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 《雷動計劃》漣漪效應調查研究

2016/11/25 — 12:12

雷動計劃宣傳短片截圖

雷動計劃宣傳短片截圖

【文:公民數據】

引言

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結束,坊間亦有不少分析,期望為選民的投票行為和決策過程帶出一些啟示。公民數據致力於以數據分析,故除了在九月尾在雷動聲吶系統中發出問卷進行調查外(見另文),我們亦委託了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用隨機電話抽樣訪問,希望能雙管齊下,可以補充坊間的論述,特別是有關今屆選舉的策略投票行為「雷動計劃」其帶來的所謂「漣漪效應」,對選民的影響。

廣告

調查範圍

今次「2016年立法會選舉選民投票行為意見調查」(下稱「報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下稱POP)在10月3-11日期間,用隨機電話抽樣訪問方式,在全港訪問了1,047位有在本屆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的選民,有效回應率為72%。詳細結果中的數字按照政府統計處提供之2016年中全港人口年齡及性別分佈初步統計數字,以及2011年人口普查收集之教育程度(最高就讀程度)分佈統計數字,以「反覆多重加權法」作出調整,詳情請參考附錄。

廣告

基本結果分析

首先,數據中最令人驚訝的應該是有關「策略選民」的比例。「策略選民」意指那些宣稱會以候選人的勝算為考慮因素,在投票時會把票投給次選但勝算較高候選人的選民。而策略選民佔香港選民的比例,無論是本地學者引述外國研究,抑或是由POP在2012年、2016年7月初和9月初所進行的選舉研究(參),都估算策略選民的比例是佔全港選民約17%-28%,按投票人數216.8萬計算,大約為36.8萬至60.7萬左右。但在這次的報告中,卻發現有接近45.6%(98.9萬)的曾在本屆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是策略選民,比原先最進取的估算(28%)都多很多。這是一個導致選舉結果出人意料的主因,而這預計之外的38萬位選民,可說是完全改寫了選舉結果。

其次的是,在選舉後不斷被各界關注,毁譽參半的「雷動計劃建議」,原來並非策略選民的主要參考資訊,排名只有第六(包括「沒有參考」任何資訊的策略選民),共有11.7%的策略選民聲稱有參考它。可是話雖如此,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的選民,卻比「候選人的政綱、表現及往績」(7.2%)和「傳媒報導」(4.9%)的還多,可見策略選民投票時,候選人本身的政綱、表現、和往績等,其實不算很重要。這個推論又的確能在選舉結果中反映出來:今屆選舉,確實有很多勝選議員是第一次參選,當中有些甚至成為該區的票王(如羅冠聰,朱凱迪),另外一些更擊敗了當區原本穩勝的前任議員(如游蕙禎)。

那麼,策略選民究竟看中他們什麼呢?這個可以在另外一條問題的結果中找到端倪。在「點解你有考慮個別候選人既勝算來決定投票俾邊個?」一題中,最多策略選民選擇的是「希望我支持嘅陣營能夠有多D人當選」(51.2%)、「我相信我嘅一票係可以產生到真正嘅作用,改變到選舉嘅結果」(36.2%)和「唔想浪費咗張選票」(36.2%)。由此可見,策略選民看重的並不是候選人本身,而是候選人所屬的陣營。這是一個十分之清晰的訊號;對選民來說,候選人只是某個政治陣營中的「載體」,候選人的政綱、表現及往績本身不再是重點,所以就算候選人之前並無參政經驗、沒有主流政黨支持、沒有地區工作、沒有政治或個人上的往績、年輕,或者甚至還未大學畢業,只要他的政治路線清晰,都有一樣有機會當選。

策略選民,其實是一個怎樣的群體?

根據上述分析,選舉結果出人意表的主要原因是策略投票行為比原先所估計的多很多,而且這變化都沒有正確反映在各個民調報告當中。

接著,讓我們仔細分析一下策略選民的人口特徵。(黃格和星號代表該數字以「卡方測定」中被評為有「統計中的顯著性」)

年齡層人數比例
 策略選民非策略選民
18-3932.1%28.8%
40-5938.4%42.9%
60+29.5%28.4%

人數:1024

人數:1024

人數:1024

從受訪者所屬的年齡組別來看,策略選民和非策略選民的人數比例,在不同的年齡組別中並沒有顯著差別

教育程度策略選民非策略選民
小學或以下22.6%25.9%
中學43.5%46.4%
大專或以上34.0%27.7%

人數:1023

人數:1023

從受訪者的教育程度來看,策略選民和非策略選民的人數比例,在「大專或以上」的受訪者組別中,在統計學上有顯著差異, 即是說策略選民中,高學歷人士明顯佔較重比例。

政治傾向策略選民非策略選民
傾向民主派45.1%28.8%
傾向建制派14.5%14.6%
傾向中間派24.5%33.3%
冇政治傾向/政治中立/唔屬於任何派別12.2%19.0%
其他/唔知/好難講3.8%4.3%

