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十:「葉劉葉劉 I Laugh You」

2015/10/12 — 12:01

一向喜歡葉劉,因為社會上實在太少女性的領袖,難得有一位這麼風趣幽默的女性政治家,我當然是好拋 of 佢。在 office cher 了半天,原來又快三點,快 D 吃飯。一打開明報,真是醒神,今天她又有金句。「大學衰盛,忘研必危」,據說是取自《司馬法》:「天下雖安,忙戰必危」,光是看題目,已經知道有料到。

葉劉希望大家務必「正視排名榜發出的警號,重新致力於學術研究,務求重拾動力,再創學術高峰」,一字一驚心。於是我在 Groves 匆匆吃了一個很難吃的咖喱牛肉飯, 馬上趕回辦公室繼續 GRF,但也忍不住把這篇文章介紹給另一位星期日還要上班的同事。可惜她不願意上鏡,明。

葉劉的話,言猶在耳。她說得對,「誠然,政治生活亦是公民生活的一部份,然而學海無涯,以人力有涯,師生把大量精力投入政治活動的結果,自然無暇致力學術的研究和知識的創造,因而拖累大學的國際學術影響力。」噫,唔通係話我?我們去過靜默遊行的和參加過前天四千人的聚會的教授,真是要一齊反省!

廣告

香港大學十月六日的靜默遊行,據報有 2000 多名師生出席,當中老師究竟有幾多呢? 如果全校的 professorial staff 大概是1500人,當天有沒有五十位在其中呢?不敢想像。計算遊行人數,最出名的當然是葉教授!與有榮焉。

全港所有大專院校,有多少位學者畫?現在只有百幾人簽名加入了這個「學術自由學者聯盟」,十月八日那天出席記者招待會也只有 20 多人。唔通就係我們這班佗衰家!還是我表錯七日情?

廣告

那天偶然聽到一位前港大教授在電台的一個 promo,宣傳他創辦的中心的一個活動,他說:「為什麼有些人這麼努力,花了這麼多時間,總是不成功?」我馬上側耳傾聽,怕他是在講我,然後他說:「問題是在於他們的信念。」這句話給我很多啟發,幾乎想馬上報名。有很多人之所以成功,的確是因為他有很強的信念,他們經常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對得住自己,對得住大學,對得住香港,例如適者生存呀,又例如 「忘硏必危」呀。這些信念令到他們能一往情深。有很多像葉劉這種人才,如天上繁星圍繞我們,才令我們可以繼續前進,而不致太過多人荒廢學業。

如果一個人的信念缺定了他能否成功,我是睇好葉劉做特首的。最重要是真心相信,不是在做戲,不是在擦鞋。在黑暗時代這一種功力才是真正的無敵,總能夠大派用場,你看周融!當然還有很多我見過的高層,他們的共同點都是,他們並不是為了討好什麼人,而是真心相信,「是用理由和邏輯去投票」。在我年青時,我常常以為這些人是擦鞋仔,以為他們是在「交戲」,因而歧視他們,現在我可以明白他們其實是有自己的信念,當中一些更是基督徒,作為一個 Closet Christian,我又怎會不明白 where they are coming from! 我的失敗就是在信念,我相信的跟他們截然不同,末日早在眼前!

陳電鋸和傅景華那篇什麼「香港大學的罪與罰?」唉!順便睇埋,反正是圖文並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