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學生罷課:寒風又如何 火焰已掀起

2016/1/22 — 11:23

站在黑白分明的「罷課明志」橫戴前,陳志宏面對一眾席地而坐的學生,向同事們呼籲。

「哪怕只是一句聲援,也是幫助這火焰繼續蔓延出去很好的起點。同學們為我們掀起了這火焰,希望大家不要怕這個大寒日子的天氣。」他說。「因為下一個節氣,就已是立春。」(攝:Una So)

站在黑白分明的「罷課明志」橫戴前,陳志宏面對一眾席地而坐的學生,向同事們呼籲。

「哪怕只是一句聲援,也是幫助這火焰繼續蔓延出去很好的起點。同學們為我們掀起了這火焰,希望大家不要怕這個大寒日子的天氣。」他說。「因為下一個節氣,就已是立春。」(攝:Una So)

是日(1月20日),踏入冬天最後一個節氣大寒,亦是港大學生開始罷課的日子。在這一年中最酷寒的一天,逾二百名學生席地而坐在校園集會,要求改革校委會,罷課將持續一星期,直至1月26日(下周二)校委會舉行例會。他們要求成立專責小組審視《香港大學條例》、廢除行政長官為必然校監的安排、校內校務委員數目需增至校委會一半或以上,以及現由特首委任的校委改由校委會委任。

浸大、中大、嶺大、理大和學聯代表亦到場聲援港大學生,各院校代表輪流發言;地上的黑底白字橫額寫著:「港大人 同命運」。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指,儘管各院校在政治取態以至組織上或有分岐,在修改大學條例一事上,目標一致,在爭取修例方面必須並肩作戰。「每一場社會運動和抗爭,都是實力懸殊、以小博大,未必『寫包單、包生仔』必定勝利,抗爭是確立自己人格的階段。」他說。「若每個人都不讓這世界改變自己,到了某時候,反而更有力量改變世界。」

廣告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解釋不發起罷課、卻參與的理據,指若由港大發起,李國章會是針對對象,馮承認罷課與否,李仍會穩坐校委會主席一職;不過,罷課卻能展示學生對必須修改《香港大學條例》的決心,以及在院校間推動修例和凝聚共識。

曾身處學術自由被打壓風眼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站在一旁聽學生發言,他表示來聽他們罷課的論據,亦是支持他們的行動。他說,已將課堂全程錄影,學生可自行翻看,若需跟進討論則可另作安排。

至於罷教是否可行,他說:「相信他們的目標得到很多同學和教師支持,但罷課與罷教是兩回事,大家在不同岡位,有不同的工作需要。作為老師,教學是很重要的。」(攝:Una So)

曾身處學術自由被打壓風眼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站在一旁聽學生發言,他表示來聽他們罷課的論據,亦是支持他們的行動。他說,已將課堂全程錄影,學生可自行翻看,若需跟進討論則可另作安排。

至於罷教是否可行,他說:「相信他們的目標得到很多同學和教師支持,但罷課與罷教是兩回事,大家在不同岡位,有不同的工作需要。作為老師,教學是很重要的。」(攝:Una So)

廣告

文學院歷史系三年級生Kara與同學一起參加集會,表示訴求合理和正確,收到罷課單張就決定參加,父母亦對行動支持。「從陳文敏事件看到,校委會對人事決定並不是唯才是用,加上至李國章(上任),港大高層出現內閧,對港大長遠發展有很大影響。我和身邊的同學也很擔心。」

她明言,罷課效用可能不大,但亦要參加。「雨傘運動這麼大件事也成效不彰啦!香港現在氣氛很沉、很悲觀,而罷課行動帶來一種希望,希望(其他人)保持樂觀,不要灰心和氣餒。」她說。「即使成效不彰,但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所以應該去做、應該去支持。」

浸大、中大、嶺大、理大和學聯代表亦到場聲援港大學生罷課,各院校代表輪流發言;地上的黑底白字橫額寫著:「港大人 同命運」。(攝:Una So)

