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還能不以為然嗎?

2016/1/8 — 8:23

銅鑼灣書店的招牌

銅鑼灣書店的招牌

97年以來,香港發生了不少被指為傷害了一國兩制的事,但不少市民都對這一切不以為然。

首先,政權以胡仙聘請很多人,關乎「公眾利益」為由而不檢控她,好像把內地事事維護權貴那一套引入香港。大家不以為然,因為這只是個別事件。何況,從觀感上看,英國佬以前都有他們的華麗理據去「放生」某些人吧,所以不需要就此事小題大做。

然後,人大常委一次又一次自行解釋《基本法》條文,把本來意思清晰的條文、字眼嚴重扭曲,好像把內地那套以政治凌駕法律帶進香港。大家不以為然,因為《基本法》容許他們這樣做。更有人覺得,在某些問題上(如居港權),人大釋法是一個有效的解決方式,大家不應每個法律條款都在咬文嚼字。

廣告

然後,各傳媒人士被封咪、專欄作者稿位被刪、傳媒工作者被斬、傳媒機構逐漸被與政權友好人士控制,好像把內地宣傳部運入香港。大家不以為然,因為其實大家都忙於工作、學業,很少有時間看新聞、聽新聞、讀專欄。再者,有些主持人聽下去很嘈吵,不要也罷?

然後,國務院拋出一份白皮書,說包括司法機關的「治港者」要「愛國」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好像想把香港司法變成似內地的法院那種服從於政權。大家不以為然,因為香港的司法仍然獨立,何須擔憂?有些人甚至覺得白皮書說的根本就沒有問題,畢竟法官都是「官」,既然是「官」就應該要維護政權吧!

廣告

然後,《基本法》承諾香港應有的普選一拖再拖,最終還要把經政權篩選後的偽普選推薦給港人。大家不以為然,因為香港一路都沒有民主,就算是將來沒有,太陽仍會在東邊升起。更有不少人覺得,民主不能當飯吃,去爭取就是浪費時間,甚至「阻住做生意」,都是埋頭注重「搵食」為妙。

然後,院校被整頓,先排斥有能力但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人士擔任管理層,然後委任只懂服從政權的傀儡進入管理架構,好像把內地大學被政權操控的現實在香港實施。大家不以為然,覺得這只是一群精英的辦公室政治。更有人相信現在的年輕人被寵壞,所以院校整頓是「正常」的。

然後,然後,然後……在多個然後及不以為然後,我們現在到了一個地步,有香港人懷疑因合法行使《基本法》賦予的出版及言論自由而「被自己方式」進入內地接受調查。一國兩制的精髓,就是確認香港是比內地開放的地方,有很多在內地是違法的行為,在香港都是合法的。如果任何涉嫌違反內地法律的香港人都能如《環球時報》形容一樣,在「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而「被自己方式」帶進內地扣留、檢控,兩制還何在?香港又會否像某些東南亞城市一樣,成為一個「綁架城市」?如果內地執法機關(或其委任的非官方人員)在毫無憲制、法律基礎下都這樣明目張膽地在香港執行內地法律(還要通過《環球時報》傲慢地吹噓),假若他們將來在一地兩檢或其他機制被賦予在港執行內地法律的權力(這應該是違反《基本法》的,但天知道他們會嘗試用甚麼方式把情況偽合法化),到時還得了?

還有,大家不要以為這情況只會對政治事件有影響。有不少對內地市場有興趣的跨國機構、投資者以香港為他們的亞洲基地。更有金融機構在上年年中的內地股災帶來的金融界人士、大投資者被扣留、檢控或恐嚇後,靜靜地把他們的運作從上海、北京搬回香港。投資者選擇香港的理由,就正是因為香港的法制及法律比內地更開放、更清晰,不會因政治形勢突然改變其標準(因而令投資環境較穩定),資訊亦較流通及有透明度。如果銅鑼灣書店事件在香港變成常事,香港就會喪失其投資環境優勢。

到了這個關頭,大家仍然是要不以為然,還是會向踐踏一國兩制的行為說不?但願多年來在一片不以為然中沉睡的香港人能夠好好反省。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