人數:1030

人數:1030

從受訪者的政治傾向來看,策略選民和非策略選民的人數比例,在自稱為 “傾向民主派"、"傾向中間派"或"冇政治傾向/政治中立/唔屬於任何派別"的組別中,有顯著的差別。深入分析顯示,策略性選民的比例在自稱為 “傾向民主派”的被訪者中明顯比其他組別為高。

收入策略選民非策略選民
沒有收入21.4%24.0%
HK$9,999或以下13.9%25.6%
HK$10,000-14,99917.6%12.4%
HK$15,000-19,9996.4%11.2%
HK$20,000-39,99926.2%16.9%
HK$40,000或以上14.4%9.9%

人數:429

人數:429

最後,從受訪者的每月個人收入來看,相比之下,策略選民在月入$20000-$39999的群組的比例有統計學上的明顯較非策略選民為多;而在月入$9,999或以下的群組,策略選民的比例則是顯著地較少。

故此,我們大概能總結出,策略選民的組成結構:相對於非策略選民來說,策略選民較傾向是收入較高、學歷較高和傾向民主派的選民;然而在年齡分佈上,兩個群組之間並沒有明顯分別

不同政治取向選民取態迥異

除此之外,我們也利用雷動聲吶的政治光譜分類,將策略選民和他們的投票決定放在一起去分析。

能分辨投票取向的樣本數目

投票支持的陣營%樣本數
建制41.5316.3
非建制58.5445.5

能分辨投票取向,而又「有考慮候選人既勝算」的樣本數目

投票支持的陣營%樣本數
建制36.5126.2
非建制63.5219.3

相同陣營中,「有考慮候選人既勝算」(策略選民)的比例

投票支持的陣營「有考慮候選人既勝算」樣本數樣本數
建制126.2316.339.9
非建制219.3445.549.2

把這些數據放在一起看,我們就會發現,報告中的「建制:非建制」的樣本比例和今次的選舉中兩個陣營的得票比例相約(41.5% vs.58.5%);然後,在表示「有考慮候選人既勝算」(即是策略選民)的受訪者中,有接近六成半是非建制派支持者(63.5%)。最後,在非建制的選民樣本(445.5個)中,有差不多一半(49.2%)是屬於策略選民,比例比建制派(39.9%)高。

即是說:今屆選舉中,在兩個陣營之內,「非建制派策略選民」比「建制派策略選民」的數目,多出近1.74倍(63.5%/36.5%= 1.74倍);不但如此,今屆投票給非建制派的選民中,更有近一半(49.2%)都是策略選民。非建制陣營有如此多的策略選民,是造成今次選舉結果不似預期的主因。

為什麼策略選民人數大增?

今屆選舉策略選民的比例,在最後48小時內大幅度地增加。這種事,在過往屆立法會選舉中都沒有發生過(這可以從選前民調和選舉結果中推斷出來)。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策略選民的數目在這次選舉中大增呢?在這次選舉期間,甚至近至選舉前的數天,發生了不少前所未見有的事件,或有可能廣泛地影響選舉而影響到策略選民的數目。事件包括:

1. 多名屬非建制的本土派候選人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

2. 多個主流政黨出現換屆,由新人出選;

3. 多個非建制派候選人在投票前數日,公開宣佈棄選;

4. 公民社會響應由戴耀廷教授的主張,積極推出雷動計劃,在各個平台鼓勵非建制派選民自救並進行策略投票,在投票前一日考慮跟隨「雷動聲吶建議名單」的建議投票;

5. 在超區選舉中,現任議員,民主黨涂謹申,在選舉前兩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呼籲支持者按所屬選區轉投黨友鄺俊宇。

這些事情,在以往選舉都從未發生,而有些事情在時間上亦和選民的轉變頗為吻合。

「雷動計劃」究竟有多大影響力?

另外,我們亦嘗試量化雷動計劃的影響力。我們暫不考慮文首有關雷動計劃可能增加了策略選民人口這個效果,單考慮它對現有的策略選民的影響力。

雷動計劃的影響分幾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在2,168,411位投票選民當中,有接近一半(45.6%)是策略選民並進行了策略投票;

第二個層次:在策略選民中,有部分(11.7%)在投票前參考了雷動計劃的建議;

第三個層次:在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的策略選民中,部分有完全跟從或部分跟從建議去投票;

受雷動計劃影響了的選民

類別%選民人數
完全跟從1.7237252
只跟從地方選區既建議1.1023832
只跟從「超級區議會」既建議0.377983
總數3.1969066

所以,從上圖表我們可以得出,今次選舉總共大約有7萬人跟從了雷動計劃的建議投票,當中一共大約有四萬五千人跟從了雷動在超區的建議投票,而大約六萬人跟從了雷動在地方選區的建議投票。

