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學生會退聯關注組:敢為我城作先驅

2015/2/17 — 14:00

港大學生會退聯關注組在facebook專頁貼出的圖片。

港大學生會退聯關注組在facebook專頁貼出的圖片。

【 文: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

《獨立奮進更自強 敢為我城作先驅》

退聯公投結果塵埃落定,二千多位港大同學以選票表態支持,最終通過議案。有傳媒與評論人刻意將港大退聯扭曲為一次由「本土派」策劃之行動,令人遺憾。
誠然,不少同學支持退聯,皆因不滿學聯之政治取態及行動手段。惟關注組嚴正重申,我等由始至終均是針砭學聯作風體制流弊。倡議退聯非為主導港大政治路向,乃旨在去除因學聯而遭冠上之預設政治立場。

廣告

另一邊廂,有報章竟將退聯行動形容為「突襲學聯」,惟公投事前已歷近兩月討論,關注組馬不停蹄地探訪多個屬會及舍堂、印製傳單、小冊子、海報及出席公開論壇,「突襲」之說可謂無稽無理。

中共種票誠子虛烏有 剛愎自用終釀致惡果

廣告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關注組對學聯提出之問題及質疑,前人早有提及,學聯中人至今仍拒絕正視,反而質疑退聯之政治動機,遲遲未有提出實質改革方案。不少學聯「老鬼」心高氣傲、惡言相向,威脅稱港大退聯只會進一步邊緣化,終將淪為孤島,云云。前學聯秘書長陳倩瑩以粗言穢語,辱罵退聯者「垃X圾」,又聲稱要發起「救救大學生, 一人一腦尋回行動」,現任副秘書長岑敖暉也讚好該言論。

從以上足見,學聯尚以極其危險之敵我矛盾思維看待事件。我等必須指出,港大學生會雖為學聯創會成員,但港大同學與學聯的關係絕非自有永有。若學聯無心改革,同學並無義務坐等學聯自我完善,退聯絕非罪過。

公投結果出爐後,有前任學聯成員依然故我,意圖將退聯一事歸因於中共組織動員投票,其說法與政府指「雨傘運動勾結外國勢力」同出一轍。事實上,主張本土優先的幹事會內閣眀峯高票當選,已反證所謂「中共組織動員投票」的說法純屬子虛烏有,如斯簡單邏輯,但凡智力正常者皆可理解。

學聯中人對二千多位同學支持退聯的事實視而不見,粗率地將問題歸咎於中共操縱投票,無疑是污衊選民智慧,亦是粗暴踐踏民主精神;於毫無理據下指控非本地生乃中共的種票機器,更是族群歧視,乃排外法西斯。在某些人眼中,民主二字的意思,似乎即是「我是主,你是民」,如此自覺較人高尚的菁英思維,與信任大眾之民主本意背道而馳,不止輸了民心,更輸了質素。

故步自封無濟事 唯有變革是出路

爭取民主絕非萬能的護身符,自居民主鬥士不代表可以有恃無恐。港大退聯一石擊起千重浪,各間院校均掀起退聯風潮。人心思變,若學聯仍舊自欺欺人,無任何真正改革,終會為歷史所淘汰。

對關注組而言,退聯從來都是原則問題。港大退聯後,中共是否最開心,與我等無干,不曾在考慮之列。只有奴才方會時刻猜忖主子心意,每天誠惶誠恐。「中共最開心論」或能唬騙無知婦孺,卻絕不適用於具獨立思考能力之大學生。

有些人忽爾害怕會激怒中共,忽爾又擔心做錯令中共樂見之事,正正就是無法擺脫奴性思維。民主從來都不是跪地乞求而得,而是昂首爭取回來。如胡適所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今日我們爭院校的自由,便是為香港爭自由。

事功殆因團結誤  道術敢為天下裂

外界擔心退聯或演變成學界分裂,不過是杞人憂天。其一,學聯絕非學界的全部──學子在,學界在;只有學子亡、學界方會亡。其二,關注組成立之始,已屢次強調「民主大道,殊途同歸;並行不悖,相得益彰」。正如新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所言,退聯不等於與學聯交惡。事實上,關注組一直提倡,院校間日後應就個別政治議題組成聯席,以更具彈性的專案形式合作。

早於二零一零年,前信報主筆練乙錚於《事功殆因團結誤  道術敢為天下裂》一文,提出「泛民沒有分裂的本錢」此「傳統智慧」僅在最基本的層次正確,在策略和具體運作的層次,卻大有問題。該文又指出,泛民主派若能成功分成兩翼,推出不同的民主政治綱領、政策和策略,形勢反而大好。
上述的道理,同樣適用於學界。現時學界「大一統」,權力高度集中於學聯,而學聯又與社運組織及泛民政黨定位雷同,無法吸納不同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去團結而趨異化,方能達致多元抗爭、逆境求勝。
回顧一段八十年代的歷史,當時香港討論前途問題正熱,社會主流意見原本主張維持現狀,惟中共以統戰手法滲透或影響學生,改變社會輿論,最終促成虛妄的民主回歸。現時學聯權力高度集中、不受制衡,正當性亦成疑,卻於雨傘革命後不斷膨脹,有重蹈覆轍之虞。

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吐溫有一句名言:「別把所有雞蛋放於同一個籃子內」。退聯後,學界力量由以往高度集中變成分權並立,加上愈來愈多院校重視本土意識此整體趨向,對當權者而言,在未來統戰學界只會變得更加困難。

獨立奮進更自強 敢為我城作先驅

退聯後港大學生會何去何從,乃每位港大同學必須思考之問題。七十年代,港大率先醒覺,打破國粹派壟斷局面。時值一零年代,港大再次成為思想先驅,掙脫大中華意識與傳統社運組織之困縛。退聯公投乃一次對學聯以及永續社運勢力的不信任投票,亦是重塑港大定位與重整學界力量之第一步。

關注組為建制外的壓力團體,無權獨斷港大學生會未來路向,往後發展理應交由同學共決。然而,我們既身為學生會一員,自當竭盡所能,以現有途徑協助新任學生會幹事執政,共襄民主前程。

港大矗立百年,孕育人才無數,亦素為學運橋頭堡。縱使今日退聯自立,亦必將承擔自救救港之重責,在往後之民主路上絕不缺席。我校我城,豈容侵凌。

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

( 文章原刊於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Facebook專頁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