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府應以公民教育處理校園港獨問題

2016/8/29 — 12:14

【文:程兆成】

特首梁振英早前提出學校宣傳港獨不是言論自由問題,強調學校沒有討論港獨的空間。梁特首的主張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對於前者,筆者是同意的。在學校內「宣傳」任何政治主張其實並不合宜,因為宣傳意味著單向的訊息推廣,而不像「教育」會有其他的立場、多元的觀點、不同的理據供學生充份機會去思考、分析,在老師專業的帶領下討論,從而得出自己的立場和價值觀。在這裡要釐清,學校不宜宣傳政治,並不等於學校不宜教育政治。教育不應涉及政治,豈可淪為政治工具的說法,本身就是對教育理解並不全面的結論,事實上,公民教育的核心就是政治教育。

另外,從執行的層面看,校方若果容許「宣傳」一種政治主張的話,校方亦勢難禁止另一種立場相反的政治主張的「宣傳」,在社會氣氛對立,連成年人也拿掐不準「和而不同」的素養下,貿然容許學校作為政治宣傳的地方,的確會容易令校園陷於失序混亂的情況。

廣告

而對於梁特首強調學校沒有討論港獨的空間的看法,似乎是特首過於急切去壓制港獨思潮滋長而未及細想的舉措。筆者以為上述做法不但未能標本兼治,反而平白錯失了教育學生身份認同的機會,屬自行放棄教育陣地的消極之舉。學生在學校不能討論港獨,難道學生不會在其他時間、地點討論港獨?

一般的香港人本來就有雙重身份認同,即中國人和香港人的身份,然而在全球化的世紀,香港作為一個定位為亞洲國際都會的城市,公民的概念,應涵蓋本地公民、國家公民、洲際公民和世界公民(註1)。所以從幫助香港學生建立「多元公民」(multiple citizenship)(註2)的角度看,儘管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與梁特首的說法不同,表示校園可討論港獨,惟必須「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的說法就仍有不足之處。吳局長的方向仍僅停留在建立或重建香港學生雙重身份認同的階段,無意將香港學生定位為「多元公民」,不但未與香港「紐倫港」的國際地位呼應,決定似乎亦有基於政治考慮多於專業考慮之虞。

廣告

 在「國教事件」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諮詢稿》未為香港普遍的民意接受,縱然大陸有「七不講」的文件要求高校老師不談「普世價值」、「公民權利」、「司法獨立」等,但推行包括「世界公民」、「人權」、「主權在民」與「限權政府」等概念的普世性及公民民族主義的教育(註3),將會是香港負責公民教育的老師唯一可選擇的國民教育觀,而這種與一國不同的教育不但體現了「一國兩制」務實、妥協的一面,亦正正是當下特區政府需要務實、妥協的地方。


(註1):梁恩榮、阮衛華著(2011):《公民教育,香港再造!迎向新世代公民社會》,香港,印象文字、香港基督徒學會,頁29。
(註2):同上。
(註3):梁恩榮、阮衛華著(2011):《公民教育,香港再造!迎向新世代公民社會》,香港,印象文字、香港基督徒學會,頁2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