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區人大選舉 — 香港民主化的另一條戰線

2019/9/11 — 15:30

港區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選舉會議」。( tvb 新聞截圖)

港區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選舉會議」。( tvb 新聞截圖)

【文:老克】

長期以來,香港人爭取民主,都將焦點集中在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普選之上。而有意無意之間,由官方到泛民政黨,以至近期社運的抗爭者,都忽略了同樣重要的第三條民主化戰線—港區人大代表產生方式。

如果問通識科老師、政治版記者,十之有十,應該都可以勾勒出現時行政長官、立法會的選舉方法。但如果問他們港區人大代表是如何產生,可能不足十分之一可以說得出一個大概。

廣告

全國人大代表,相當於其他國家的國會議員。在中國憲法中全國人大亦是最高權力機構。在中國大陸,理論上最基層的人大代表由直選產生,而高一級的人大,由下一級的人大互選產生;重重間選之後,最終產生全國人大代表。港區人大的產生方式較為特殊,一般香港人並無投票權選舉人大代表。以今屆的港區人大代表為例,便是由「上一屆港區人大代表選舉會議人員+上一屆港區全國政協及行政長官選委會成員中的中國公民」組成選舉會議,再由他們提名、投票產生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港區人大代表的選舉方式,罕有香港教科書提及、長期以來為香港主流社會所忽視;而1997年以來,似乎從未有任何政團要求以更民主的方式選出港區人大。

廣告

而不論是香港社會欠缺港區人大如何產生的討論,抑或本地政團從無要求政改目標包括港區人大產生方式,情況其實都極不正常。港區人大代表作為香港人參與中國國家政治的途徑,香港人就算不認同其產生方式,也應該有最基本的了解。而爭取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普選的政團,為何又會長年忽略爭取港區人大選舉民主化?

人大選舉方式被忽視,原因可能是:雖然地位尊貴,但人大被視為橡皮圖章,泛民也不屑爭取。但在策略上,忽視人大選舉,是一大錯誤。

首先,如果泛民政團在意香港政制的民主化,邏輯上亦應該為香港人爭取,以更民主的方式參與國家政治。尤其是那些在每年六四高叫「建設民主中國」的政治人,更應爭取由港區人大選舉做起,作為中國民主化的起步點。我們甚至可以說,除非意圖自外於中國,否則接受香港為中國一部份的政團,如果他們希望香港政制民主化,他們便同樣有道德責任爭取港區人大選舉的民主化。

而在務實層面,現時港區人大代表因選舉方法封閉,結果全由建制把持,亦令代表廣泛民意的泛民主派聲音難以直達中國內地,結果令泛民在中國內地欠缺輿論陣地。

或者有人會認為,連爭取小小特區的雙普選都未見寸進,再將民主化目標擴至國家層面的人大代表,豈非掾木求魚?困難自然是困難,但爭取港區人大選舉民主化,至少有以下正面作用:

開拓一條新戰線。雖然用了「戰線」來比喻,但與現實中的戰爭不同。由爭取雙普選改為三普選(特首、立法會、港區人大代表),事實上不會耗用更多的資源。相反,中共卻要提供解釋,何以不讓港人以更直接方式參與國家政治。

爭取以更民主化方式參與國家政治,相當於以行動表明,爭取者認同國民身份,無意於港獨。

引發其他中國公民,爭取國家政治民主化---包括落實基層人大代表由普選產生,甚至在省、市級人大代表進行普選。

在道德責任上、長遠政治需要上,甚至在爭取策略上,都證立我們應該爭取港區人大選舉民主化。是時候將爭取雙普選,改為三普選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