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否決任命陳文敏之後

2015/10/5 — 11:5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9月29日,拖磨了接近一年的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問題終於告一段落,而共產黨對於港大的掌控則開啟了一個全新里程。港大校務委員會以12票反對、8票贊成,否決物色委員會推薦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出任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的任命。校委會主席梁智鴻聲稱否決是「基於大學的長遠及最佳利益」,但基於保密原則、當事人私隱、港大的人事政策,不會透露會議詳情云云。

不過,黑暗永遠抵擋不住光明。校委會本科生代表暨學生會會長馮敬恩隨即召開記者會,超然於保密守則之上,公開揭露其中8名建制派校委(至於馮敬恩對陳坤耀的引述,由於缺乏助證,暫先存而不論)在會上聲稱否決任命陳文敏的原因:陳文敏學術水平及資歷不逮,沒有博士學位因此不懂如何招收博士(李國章、盧寵茂、廖長江);陳文敏事先披露自己是副校長人選,操守有問題(紀文鳳、梁高美懿、洪丕正);任命陳文敏會令港大分裂(王䓪鳴);陳文敏沒有在其跌倒後致以慰問(盧寵茂)。

廣告

凡此藉口,蒼白無力,羅織構陷,何患無辭。一、如果必須博士資歷,為何招聘條件不說?偏偏那個沒有博士學歷的特首,為何竟有資格擔任港大校監?其實,馬斐森校長當天在會上已經反駁校委針對陳文敏的指控,嚴正指出物色委員會內有4名資深學者,都一致認同陳文敏的學術水平。不過,那群黨棍校委已有格殺立場,當然充耳不聞。二、天底下那會有應徵者負有道德義務而不得披露自己是候選人?還不明白這個問題的話,大可請教一下香港小姐麥明詩,問問她自覺道德操守有無問題。三、難道任命陳文敏就會令港大分裂,反而否決任命陳文敏就會令港大團結?其實,港大一直很團結,向來只有多數港大師生與校委會校外委員之間的分裂。這種分裂當然是一件好事,校外委員早應滾出港大。四、如果有人想要擔任副校長,難道要以慰問某位仆街送院校委為先決條件?慰問他,他可以說那人擦鞋謀私,不懂避嫌;不慰問他,他可以說那人冷酷無情,毫無人性。他有一把口,我們也各有一把口。如果這個尊貴的校委現在還接受慰問,我相信很多真誠的香港人會樂意天天打電話問候他,讓他感到真誠與溫暖。這群黨棍小丑,低智商低情商,堪稱人類之恥。

反而,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敢言敢當,勇者無懼,不拘小節,直指那些投下反對票的校委,歷史必會記住他們。校委會主席梁智鴻隨即譴責馮敬恩洩密背信,妨礙校委自由討論,將會考慮懲處。畢竟校委會是否罷免或永久禁制馮敬恩出任校委,尚未可知,但馮敬恩已表示自己不會辭職,他是本科生的代表,要向本科生負責。

廣告

不過,重點還是要放回「否決任命」此事,不要被誘導而把焦點轉移到「有人洩密」問題。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擺明就是一個由特首及其幕後的共產黨集團直接或間接指定大多數校委的校務委員會的霸道決定。先有堅決立場,繼而亂編藉口,再以保密蔭護,濫用行政霸權,摧毀大學自治,動搖學術自由。目前港大校委會共有22人,14人必須是非校內人士(其中6人由校監兼特首梁振英委任,5人由已經成為其禁臠的校委會本身委任),僅有8人是分別由教職員及學生選舉產生。這種結構根本違反大學自治的基本原則,校外人士竟然比校內人士還要多近一倍,香港大學究竟是誰的大學?難道是中央黨校香港支部?時至今日,物色委員會、教研人員和全體學生,只不過是被動受命的客體;校務委員會、特區政府和地下黨員,反而成為主動管治的主體。這是港大校恥,大學自治淪喪,學術自由飄搖,貽笑國際學界。

除了校委會結構問題,還有共產黨滲透問題。這一點在港大校長馬斐森的發言中充分體現出來。馬斐森校長對於否決副校長人選任命及未能組成完整團隊(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職位已經出缺多年)感到失望,但會尊重校委會決定。畢竟在今年8月,他曾經接受路透社訪問,表示「相信自己及支持陳文敏出任副校的人受壓,是有人精心策劃」。10月1日,他再被追問校委有無受到北京當局干預,沒有正面回應,疑似左右為難,僅表示「只有校委會委員自己能回答這個問題」,並指所有人做決定都有其理由,但應以港大最大利益為依歸。一切盡在不言中。畢竟,遴選副手,校長說行,校委會說不行,就是不行,堪稱天下奇聞。4日,校委會主席梁智鴻竟然此地無銀三百両,聲稱自己「相信」每個校委都是獨立決定,不受干預,都是港大利益的信託人云云。這顯然是針對馬斐森校長意在言外說法的蒼白回應,欲蓋彌彰。

