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前副校長程介明 不點名斥李輝「小丑」 轟左報不擇手段 鬧馮敬恩踐踏程序

2015/10/6 — 18:41

港大前副校長、現為港大榮休教授的程介明在《信報》撰文,再次談到副校長任命風波,他認為,港大委任副校長事件的過程與結果,是非常不幸,心中的悲痛,無以名狀,「一位深受尊敬的學者,接受邀請、按照程序、申請一個學術行政職位,卻在委任程序接近完成的階段,捲入一場莫須有的政治風波,被無辜擺上桌面,任由揶揄,成為各方鬥爭的犧牲品,這是港大的悲劇,也是香港的悲劇。」他認為校委會要給社會一個合理解釋。

校委會否決陳文敏任命後,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雷鼎鳴等,曾多次公開質疑陳文敏學術水平。長期在港大教育學院任教的程介明在文中不點名批評李輝等人,「扮了小丑,暴露了無知」。他指出,9月會議以後的餘波是還有不少人咬着「學術」問題不放,「明明是政治因素,卻偏偏要說成當事人一錢不值,不少人因此出了洋相,扮了小丑,暴露了無知,也敗壞了自己的聲譽。」

校委會須給社會合理解釋

廣告

程文以「誰也幫不下,誰也不會贏!」為題。他澄清,《明報》早前的報道大字標題,引述他對副校事件的評論是「沒違程序,輸的要服」,他需要澄清,標題的前一句不是自己的話,後一句並非針對委任事件。

程介明認為,校務委員會當然有權否決推薦,因為校務委員會是大學與社會的介面,可以有專業、學術、經驗以外的考慮,「但是校務委員會不會扮演一個超級學者的角色,從專業和學術的角度,來評價或者推翻物色委員會的評價,否則,那是對大學的學術尊嚴的最大侮辱。」他認為,今次委任不成功,校務委員會的確須予社會一個合理的解釋,在社會極度關注之下,「大學的長遠利益」這種說法,難以交代。

廣告

程介明又認為,今次事件發難的是左派媒體。透露了本來是內部機密的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並且以政治理由攻擊當事人陳文敏,「左派媒體在風波中,最核心的責任,是洩露了大學人士遴選過程的機密訊息。這在香港的傳統之中,是絕不容許的,是破壞了程序的尊嚴。在內地媒體來說,沒有這種考慮:只要政治正確,就可以採用任何手段…」

類似風波將不斷 港人要學處理

他認為,類似港大風波的事件,一定還會不斷發生。香港的一整套運行的程序與機制,得來不易,香港要學習怎樣處理,「受到外來的政治衝擊之時,是保護這些程序與機制,還是摧毀這些程序與機制?這是我們現在必須面對的。」他又認為,香港的任何問題,必然有內地元素的「干擾」,香港人必須學會處理。

對於學生會會長馮敬恩事後揭露校委的言論,程介明也不點名狠批馮徹底踐踏了整個校委會的決策過程,與左派媒體無異,都是以政治掛帥,「學生代表與他們的支持者,他們的思路看來是:只要我代表公義,我就可以採取任何手段,包括踐踏程序。其思路,與上述的左派媒體沒有分別,都是政治掛帥。如此,左右夾攻,校委會的程序和機制也就體無完膚,港大成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校委應公開理據

程介明認為,在這場副校風波,誰也幫不下,誰也沒有贏,「除了破壞,還有什麼?」他指出學生代表披露的,不能作為討論的根據,因為這些討論都只是過渡性質,「反而是校委會應就決議怕比較具體的解說,讓社會明白決議根據的理由;而這,完全毋須涉及機密;而這,也會讓一些不負責任的委員汗顏,也還其他態度認真的委員一個清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