漣漪效應分析

另外,在選舉當日,「蘋果日報」和「香港01」都報導了有關雷動計劃的建議,導致有不少從沒有使用雷動聲吶的用家,都有參考,甚至跟從雷動計劃的建議來投票。另外,雷動計劃亦有建議雷動聲吶的支持者去嘗試說服親友參與策略投票。因此,有評論指雷動計劃雖然是服務雷動聲吶為主,但實際上有很多沒有參加雷動聲吶的選民亦有被雷動計劃的建議而影響了其投票意向,造成「漣漪效應」,將「建議」的影響力放大了。故此,我們利用這次調查的數據作出分析,以了解「漣漪效應」的影響力。

漣漪效應 (消息發放)

條件1條件2% of 有考慮候選人既勝算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 11.7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直接收到VotSonar訊息2.2
 Scaling
factor
5.2

在「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的策略選民中,有些是「直接收到VotSonar訊息」。從上圖表中可以看到,「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的策略選民中的人(佔有關樣本11.7%)中,直接收到VotSonar訊息(佔有關樣本2.2%)的不足兩成 。換算之下,漣漪效應的消息發放放大倍率為5.2倍。

從另外一個角度,我們亦可推算出在漣漪效應下,雷動計劃的建議實際影響了多少策略選民,並改變了他們的投票決定。

漣漪效應 (雷動策略選民)

條件1條件2樣本數(條件1&2)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 33.3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8.0
 放大率(漣漪效應)4.2

從上圖表中可以看到,「有按照雷動既建議投票」的策略選民中(有關樣本有33.3個),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的大約佔四分之一(有關樣本有8.0個)。換算之下,受雷動計劃漣漪效應的影響,改變跟從投票建議的策略選民人數,約為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人數的4.2倍。

配合雷動回顧民調的補充分析

在港大民研製作「報告」期間,公民數據亦撰寫了《雷動回顧民調分析》。公民數據透過雷動聲吶訪問了8707個用家,就雷動計劃用家對親友的影響力作出以下的分析:

「策略選民亦匯報自己影響了多少人的投票取向。撇除了不合理的數值(如少於零或多於一百),選民平均能影響3.2人(標準差為6.4人)。」

在這裡,「影響」的意思是指有按照雷動的建議投票的人。所以,根據《雷動回顧民調分析》,按照雷動計劃的建議投票的人數,是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並按照建議投票的人4.2倍 (3.2+1)。

而本次「報告」中,則得出跟從了雷動建議投票的選民數目,是「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並按照建議投票的人4.2倍。兩個報告此事上得出的中位數,竟是十分一致地同樣是4.2倍。可是,我們要留意並不能就以上的數字便推論理出兩者存在因果關係,即我們不應簡單將之理解為「所有非直接收到雷動聲吶訊息的雷動策略選民,都是被雷動聲吶用家而影響的」。另外,亦須留意「報告」中能用作分析漣漪效應的樣本仍然略嫌不足(未加權的有效樣本只有33個),誤差值較大。然而,在《雷動回顧民調》中,有關此事上的樣本數充足,而兩個報告的調查方法雖然不同卻得出相近的結論,故兩者的調查結果依然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另外,公民數據的回顧民調分析中提到:

「…加入協商過程後的選民有超過七成根據雷動聲吶的建議投票予地區及超區直選(已撇除非超區選民)的候選人,遠高於沒加入協商的選民(均不足六成)。」

而在今次的「報告」中:

雷動聲吶內的雷動策略選民

條件1條件2樣本數(條件1&2)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 10.7
有參考雷動計劃的建議按照雷動既建議投票8.0
 % 雷動策略選民74.5

兩個報告都指出,雷動聲吶的用家會按照雷動的建議去投票的比例約在65%-75%的範圍左右。即是說,策略選民們就算參與了雷動聲吶,並收到了雷動計劃建議,依然有約四分一至三分一的選民會按照自己的判斷進行策略投票,而不跟隨雷動計劃的建議。

雷動計劃在起草雷動計劃建議期間,已經把雷動策略選民對各候選人的接受程度考慮在建議之內,故此建議並不屬是隨機的建議,而是在考慮過雷動策略選民對各候選人的接受程度後而作出的建議。根據以上數據顯示,坊間不少論者認為雷動計劃的建議左右了大量選民的投票取向這說法其實並不正確。事實其實剛好相反,首先是有近三成多的雷動策略選民拒絶跟隨雷動計劃建議,而剩下不少聲稱跟從雷動計劃建議的策略選民,並不是真的「跟從」,也許只是因為「雷動計劃的建議」和他們心中所想「剛好」一樣,又或者是經商討後理性地選擇和雷動建議一樣的投票決定。因此,作為策略選民而又真的會全心全意「跟從」雷動計劃建議,並不惜犧牲個人意願的人(所謂的「含淚投票」或「雷動掌心雷」)的比例,其實並不多。

結語

選舉雖然完結,但選舉分析才剛開始。想要更清楚理解選舉結果和背後的民意,除了靠文本和政治分析之外,我們亦應同時重視量化分析(如民調分析,社交媒體分析,統合分析⋯⋯。)給我們的啟示。各種的分析進路都有其局限,所以惟有兩者同時並行並同樣重視,我們才可以在紛亂的現實政治中,找出合理的方法去更理解時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