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禁制令範圍闊 羅燦憂礙公眾知情權 張達明稱史無前例

2015/11/3 — 11:15

背景圖片:朝雲 攝

背景圖片:朝雲 攝

香港大學校委會會議錄音上周流出,港大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禁止再披露相關資料。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羅燦認為,港大校委會討論和委任副校長事件,關乎公眾利益,不能夠以保密協議作為擋箭牌。他指雖然港大有權申請禁制令,但卻會令人擔心資訊不能流通,影響公眾知情權。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則批評,這次禁制令的範圍闊到「離晒大譜」,他亦未見過有大學等公營機構「去到咁盡,將自己所有以後討論嘅議程(納入禁制令),唔係針對曾經洩密或者係爭議性較高嘅議程」,張形容這是史無前例。

羅燦今日接受港台節目《千禧年代》電話訪問時批評,港大的禁制令範圍太闊,新聞稿亦沒有提及「公眾領域豁免」,做法不恰當,令傳媒混淆「究竟出唔出得先?」引起了公眾知情權問題。他強調港大事件愈鬧愈大,基本上關乎公眾利益,校方應交待委員在會上講了甚麼,而不是用保密協議作擋箭牌,「乜都話報警,重案組已經處理緊,跟住你又去法庭申請禁制令,咁呢個係咪窒礙咗新聞自由呢?」

愈想掩蓋  愈令人覺得「有嘢」

廣告

他認為,法例上港大有權申請禁制令,但問題在於後果,即啟動禁制令後是否令社會上很多人覺得,資訊是否不能流通,以及其原因為何,「係咪因為你理據不足,或者驚啲嘢(播)出嚟,對你校委會裡那次討論,如果畀人知道會覺得你哋處理得唔公平呢?」他質疑港大愈是掩蓋,會否愈令人覺得「有嘢」,「點解唔可以光明正大,或者向公眾解釋呢次決定係點樣?」

他又指,會尊重港大的權利,法庭如果頒令,傳媒亦要遵守,對傳媒來說,如果涉及公眾利益,拿到資料就一定會報,不會理會是否機密,「愈高度機密可能報得愈開心,因為呢啲資料可能令公眾知道背後有呢啲嘢進行緊,呢個係我哋天職嚟。」但他指若取得較敏感的資料,通常會徵詢律師的意見,是否有地方需要迴避,但總會以公眾知情權先行。

廣告

羅燦又稱回歸多年檔案法都未能立法,如果有檔案法,將來歷史就會知道相關的討論內容,每個人都要負責,不能令他們覺得保密協議如保護罩,讓他們能不負責任的說話,他認為所有有公職的人都應該向公眾負責。對於港大聲稱不是想與傳媒爭論或滅聲,羅燦反指,「佢話唔想,但確實做咗咁嘅效果吖嘛。而且呢樣唔係我哋話你,而係公眾點睇港大」。

張達明:禁制令應局限於敏感內容

張達明在同一個節目受訪時認為,港大需要澄清禁制令的被告人,是否包括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和其他校委會成員,因為法律程序可能會影響有關人士履行校委職責。他指,如果將校委會的會議列作高度機密,校委會成員則不能交由助手閱覽和整理會議文件。

他解釋,根據法例規定,港大需要將禁制令文件親自派送到被告人手上,以新聞稿形式發佈禁制令內容,不能視為「正式派送」,不過法庭有酌情權豁免正式派送程序。

張達明批評,今次申請禁制令的範圍真是闊到「離晒大譜」,認為禁制令本就應局限於敏感度高的議程,「但而家唔係喎,而家係將校委會以後嘅運作,變咗做高度保密嘅運作,荒謬嘅地方係,我以後唔知點做校委,如果我係校委,因為好多校委都要靠助理幫手分析文件,而家就唔做得。」

他亦從未見有大學,將所有會議內容都納入禁制令,「我未見過一間大學,或者係類似嘅公營組織,去到咁盡,將自己所有以後討論嘅議程,唔係針對曾經洩密或者係爭議性較高嘅議程,而係所有議程,都納入禁制範圍,呢個其實都幾史無前例。同埋,我估計法庭都會處理,個臨時禁制令係咪咁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