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學生捍衛學術自主:孫中山搞革命,也不是一次就成功

2015/8/4 — 10:59

攝:Una So

攝:Una So

炎熱的七月天正值暑假,香港大學紐魯詩樓外卻人聲沸騰。港大校務委員會干預學術自主,以荒謬的「等埋首席副校長上任」為由,拖延委任副校長(學術及人力資源)。逾百名港大學生、心繫母校的舊生及市民齊集抗議,期望(7月28日)傍晚的會議上或有轉機,於是兵分兩路,學生留守十樓會議廳外,其他人在樓下守候。

是夜,所等待的奇蹟並沒發生。

一眾學生本已明瞭推翻決議機會不大,得悉校委會投票維持決議後,按照原訂計劃衝入會議廳抗議,希望迫使校委會對話,重新再作決定。他們沒有料想到的是,面對的是一班深諳體制遊戲的元老級人馬,沒有策略的話,被殺個措手不及是意料所及。

廣告

在指罵聲中,李國章多番嘗試在保安護送下離場但被學生攔截,退回座位後指責學生「禁錮」、「虐老」,又否認曾委託中間人游說陳文敏,獲任命後要他自行請辭,態度保持一貫的傲慢,全程面露輕視的笑容。突然疑似為解圍而疑似「插水」腳部受傷的港大校委會委員、港大醫學院教授盧寵茂在擾攘過後被送院,「受傷」事件間接令阻止委員離開的行動瓦解。

而手段圓滑的「公職王」梁智鴻則對外表示,原打算再訂下時間表討論此事,怎料學生衝入而被迫休會,完全把責任推向學生;最後,梁更成功說服學生同意「港大事情港大人自己傾」,進行閉門對話,讓李國章與其他委員先行離開。學生即使明知他們一走,已無會議談判基礎,但又苦無另策;即使梁承諾「如首席副校長八月底未到任,九月就就可任命副校長」,這說法基本上毫無約束力。

廣告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對筆者說,梁智鴻作這「承諾」,其實是在『搬龍門』拖延同學,「不在校委會中說,他自已說這番話根本沒意義,是not binding的。」同學們不是不知道現實,只是「明知不可為而為」地盡地一試,以行動去抵抗制度暴力。他認為在現存體制內,能作的改變並不大,但亦不能就此坐以待斃,寧可團結起來抗爭。在校委會維持決定後,香港大學學生會聯院會、歷屆港大學生會會長以及港大校友關注組,都相繼發表聲明譴責校委會決定,繼續支持學生捍衛學術自主。

內外抗爭持續,而校委會內部亦發生變化。身兼校務委員的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的袁國勇,已宣佈辭任校委。他指自已並非心灰意冷,而是再沒能力帶領港大向一個正理確的方向,經已考慮數月,與今次委任副校事件無關。他又指,過去香港一直能把不同矛盾,東西文化衝突和價值融會,將矛盾化解成為新的力量,找新的出路和達致微妙的平衡,但這平衡在過去三年已完全失去,亦不能找到出路。他認為,目前港大的困局,跟香港面對「一國兩制」的困境十分相似,是需要時間、溝通和對話。「為何現在不能(找到出路)?我們要重新去了解、研究這件事,以致能找到新的出路。唯有大家有勇氣去做才成,若沒有勇氣,大家就會在這困局中不能走出來。」

另外,據《蘋果日報》報道,校委會七名校內民選委員的研究生代表,不滿通過「等埋首副」,已決定辭任校委; 而原本首副的四名人選,最近已有兩人退出。

港大學生會發公開信,向港大同學說「我們失敗了,無法以雙手扭轉頹勢,無法以行動重光我校」。馮敬恩坦言,在技術層面來說,當日在組織、策略方面均可以更好,由於沒有爭取到實際成果,可能令同學失望,因而道歉。

「今次是否放過了他們?我們在行動技術層面上是未做得夠好,但孫中山搞革命,也不是一次就成功的,我們仍有進步空間。」他說。

經一事、絕對會長一智,不可抹殺的是,同學們「夜闖會議廳」的勇氣和行動力,今次可能成效不彰,但正如任何的抗爭運動,每一次的經驗,都是為了改變未來而更有力量地進擊去反思、重組構想和作多角度的策略預備。

港大學生會決定,本周於校內召開行動會議,讓港大同學就校委會繼續以「等埋首副」為拖延藉口一事,發表意見,之後會再定抗爭行動對策。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