同樣在10月4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發表嚴正聲明,以正視聽,捍衛學術自由、大學自治、院校尊嚴、法治精神。該聲明反駁部分港大校委會成員質疑陳文敏未有能力勝任副校長,認為這些評價不公平和不全面,指陳文敏是國際學界認可的優秀香港人權法著名學者,並獲委任為目前唯一的名譽資深大律師,足證他在法律領域地位崇高;他之所以能出任院長,當然並非只是因為他是「一個好人」;他在擔任法律學院院長期間,展現優秀領導及管理才能,令法律學院在世界大學排名中名列前茅,因而有幸當年得到他掌舵法律學院。此外,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榮休教授佳日思(Yash Ghai)先前也撰文批評港大校委會以骯髒手段(nasty tricks)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並稱從未見過校委會如此卑躬屈膝(stooping so low),有理由相信否決是為了討好中國政府。這些說法振聾發聵,都是針對港大校委會內12名黨棍及其幕後中共獨裁勢力的清晰反駁和響亮抗議。

關於港大校委會內那些黨棍的背景,我已在兩個月前的文章中簡要說明,分析了中共地下黨的滲透狀況,在此不贅。李國章(前教育統籌局局長)、紀文鳳(新世界發展執行董事)、廖長江(立法會商界功能界別議員)、劉麥嘉軒(智經研究中心召集人)、梁高美懿(創興銀行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洪丕正(渣打銀行大中華區行政總裁)、盧寵茂(抹黑佔中者為恐怖分子的外科醫生教授)、石禮謙(立法會地產及建造界功能界別議員)、王國強(廣東社團總會前主席)、鄭維志(前香港總商會主席)、陳坤耀(前嶺南大學校長)、黃啟民(中國建設銀行獨立非執行董事)、王䓪鳴(香港青年協會總幹事)等各人跟中國共產黨千絲萬縷的利益和操控關係,其冰山一角早已見諸媒體,有興趣者可自行查閱。

更可怕的是,在這些校委會黨棍的旁邊,還有許多地下黨成員或啦啦隊。茲舉三例。一、港大前副校長程介明最近撰文指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毫無違反程序,又指民主只要不是程序出問題,「輸的要服輸」,不得反悔。然而,由始至終,這根本不是輸贏、反悔、多數決的權力博弈問題,而是校外特權操控決策、中共地下集團干預這兩個涉及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的公平正義問題。當然,這種反省已經超越一條黨棍的思維能力。二、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表示:以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現時的能力及認知水準,「講公義是超出他的認知範圍」,因此在難以判斷公義時,馮敬恩應選擇保密及誠信。李輝又引用美國總統奧巴馬空襲敘利亞後,也說自己基於公義,因此馮敬恩不應用有爭議的公義來打擊自己的誠信云云。好大師威啊!既可叫人閉嘴,又可賣弄師威和國際新聞知識,真是一大發明!以李輝現時的能力及認知水準,講公義又是否超出他的認知範圍呢?三、中共黨報更加鋪天蓋地借題發揮。10月1日,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公佈年度世界大學排名,香港大學排名下跌一位,位列全球第44位,亞洲第4位。《文匯報》翌日刊文批評港大不敵北大,失落亞洲三甲,是因為部分師生「重政治,輕學術」,捲入「佔中漩渦」,在研究和教育方面「不務正業」,政治活動頻繁,涉入政治鬥爭,影響教研工作,有人甚至藉陳文敏事件煽動罷課,無視學術表現和社會責任云云。對於這類毫無因果關係論證、全程栽贓抹黑的論述,根本不值一駁。

畢竟,校委會黨棍和地下黨組織的目的只有一個:赤化港大!要做到赤化港大,就要操控校委會,然後操控副校長,繼而撤換及操控正校長。這就是針對港大的「赤化三部曲」。操控校委會早已完成,操控副校長指日可待。據悉,物色委員會將會重新成立,成員將完全由校委會任命(結果可想而知),然後重新尋覓副校長人選,再交由校委會議決(結果也是可想而知)。如果校委會制度不變,一切只不過是時間問題。況且,曾聯署反佔中的港大前副校長楊紫芝最近已獲薦加入校委會,足見赤化速度今後必將加快。至於計劃撤換「左右為難」的馬斐森校長,進而任命一個「忠誠於黨」的校長一事,中共地下黨組織早已蠢蠢欲動,等待時機,聽候指令,蜂擁而出,再啟鬥爭。馬斐森校長目前如坐針氈,真要格外小心。

面對如此困境,大家要怎麼辦?如欲把握最後機會,不放棄最後一絲希望,那麼以港大的長遠及最大利益為依歸,港大師生必須奮起抗爭,針對那群聲稱「以港大的長遠及最大利益為依歸」但實際上「以中共的長遠及最大利益為依歸」的校委會黨棍,抗爭到底。既要針對個人,也要針對制度,嚴正通牒,強力施壓:12名校委會黨棍立即辭職、地下黨組織滾出港大、校委會只保留由選舉產生的教職員代表及學生代表,真正落實大學自治,掃除學術自由陰霾。限期通牒後如無效果,發動罷課、罷教、集會、示威、佔領、包圍、衝擊,矢志逆轉困局,解散特權制度,揭露群丑行徑,同時結合香港公民社會,以及台灣、日本、歐洲、美國等地及香港其他大專院校大學生組織及教研人員的力量,共同努力,制止中共全面赤化港大的粗風暴雨。退此一步,萬劫不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