,不是一時的選舉結果,亦非一地的局部抗爭 – 儘管這些都重要 – 而是組織起多少民主戰士,鍛煉了多少民主骨幹。目前階段,首重民主教育。世界上一切偉大民主革命,其能誕生,實因之前許多年,便有仁人志士,進行長期啟蒙、教育、宣傳、組織而成。所謂民主教育,絕非那種陳舊的機械灌輸。新世代的民主教育,首重實踐,即人民從自我解放的鬥爭中自學。其次,教與學,兩邊亦非固定,而是互動與對調,有時是民主先行者教育群眾,有時是群眾教育先行者,總之互相學習,一同成長。民主路漫漫,志士共長征。

 

2016年5月19日改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