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罷委會回應校方指控 — 粉身碎骨渾不怕 但留清白在人間

2016/1/29 — 2:26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1月26日在沙宣道的賽馬會跨學科研究大樓開會。是次會讓是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獲委任為校委會主席後的首次會議。數以百計港大學生在大樓外集會。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1月26日在沙宣道的賽馬會跨學科研究大樓開會。是次會讓是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獲委任為校委會主席後的首次會議。數以百計港大學生在大樓外集會。

粉身碎骨渾不怕 但留清白在人間 — 港大同學衛校宣言

本月二十日,港大同學發起罷課,要求立即審視大學管理架構之積弊,又詳列改革方向,惟校方一直未有正面回應。及至廿六日校委會會議,校方表示同意檢討,卻拒絕確立改革時間表及檢討委員會之細則。去年,陳文敏之副校長任命遭校委會以「等埋首副」等荒旦理由拖延,最終被粗暴否決。前車可鑑,難保校委會又藉詞要「等埋教資會報告」,重施故技以拖延戰術敷衍同學。

廿六日校委會會議後,學生要求李國章公開交代改革藍圖及時間表,以免拖延任命副校之事重演,惟李國章拒絕解釋任何事項,龜縮於大樓之內。在校方聲稱安排對話期間,大批警察突然衝擊示威場地,多番以胡椒噴霧指嚇同學。同學負隅頑抗之際,李國章卻乘亂在保安與警方的保護下循小徑遁走,令同學質疑有人藉安排對話為名,拖延時間趁機逃走為實。其後,校方再次稱將於日內安排談判,今日卻先發制人,以聲明、記招等方式抹黑學生。原本已經薄弱的互信基礎,今已蕩然無存。

廣告

校長馬斐森早前發信代表大學高層譴責學生,指學生的行為是暴民統治(Mob rule),斥責同學危害其人身安全,反指應以對話建設成果。同學圍堵沙宣,目的正是要求李國章直接與學生對話,卻遭暴力對待。警察與保安執行職務期間,多次混入學生群中尋釁滋事,有保安以粗言穢語辱罵同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更遭襲擊下陰。當梁振英漠視師生意見強行委任李國章;當警察保安粗暴傷害同學;當政治淩駕學術,挑動紛爭,同學在寒風冷雨中苦候六、七小時,始終只是克制地要求校委親身給予一個解釋、一個交代,不過是如此簡單。權貴與學生之間,究竟誰更像「暴民」?無權無勢的同學,與「統治」風馬牛不相及,但若果這樣就是所謂「暴民」,我們又何懼承認?若果有校委認為,與同學親身對話竟會對其造成生命威脅,何不立即請辭,由有德有能者代之?

昨日(廿八日)記者會上,李國章指同學之舉動如同受到毒品影響,又多番暗示泛民有份煽動學生。港大社會科學學院強制實習(GCSI),每年都會安排同學往新民黨工作,敢問是否校方刻意安排政黨干預港大?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曾稱,若年輕人少罵泛民兩句,他們已要感到高興,足證泛民政黨根本無力煽動年輕人。每位大學生都有獨立思想,都是有自由意志的自由人。若同學真有如李國章所言,如此輕易遭人荼毒,李國章大可「以毒攻毒」,要年輕人向錢看,要年輕人攀附權貴。

廣告

昔日臺灣,軍警因「四六事件」闖入大學,臺大校長傅斯年極力保全涉案師生,親自與國民黨最高當局交涉,聲言「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今日香港,惡名昭彰的警察竟可毫無顧忌地進入沙宣道校園,協助無恥校委離開,我校更主動提出合作,把有關片段交給警方,出賣但憑一顆赤誠之心衛校的同學。廿六號晚,警方多次以「接獲刑事毀壞報告」此等藉口進入校園,先不論警方於無證無據之情況下指控學生刑事毀壞,何以李國章遁走後警察隨即撤離?究竟警方是否已淪為李國章的私人衛隊?

二零一一年,港大發生八一八戒嚴事件,其後港大校長徐立之向公眾道歉,誓言「大學師生是校園的主人」、「香港大學將是言論自由的堡壘」,更承諾刻立碑文於校園。話音未落,港大校內再掀起連番風波。院校自主,不單指學術研究應免受政治干預,亦指校園空間不應受政權蠶食。警方是政權機器,當警察可以隨意進入校園,即意味政權可隨意介入大學的事務;若然政權可以隨意介入大學事務,大學尚有何自主可言?學術自由又能得到甚麼保障?港大之日常研究及運作已屢遭外力干預,而廿六號晚一隊隊警察操進校園,更已達喪心病狂的地步!若我們容忍此事發生,政權只會更肆無忌憚侵凌港大!

我們在此重申:

一)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必須清晰交代成立「香港大學檢討及改革專責小組」的時間;

二)參照港大過往的檢討慣例,「香港大學檢討及改革專責小組」必須就提交改革報告訂立期限;

三)香港大學校方必須清晰交代容許警察大規模進入校園範圍之決定及原因。

校長馬斐森稱,他不熟悉香港政局,未能作出判斷,卻相信李國章之連篇大話,容讓李氏肆意抹黑學生。對此,同學深感痛心。縱然師生間之策略有所不同,但面對各種有違事實的無理抹黑,我們呼籲教職員不要再保持緘密,請與我們並肩作戰,攜手衛校。

香港大學罷課委員會

二零一六年一月廿九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