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之夜

2015/10/25 — 17:44

【文:陳清泉@精算思政】

港大又傳會委任李國章做校委會主席。一個曾在任內恐嚇院校領導「我會記住,你有後果㗎!」的人,為什麼可以再做大學校董?我自問都不算太蠢,不過真的要高人指點才會明白。

十月初港大集會有幾千人,幾星期下來,事情又好像有點平靜。政府大概以為只要找對時機、來個半夜出新聞稿公佈便可過骨。

廣告

我倒有點覺得政府的盤算太理想。港大集會當晚我也在場。我的觀察是,參加港大集會的,不全是在政治上活躍的人。而且參加者的憤怒,不是一般的程度。

比如說自稱不懂政治的精算同業Peter。他為人有話直說,不過不多參加政治活動。我問Peter為什麼要來。其實就是「離譜」兩個字而已。

廣告

「你說一加一等如七我都算數,我自己知道我是對的、你是錯的。但我還可以忍。現在校委會做的事,就等於是說一加一等於廿七,差這麼遠,怎可再忍?我們要讓建制知道,對這些荒謬絕倫的事,我們不會啞忍的!」他的朋友在旁輕聲附和說,他是港大舊生,又是教書的,「攪港大」就等於攪到他和他的學生。要自己和下一代向權貴下跪,不能容忍。對校委會破壞制度的荒謬做法,一定要出聲阻止。說時不愠不火,但眼神堅定。

我也找到初相識的精算同業T。我找到他時,他和幾個朋友在圖書館門外還書的地方聽著台上講話。T說話聲音有點輕,也常常停下來思考。

T說,會出來參加的原因,是覺得梁特首以往做甚麼事情,也會偷偷摸摸、或者找點借口掩飾。可是近來卻變得明目張膽,很荒謬的事也不怕公開地做,亦不顧會得罪很多市民。T覺得,這樣的時候不出來的話,梁特就更無法無天了。

和幾位朋友傾談中,重覆出現的詞句就是「荒謬」、「無規無矩」,這都是梁政府一向的廣受批評的;然而當中亦有「憤怒」、「不能不出來」,種種忍無可忍的表達。

梁政府以為,學生和校友關注組攪不出甚麼花樣,可以為所欲為。

我們就走著瞧,看看是不是有人低估了公民社會的反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