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一九六八

2015/7/28 — 11:33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封面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封面

梁振英免去曾德成局長一職,一時間「老愛國」和「新愛國」相爭之論,甚囂塵上。日長少事,找來有關在港傳統左派著作一讀,見識到港英打壓異己之手段,然而,證諸今日香港政海種種,奈何竟有似曾相識之感。

張家偉先生《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有「曾鈺成由港大精英到親北京的曲折道路」一節,就記載了港英政府干預學術自由的罪證。

一九六八年曾鈺成以一級榮譽成績畢業於香港大學,為準備到海外升學留校任教。其他同獲一級榮譽的同學在申請助教一職,旋即獲聘,並獲分配辦公室,曾鈺成卻遲遲未收到系方通知。張家偉先生這樣描述這段故事:

廣告

「原來當時港大校長向數學系負責人提出警告,指曾鈺成是『搗亂分子』,黃教授與校長理論,認為沒有證據證實曾鈺成曾搞事,而且他成績優異,為人正直,沒有理由拒絕他的申請。數學系後來罕有地召開全體教職員會議,討論是否聘請曾鈺成,最後決定錄用。」

曾鈺成「搗亂」,全因在《學苑》「發表兩篇政治色彩較濃厚的文章,內容關於馬克思主義理論、社會主義、資本家剝削工人等問題」。

廣告

任教港大期間,曾鈺成獲四所海外大學取錄,據與曾鈺成之父相交的許禮平先生在《舊日風雲》一書所說,其中一所,正是赫赫有名的普林斯頓大學。港英以政治凌駕學術、鉗制言論自由的劣績,至此表露無遺。

學術自由不容政治干預,這層深刻的道理,傳統左派應有切膚之感,難怪早在六月,談到陳文敏教授未獲任命為副校長一事,程介明教授幾乎意憤難平,譴責「現在為了一時的政治需要,靠簡單的推理,帶着純粹的政治眼鏡,不顧事實,也不顧香港的現實社會和文化」,以抹黑港大法學院的歪風。可惜,後來居上的新愛國對程教授的深意,似乎置若罔聞,致有劉進圖先生七月二十七日「中聯辦和特區政府高層據說都有人參與向校委箍票,要求押後討論陳文敏的任命」之說。

知史明鑑,溫故知新,港英橫暴,特府政壞,情況稍別,本質無殊。半世紀前,曾鈺成任用問題上,香港大學最終做出了正確的抉擇,回歸十八周年,「英殖」已被掃地出門,港大的學術自由,就更應維持不墮。陳文敏教授著作等身,恂恂儒雅,在禮崩樂壞之日,不諂權貴,正色敢言,隱隱然有民初學者的影子,若校委會對他的任命橫加否決,豈非貽戀殖者以口實,謂中不如英,新不如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