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史港料:中共衛港抗日? 開羅會議談香港前途?

2015/8/26 — 12:20

中共究竟有沒有參與香港抗日保衛戰?

不如,先從中共於二次大戰期間有沒有在香港安排利益及政治部署講起,也就是所謂中共香港地下黨的源起。

廣告

1938 年 1 月,中共派岀廖承志為首,在皇后大道中 18 號以「粵華公司」茶葉商行作掩護,成立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同年 6 月,廖承志在香港再組成「保衛中國同盟」,自任秘書長,宋子文任主席,宋慶齡任會長。10 月,廣州淪陷。1941 年 12 月,日軍集結深圳河邊境,準備進犯香港。中共政治委員林平奉命與港英政府磋商合作,由東江游擊隊在港成立一個團(二、三千人)協助防守,由英方提供武器裝備,香港總督楊慕琦一再拖延,不肯簽署。英方的算盤很清楚:香港根本守不住,暫時給日本侵佔,終有戰勝的一天,到時香港便要歸還英國。反之,中共部隊一旦進駐香港,到時易請難送,尾大不掉。

日軍進侵香港之後,東江游擊隊還是不請自來,隨後滲透,在港九新界安插人手,聯絡社會賢達,成立武工隊,在日本佔領軍管不到的新界山區,剿滅土匪,後來漸漸壯大,稱為港九大隊。據廖承志《東江縱隊史 》記述:日軍佔領香港之初,一批旅居香港的文化名人、民主人士未及撤出,而日軍已掌握搜捕名單,東江游擊隊聯絡香港抗日義士,在灣仔駱克道某層樓設立指揮部,搶在日軍之前,將這些文化精英安全撤返內地,他們包括茅盾夫婦、胡繩夫婦、葉小群、鄒韜奮、戈寶權、何香凝、柳亞子、張鐵生、張友漁、黎樹、千家駒、沈志遠、袁水柏、任白戈、胡風、曹聚仁等。

廣告

或者有人會問:香港彈丸之地,何來這麼多文化精英?

原來這些人都是思想開明的異見份子,文章報刊被國民黨打壓而流亡香港。荒誕的是,他們嚮往共產主義,當年得中共打救而絕處逢生,廖承志侃侃而談黨業的豐功偉績,又怎想到若干年後,有幾多文化精英被文化大革命迫死,而民主兩個字在今天,竟成了中共眼中釘。歷史上,中國人的民主聖所,原來是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也夠諷刺。

翻閱港史港料,不能不講開羅會議。1943 年 11 月,中英美三國首腦(蔣介石、邱吉爾、羅斯福)在開羅開會,策劃反攻日本戰略,並商討戰後重整國際秩序。會後發表沒有簽署、沒有國際法律約束力的新聞公報,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歸還所有侵佔土地,是為「開羅宣言」。會議中,羅斯福主張解放殖民地,暗示美國支持中國在戰後收回香港。蔣介石明言日本必須將臺灣及澎湖列島歸還中華民國,卻不提香港前途,反而令邱吉爾擔心蔣介石為日後收回香港鋪路。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皇宣佈無條件投降。依據法理,駐港日軍司令兼香港總督田中久一應向中國戰區盟軍最高司令蔣介石投降。這也是羅斯福一直默許的安排。可惜羅斯福幾個月前逝世,繼任的杜魯門轉向支持英國,蔣介石據理力爭,與英方進行外交角力。與此同時,蔣介石謀求國共和平建國會談,但共產黨總是推三阻四,抗戰時不出一分力,光榮勝利便妄想全權代表中國,縱容共軍在多個日本佔領區阻止國民政府受降。

蔣介石內外受敵,與英國多番拉鋸戰之後,無奈接受英方心存不軌的屈辱條件,由中國「授權」英方接收香港,中美各派代表出席受降儀式。誰知這一「授權」,一授便是五十二年。

其後的,正如他們所說,都是歷史。
 
伸延閱讀:
Professor Chan Lau Kit-ching: China, Britain & Hong Kong, 1895-1945
John Mark Carroll: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
Surrender Ceremony At Hong Kong
HMS-Vengeance Personnel
蔣介石放棄收回香港
血色爐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