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致謝詞

2015/10/8 — 12:58

首先,我想感謝各位姊妹和 facebook friends 喜歡我昨天靜默遊行時穿 academic gown! 特別多謝支持我穿高跟鞋遊行的同學和友好,很高興你們留意到我為昨天的活動的所有心思和努力,我也為到自能艷壓群芳而感到十分驕傲。

各位,現在時勢不好,不如以後我們就多談時裝好了!大家千萬不要公開說支持我的「政治」立場,ok? 因為很多老細都認為學者是要政治「中立」,如果你說我有立場, 會害死我㗎!如果你喜歡我的 fashion 和外表,我頂多是會被一些「左右膠」人士恥笑,說我們這些女生只懂消費自己的美麗,又因為個人的年齡和條件問題,還有可能被他們恥笑多兩句,這些我都可以捱過去。不過,如果是關於我的政治立場,(明顕地是跟大學的某些高層不一致),那我就唔死一身潺。

第二點致謝:有些同事昨天沒有穿上學術袍,其實他們很多都是出Ivy League 出身,他們那件 academic gown 真的是名牌,高貴到不得了,襄晒珠片,每年畢業禮,他們就會出來威,幸好昨天他們沒有我這麼得閑去搞一場大龍鳳,否則,我肯定會輸晒!還有同事告訴我,他甚至沒有借我們預備好的黑袍,因為只想扮學生,混在人群當中,可惜依然被人發現,問他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如果不是他們因着各種原因,沒有把他們的 academic gown 拿出來, 我昨天又怎能得到最上鏡小姐,在此我謹向他們致以衷心的感謝!

廣告

第三點致謝:我本人參與的各種社會運動/行動/活動,即使場地是在校園,其實與本人所屬的學系/院校/大學無關,這些活動是我的 "individual academic related pursue" (D英文好似有D錯 Tim!),這些活動可能被認為是與研究/教學/knowledge exchange 無関,雖然我的想法不同,但我依然會侭量理解他們也是為大學的長遠利益着想。他們還會來撐, 實在很難得。因此,我要特別感謝本人所屬的學系/院校/大學對我的支持,絕不會在有意無意之間,譲人以為這是學系辦的活動。

順便還有一些澄清:

廣告

第一:昨天的 academic gown, 並非Heaven Please 設計,而是我曾就讀的英國 Essex University 的博士畢業袍。其實也不是屬於我的,是我的同學陳教授多年前借給我的。因為我較年青的時候,對所有的這些這些典禮,都有半點歧視,多年後來才懂得後悔,自己從來沒有拍過一張畢業相,陳教授人很好,他就把自己的博士袍借給我影相,我們很少相聚,到見面時又忘記了。年復一年,這件袍就一直擺咗喺床下底。不知怎的,他又自己再去做了一件,於是我就更沒有動力還給他。昨天把這件袍穿在身上,跟過去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突然覺得這一件衫 - 在他一生的歷史中,能參加一次史無前例的靜默遊行,無論陳教授當年用了多少錢來做這件衫,我覺得已經值回票價。結果?他看到我在報章和網上的照片,也很驕傲,覺得自己也參與了支持港大。所以我說他是我的形象指導,叫做給他一個名分,令他安心一點!

第二、我沒有把他的名字說出來,並非怕人誤會他是我條仔,而是因為他也是在本港一所大學任教,今時今日,如果他的老細知道我是他的老同學,而且他是跟我一樣有這麼清晰的政治立場,並這麼支持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會不會連累他呢?所以就此叫他陳教授好了。

時間已經很晚,看來我的 persecution anxiety 又發作了,還是該馬上去吃藥,各位晚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