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校委會,你知唔知你有幾智障?

2015/9/30 — 13:32

有港大學生於 2015 年 9 月 29 日在港大校委會開會前向校長馬斐森請願

有港大學生於 2015 年 9 月 29 日在港大校委會開會前向校長馬斐森請願

很憤怒。我真的很憤怒。在多方的壓力下,校委會入面的共匪仍然一意孤行,否決以港大校長馬斐森為首的遴選委員會關於任命陳文敏教授為港大副校長的建議。

不再給一個蠢的理由,卻是連一個像樣的理由也沒有

其中一個觸發事情開始受到公眾關注和輿論發酵就是校委會的一個智障的理由:等埋首副。這次他們學乖了,為免給出一個蠢理由,就索性連個像樣的理由也不給(別跟我說「為了港大的長遠和最佳利益」這樣的口頭禪也算是理由)。

廣告

批評者一直不解我們為什麼「支持陳文敏」,事實上我相信和我一樣,很多要求港大校委會接納任命的人根本不是陳文敏:我相信在去年雨傘運動前,在法律界的圈子外,能夠在一分鐘內說出「誰是陳文敏」的人應該屈指可數。我們不是支持陳文敏,我們是維護程序公義,不願港大這百年老店的基業給一些小人毀於一旦。

問題不是有一些人支持陳文敏,而是有一些小人從中作梗之餘,連給個可以裝飾門面,像樣一點的理由都沒有。

廣告

不少港大內部的人士早已指出,港大校委會幾乎從未拖延和否決過往的遴選委員會的提名,事實上,港大校務委員文灼非曾指出,本應和陳文敏的任命一併討論的另外兩個副校長任命建議(當時陳文敏的建議被束之高閣),也因尊重傳統的任命機制及程序,未經討論就通過。事實上,就算重要職位如港大校長馬斐森,也是一併處理。

現在校委會決定偏離傳統的任命機制及程序,是否在情在理也要給予一個實際的理由呢?也遑論港大的畢業生議會通過的決議,還有如 Jerome Cohen 等國際知名法律學者力證陳文敏教授在國際學術界的地位(那些說陳教授是「學棍」的,到底是什麼水平和質素,我們都懂的)。

事實上,作為一個公共機構 (a public body),在法律上校委會也有責任就其重要決定提供理由。正如英國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同時為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 Lord Neuberger of Abbotsbury 指出:「沒有理由的決定肯定不是公義的。事實上它們根本不是決定。」(“Decisions without reasons are certainly not justice: indeed they are scarcely decisions at all”)。

梁智鴻在校委會會議後見記者,聲言校委會理性討論,但事實上,正如英國的最高法院在 Mallak v Minister for Justice, Equality and Law Reform 一案中指出,公共的決策者必須公正並理性地行事代表他們必定不可以作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而事實上,不交代理由,受影響的人以至法庭如何衡量決策者是否在法律的框架內行事,是否理性作出決定呢?不給理由本身就違反理性公共行政的要求。

偏離傳統的任命機制及程序之餘,作為一個本應交代理由的公共機構,校委會竟然連個像樣的理由也拿不出來:這不是其正受史無前例的政治干預的鐵證是什麼?這樣的鐵證不假外求,就在校委會的拙劣中我們就找得到。

到底保什麼密

在會見記者時,梁智鴻多次以「校委會的討論必須保密」為由拒絕交代否決的理由,這是不少小丑行會成員以至 689 也經常用的拙劣藉口,但這純粹是混淆視聽。

行會成員或校委會成員有責任保密會議內容,不錯,但校委會本身,作為一個整體,一個公共機構 (public body),本身是沒有任何保密責任的。現在公眾希望知道的,不是某一個委員說過什麼,而是校委會作為一個整體,為什麼拒絕按常規接納遴選委員會的提名。校委會是絕對可以(事實上,根據如 Mallak 等最近的英國案例,甚至應該)就她的決定交代理由。而如果校委會就她的決定擬備了理由,作為校委會主席的梁智鴻當然可以宣讀。保密只是一個拙劣得不能再拙劣的藉口。

以保密為由拒絕交代理由,意思即是說校委會的決定根本沒有理由,所以梁智鴻亦無可奉告,惟有躲在「保密」的假盾牌後面。但校委會作出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不又再次證明她正受政治干預,不能真正的以「港大的長遠和最佳利益」作決定嗎?

那即是擺明針對陳文敏

校委會在否決陳文敏的提名後,宣佈已委託港大校長馬斐森成立一個新的遴選委員會物色人選。他們可能以為這樣做很聰明,可以釋掉公眾對沒有副校的疑慮,但其實這變相是承認了遴選的程序沒有問題;他們由始至終都只是針對陳文敏一個人。

重新成立遴選委員會,即是說這個職位仍有必要,所以不是因為職位變得多餘所以不接納陳文敏。

重新成立遴選委員會,即是說,用遴選委員會這個方法程序上並沒有錯。委託馬斐森成立遴選委員會,即是說港大校長仍應該在這個程序上有決定性的聲音。

我差不多可以預見整個遴選程序連遴選細則都會一樣。於是,這個重新成立的遴選委員會,根本就是舊的那個的翻版,一切不變,從頭來過。只是,今次校委會不想再見到陳文敏的提名。

那不是擺明針對陳文敏是什麼?而若非受政治干預,為什麼要針對一位服務港大數十年,溫文爾雅的學者?

結語:愈是掩飾,愈是明顯

港大校委會今次的舉措讓我們見到,當一個人想掩飾他做過的一些齷齪的事情時,其實反而不知不覺間將她想掩飾的事情暴露於人前:以為不給理由可以迴避批評,以為一句「保密」可以遮掩,以為盡快成為遴選委員會就可以將事情大事化小⋯⋯就在港大校委會以為可以否認她正受共匪擺布,但偏偏一切就事與願違: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愈是掩飾,愈是明顯。

我真的想問一句:港大校委會,你知唔知你有幾智障?

 

啱睇既 like 埋我既專頁啦

參考資料:

「港大校委文灼非:年初委任兩副校長 校委會無討論就通過」(《立場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