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殤故事.一】7.21 未被觸摸的殤痕

2019/8/20 — 20:39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文:山地(《Breakazine》前總編輯)】

回看歷史,林鄭如要真想社會回復平靜,政府要修補裂痕;要修補裂痕,必先有真相調查,才能「止暴制亂」。否則被壓下的傷痕,看似復元,卻內裏發炎潰爛,真的萬劫而不服,失去香港。

這是我和朋友所聽到的「港殤」故事。正視「港殤」,爭取「真相調查」,大家都收集這些待平反的故事吧。

#Real_Truth_Now!

【故事一】7.21 未被觸摸的殤痕

廣告

7.21 元朗黑夜,在餐廳廚房工作的蘇先生,可能是第一個被白衣人無差別毆打的巿民。他背上又紫又腫的籐條痕,依然抽打着我們血淋淋的記憶,成為鄉黑毆打巿民的鐵證 —

但警方沒有怎樣跟進,至今只以「非法集結罪」拘捕 27 人,仍未檢控。一切的鐵證只告訴我們,現實是如此荒謬,叫人瞠目結舌。

廣告

✽ㅤ✽ㅤ✽

三個多星期,蘇先生背上的傷痕已然消退,覆述此事,情緒卻仍牽動:那晚他如常於晚上 9 時 30 分放工,如常由 Yoho Mall 離開、沿元朗西鐵站經雞地露天停車場回家。雖然收到流傳說:「有人要教訓黑衣人」,但身穿灰衣、剛放工的他,沒想過會有什麼危險,頂多是些小衝突吧。誰會想到那天竟有數百人聚集,他只因爆了一句「嘩,咁多白衣人」,就被二十多人衝過來圍攻?

他邊跑邊逃邊用雙手護頭,雖然極力解釋自己只是放工路過的巿民,但換來的,卻是極狠的捧打,打得連棍也截斷。尤幸最終有人為他求情,追打的人才散去。這一段經歷,被途人拍下。他事後再看,傷痛才隨憤怒冒升。他不明白為何自己成了過街老鼠;更不明白「為何我 10 時許報警被打傷,警方知道真有其事,竟然不立即行動,讓他們衝上西鐵站打人?拉 27 人,打我都唔止啦!」

「今天,背上的傷痕都幾乎消失;但社會的口,不知何時才能復元。」他說,他沒有嚴重外傷,出院時醫生只給他止痛藥和去瘀膏;回家後才發現被打腫了的腿舉步維艱,今天才能行動較自如。「但我最傷的,是心。」

✽ㅤ✽ㅤ✽

蘇先生在元朗長大,23 年來都感到很安全,雖然知道鄉民粗魯不好惹,但只要不入侵其範圍,相安也無事。「但這次,他們湧了出來,很嘔心。」這種嘔心,是看見元朗鄉黑,以至整個警隊、整個政府,都是如此朽壞腐臭,沾黑了他一直相信的世界。

「破壞信任只要一天。只要一天,7.22 的元朗就變成了死城;以後的十年,一談起元朗,會想起什麼?現在就算政府突然轉死性,回應五大訴求,我們仍可以信嗎?警察可以信嗎?」今天,每次經過西鐵站,他都不安地張望,害怕再有惡意的眼神。

「你們看到這些新聞會激動一時,然後會麻木,漸漸淡忘;但我們這些被打過的,不能,傷口像藏在身體內,每說一次就激動一次!」這種激動,表面是憤怒,內裏是抽痛,背後是一直信任的世界在坍塌裂開。這道劃在香港人的殤痕,誰去纏裹?誰仍在我們的殤痕上灑鹽?

Real Truth Now!
惟有以真相才能止血,以愛才能纏裹,以公義才能修復!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我真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