浸大、中大、嶺大、理大和學聯代表亦到場聲援港大學生罷課,各院校代表輪流發言;地上的黑底白字橫額寫著:「港大人 同命運」。(攝:Una So)

在這一年中最酷寒的一天,逾二百名學生席地而坐在校園集會,要求改革校委會。(攝:Una So)

在這一年中最酷寒的一天,逾二百名學生席地而坐在校園集會,要求改革校委會。(攝:Una So)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亦到場支持,她坦言不少老師除了怕露面聲援會有後果之外,不站出來,是感到作用也不大。

她希望盡力說服多些教授出來聲援,但實際上,她也不大樂觀。她靜靜地站在人群中聆聽學生的訴求,對筆者說:「即使來這裡我也驚,但心就是記掛著(學生們),怎樣也要出來。」(攝:Una So)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亦到場支持,她坦言不少老師除了怕露面聲援會有後果之外,不站出來,是感到作用也不大。

她希望盡力說服多些教授出來聲援,但實際上,她也不大樂觀。她靜靜地站在人群中聆聽學生的訴求,對筆者說:「即使來這裡我也驚,但心就是記掛著(學生們),怎樣也要出來。」(攝:Una So)

學生籲老師站出來 不要讓他們孤單

很多人在發言時不約而同提及,希望更多老師出來聲援,甚至進行罷教。其中,馮敬恩指單靠學生力量並不足夠,若老師不站出來,學生始終勢孤力薄,呼籲教職員參與行動。不過現場所見,現身支持的教師卻翏翏可數。

曾身處學術自由被打壓風眼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站在一旁聽學生發言,他表示來聽他們罷課的論據,亦是支持他們的行動。他說,已將課堂全程錄影,學生可自行翻看,若需跟進討論則可另作安排。至於罷教是否可行,他說:「相信他們的目標得到很多同學和教師支持,但罷課與罷教是兩回事,大家在不同岡位,有不同的工作需要。作為老師,教學是很重要的。」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亦到場支持,她坦言不少老師除了怕露面聲援會有後果之外,不站出來,是感到作用也不大。她希望盡力說服多些教授出來聲援,但實際上她也不大樂觀。她靜靜地站在人群中聆聽學生的訴求,對筆者說:「即使來這裡我也驚,但心就是記掛著(學生們),怎樣也要出來。」

港大教師及職員會張星煒發言時,表示支持學生罷課,但指若教師並非因勞資糾紛而參與罷教的話,或會對合約有影響。「會盡量在合法情況下支持,但真的不知可以做些什麼...」張所提及的現實情況,或令不少老師對表態支持罷課卻步。

(攝:Una So)

(攝:Una So)

「即使成效不彰,但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所以應該去做、應該去支持。」文學院三年級生Kara說。(攝:Una So)

「即使成效不彰,但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所以應該去做、應該去支持。」文學院三年級生Kara說。(攝:Una So)

大寒節氣中的火焰

身穿淺灰棉襖、身材高廋的港大理學院講師陳志宏發言時,自言是教學層中地位卑微,難以代表其他老師說話,但感到有責任說出心中所想。他說,對過去數年大學制度悄悄地起變化感到心痛,特首及校委會對同學合理的訴求,置諸不理,他又批評有人在校委會濫權。

「今天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大寒,是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亦是氣氛最陰沉的一天。但很感謝同學們,讓我站在這裡感受到一份溫暖。」他說。這份溫暖,對比著雨傘運動完結後,抗爭者之間的互相指責和是是非非,瀰漫著陰冷的沉鬱。此刻很多人已踏上新的路程,他感謝同學們在革命低潮時,挺身而出。「今天看到大家不計成敗、再次走出來,嘗試做另一件事,繼續前進。」

當經過校園中的國父孫中山銅像時,他思考表面上好像什麼也爭取不到的雨傘運動,和曾一度因退聯而發生爭拗的各院校。「若孫中山今天在港大的話,他會思考如何發動第二次革命,而不是為失敗和所受的傷而互相指責。」他說。「感謝各大院校的學生代表,你們今日重新為公義,燃點了火焰。」

(攝:Una So)

