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府應有政治承擔,而非由警民埋單

2019/7/17 — 13:04

7.14 沙田衝突

7.14 沙田衝突

近日,有建制派議員促請警務處暫停向有機會影響公共安全的遊行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亦有報道指繼1956年雙十暴動戒嚴令後,政府內部研究根據《公安條例》第17E條禁止公眾聚集,實行分區戒嚴。[1] 然而,保障人人可行使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的權利,對社會穩定和發展至為重要。

終審法院判辭指出,「就民主社會而言,最重要的是能透過公開對話和辯論來化解衝突、打破僵局和解決難題,這些自由使上述對話和辯論得以進行以至積極地進行」,「這些自由使市民能夠提出批評、表達不滿和尋求糾正」,「這不僅對行使政府權力的機構重要,對現時不屬公營部門但可對市民的生活造成巨大影響的機構同樣重要」。即使「少數派的意見可能令人不悅、不受歡迎、令人反感或甚至冒犯他人,但寬容是一個多元社會的標誌。」[2]

政府尊重、保障和實現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的權利,有助維持社會穩定。終審法院指出,「為保護社區而防止有人煽動以武力和暴力推翻社會制度的重要性愈高,便愈有迫切需要維護自由發言、自由報導和自由集會等憲法權利,確保這些權利免受侵犯,以維持自由政治討論的機會,讓政府可適切地回應人民的意願,並讓社會所渴望的任何改變能夠以和平方式作出。」[3]

廣告

面對現時局面,港府應有政治承擔,從善如流,積極回應和實施民間五大訴求,包括明確撤回送中條例、撤回暴動定性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而非置身事外,由示威人士、警隊以及整個香港社會為港府管理不善「埋單」。

註:

廣告

[1] 政府回應會「繼續沿用現行需通知警方及不反對通知書的機制處理」。明報〈回應沒計劃戒嚴 保安局:現行機制處理集會〉。2019年7月17日。

[2] 終審法院判辭。梁國雄及另二人 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 (08/07/2005, FACC1/2005)。段2。

[3] 同上。段121。

 

香港人權監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