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十一:「梅艷芳、香港人的公義」

2015/10/12 — 12:16

雨傘一年後,終於跟我的一位舊相好再聚,三個來自不同院校的大學教授在高街吃個 brunch,一年沒有見面的我和他,也沒有什麼尷尬,因為根本沒有吵過沒有爭持過什麼也沒有,他只是突然的消失了,不再約我看電影。他說: 「你不要跟我談佔中呀,如果你要談,我就要跟你劃清界線!」然後我們就哈哈大笑。

傻佬,我明知你現在他在大陸搞了一壇大龍鳳,當然不會願意跟我這些危險人物有接觸,怎會不明白? 唔通仲要和你手拖手去看電影咩?識做。唔通還跟你說什麼院校自主學術自由咩!吃雲吞麵時,他說:「我是愛國份子,他們把我看為他們的一份子。」我也真替他高興。

這兩位教授都是我的友好,他們注重研究,不是葉劉口中那些佗衰家,教學也很好,做很多社會服務,都是一表人才,不然的話,我又怎會紆尊降貴和他們去吃雲吞麵,他們只是不願談政治,不會參加靜默遊行,不會加入「學術自由學者聯盟」、不會在黑夜在圖書館門與四千人一起抗議。但是,我相信他們對我是真心的。

廣告

大家雙魚座,他們知道我常常「左眼見到鬼」,一年不見的他,苦口婆心的勸我:「啲鬼知道你見佢,就會來搞你,你要小心。」他是真心的。

不過,在我經歷這麼多的一年,你竟然不聞不問,此仇我也不得不報,所以今天就要把你寫進我的血淚史。沒有開名沒有指明你是屬於什麼院校,但已經嚇死你了,hehe!

廣告

我越嚟越少朋友,因為他們很多都不想成為我創作的泉源,我卻不能不寫,因為作為一個精神病人,用我自己的方法創作,是我唯一賴以生存的良藥,你們真的給我很多啟發,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再願意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我是明白的,不會落淚。我的好友,又是星期一早晨,我又穿了新衣,吃了很好的早餐,勿念。

在 office 樓下見到她,精神為之一振。我上了七樓看這個展覽。永遠懷念梅艷芳:硬朗女子,東方麥當娜,黑幫大姐,堅強妓女,獨立女性,搞笑女性,同性戀想像,雌雄同體,香港人的公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