(攝:Una So)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解釋不發起罷課、卻參與的理據,指若由港大發起,李國章會是針對對象,馮承認罷課與否,李仍會穩坐校委會主席一職;不過,罷課卻能展示學生對必須修改《香港大學條例》的決心,以及在院校間推動修例和凝聚共識。(攝:Una So)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解釋不發起罷課、卻參與的理據,指若由港大發起,李國章會是針對對象,馮承認罷課與否,李仍會穩坐校委會主席一職;不過,罷課卻能展示學生對必須修改《香港大學條例》的決心,以及在院校間推動修例和凝聚共識。(攝:Una So)

「是否真的什麼也不做呢?這樣給外界的訊息是:『我們已接受這事實』,所以老師需要表達他們的聲音。」他對筆者說,現在最「尷尬」的是一提到支持,便會直跳至「罷教」,似沒有其他可能性,擔心弄巧反拙。若有其他方法,他相信不少老師會願意支持。他提及雨傘運動時的「罷課不罷學」,由各大院校老師在不同集會地點講學,即使罷課、學習照常。

原來陳志宏出來發言,是學生臨時找上他,原因是他們曾問很多教授肯不肯出來、有多少人出來。「我在想:看看其他老師出不出來吧。(結果)個個都不出!個個都不出的話,人家是會看不起你的!」於是他臨危受命。他笑道:「所以我是『傻下傻下』吧!可能我做了一次,也不敢做第二次。但唔該如果我下次不出,至少有其他人出來,車輪戰也好吧!」

他承認,在這瀰漫著人人自危的氣氛下,即使尚未算嚴重,他也不是不擔憂的,尤其是剛為人父,擔子亦重了。「擔心,當然擔心!出了來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相比戴耀庭他們,我並不算勇敢。」他說罷、續想了一會後說。「你可以話我傻吧。」

身為理科講師,深知天地萬物自有定律,而人作為食物鏈上最頂點、又對萬物破壞最深的生物,有很多弱點和不足,但往往在關鍵之時,可能是看似微不足道的一員,所流露出來的,卻是高貴的氣節和風骨。

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指,儘管各院校在政治取態以至組織上或有分岐,在修改大學條例一事上,目標一致,在爭取修例方面必須並肩作戰。(攝:Una So)

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指,儘管各院校在政治取態以至組織上或有分岐,在修改大學條例一事上,目標一致,在爭取修例方面必須並肩作戰。(攝:Una So)

「很多事你可以當不關你事、不去理,但當一加一都說不能等於二的時候,當這是違反邏輯時,就不再是哲學人還是科學人的事了!」陳宏志說。(攝:Una So)

「很多事你可以當不關你事、不去理,但當一加一都說不能等於二的時候,當這是違反邏輯時,就不再是哲學人還是科學人的事了!」陳宏志說。(攝:Una So)

「人作為一種自然物種,總是有很多種類的。有些人恐懼,之後可能會實際點、不再出聲。你叫我完全走出來、走到很前,我是做不到;但叫我完全不出聲,我又不行,究竟中間位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他坦言。「很多事你可以當不關你事、不去理,但當一加一都說不能等於二的時候,當這是違反邏輯時,就不再是哲學人還是科學人的事了!」

筆者對罷課委員會facebook專頁上的一張post海報特別有印象,在碩大的校徽上面寫著:《我罷課,係要保護我地既老師》。其實港大校委會一連串事件中,教職員是首當其衝受影響最大的,而校委會自恃的,正是對教職員前途的生殺大權,迫使他們在大是大非、可為與不可為之間噤聲妥協的的武器。「教授,我地知道你面對好大壓力,學生會企係你果邊。所以教授 我今日黎唔到上堂啦。」post最後是這樣說的。

站在黑白分明的「罷課明志」橫戴前,陳志宏面對一眾席地而坐的學生,向同事們呼籲。「哪怕只是一句聲援,也是幫助這火焰繼續蔓延出去很好的起點。同學們為我們掀起了這火焰,希望大家不要怕這個大寒日子的天氣。」他說。「因為下一個節氣,就已是立春。」

 

(本文圖片由作者所攝;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