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六四論壇】當民族黨遇上支聯會 練乙錚做和事佬倡開放悼念綱領

2017/6/4 — 17:27

六四廿八周年,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辦論壇,席上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批評支聯會悼念活動中國民族主義色彩濃烈;支聯會秘書李卓人重申「反對所有民族主義」,認為「結束一黨專政」已是訴求最大公約數的結果;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則提出「紀念六四死難,警剔六四屠城」的悼念綱領,平衡港人的本土訴求與民族情緒。

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午舉辦「愛國情懷到盡頭 悼念燭光為何留」論壇,邀請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及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同台討論,悼念六四對於今日香港的意義。活動大約有 300 人出席,論壇開始前全體默哀一分鐘。

陳浩天:港人未從六四吸取教訓

廣告

陳浩天認為,悼念六四需要釐清動機,不應受到同儕壓力而出席集會活動。他批評悼念活動虛偽,形式行禮如儀,各個政黨借機宣揚理念,賺取政治本錢,猶如「發死人財」。

雖然如此,陳浩天強調不應遺忘六四。他指出,悼念不是出自民族情緒,不因死難者是中國人,例如天安門三君子(魯德成、喻東岳和余志堅)的犧牲值得尊重,是他悼念六四的原因。他又批評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悼念活動「中國民族主義色彩濃烈」,讓參與者覺得「因為有情感的聯繫所以悼念」。

廣告

事隔廿八年,陳浩天認為重提六四的意義在於吸取教訓。當年北京學生的心態是脫離封建,但又怕被人指成作反,結果不斷矮化自己。學生雖然處於謙虛的位置,但中共仍然因異見而殺人。他認為,2014 年的佔領行動。外媒初時形容為「雨傘革命」,但後來泛民澄清行動要求的是制度內的改革,提出改稱「雨傘運動」。陳浩天指,泛民的做法反映香港人並無從六四吸取教訓,仍然抱持「不要激嬲共產黨」的心態。

李卓人:繼續悼念如行綱線

回應陳浩天的批評,李卓人不否認北京學生當年的做法有缺失,但認為公民社會未成熟的年代,社運亦有其限制。他解釋「中國民族主義」只是共產黨搞出來的填補中國信仰空虛的產物,又重申「反對所有民族主義」。支聯會近年舉辦的六四悼念活動已擷取訴求的「最大公約數」,例如今年以「結束一黨專政」為口號。

李卓人形容,支聯會每年續辦六四悼念活動猶如「行綱線」,爭議任何時候都存在。他過去曾經因為沒有拿「結束一黨專政」的牌子而被罵;參與的學生燒《基本法》又有人覺得「有冇搞錯」;談梁振英下台被人覺得趁機宣揚政治立場,但不談梁振英又有人批評「同香港當下無扣連」。

無論綱領如何設定總會有人反對,李卓人覺得現時支聯會的悼念綱領已經相當開放。然而,他仍然堅持「不會放棄建設民主中國」,並認為那是結束一黨專政的下一步,「兩者沒有矛盾」。至於悼念形式是否簡化,他則認為存在討論空間。

練乙錚:盡量開放悼念綱領

為刺激思考和討論,練乙錚提出兩大觀點。他首先提出「六四並非爭取民主的運動」,指 1980 年代中國對於民主的理解模糊。社會普遍認為「七嘴八舌、不同意見聲音」便是民主」,與今日理解的體制改革無關。北京學生當年提出「反官倒」,爭取新聞自由等綱領,亦跟民主制度無直接關係,更近於自由的追求。

練乙錚進一步提出「八九民運與六四屠城應該分開討論」,屠城引發港人的疑慮恐懼心態。不少當年聲援學生的港人,後來出於保命生存移居海外,六四在香港「由頭到尾都不是一個愛國行動」。他認為六四對於港人而言是「警剔意義比較大」,震撼源於「北京可以這樣殺人,來到香港都可以同樣殺人」。

以台灣蔣經國晚年開放黨禁,提拔台灣本土人士加入國民黨為喻,練乙錚指蔣經國不可能沒有預示到國民黨漸漸退出政治舞台的後果,但仍然願意作出這樣的決定,問:「支聯會的領導是否有足夠智慧膽色,開放予獨立派、本土派參與悼念活動,讓六四綱領實現本土化?」

居於本土與民族之間,練乙錚自言願做「和事佬」,建議支聯會可以提出較抽象的悼念集會綱領,例如:「紀念六四死難」、「警剔六四屠城」。前者回應大中華的民族情緒,延續悼念的性質;後者則指向未來的,並回應本土獨立派的訴求。他強調,悼念六四的活動不應由任何一方壟斷,綱領亦應該盡量開放,減少參加者的反感。六四悼念活動不但可以繼續生存,甚至有條件做得更大,成為抗爭者的公共資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