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殤故事.二】為守護良知的聲音,我們要去到幾盡? 為消滅巿民的聲音,政府為何要去到咁盡?

2019/8/22 — 18:32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文:山地(《Breakazine》前總編輯)】 

連儂牆不單滿是我們的聲音,更染滿了鮮血。上星期訪問了連儂場被打至斷手的蔡先生,心裡震撼,他不為自己受傷而憤怒,只為年輕人痛心。「因為他們是香港的未來」。

我們在上的,卻在毁我們的未來。
請保存人性,REAL TRUTH NOW !

【故事二】手臂上的三根釘痕

廣告

「被人打,我唔嬲;但看見後生仔被打了十三拳而不還手,我個心,就痛死。」
ㅤㅤ— 7.11 大埔連儂隧道手臂被打斷的蔡先生

6.12,雨傘運動被毁的連儂牆在金鐘政府總部復活。7 月 2 日再被拆除後,在各區遍地開花,其中大埔墟港鐵站附近的通道更變成「連儂隧道」,延綿數十米,鋪天也蓋地。假如每一張紙都能發聲,巿民的呼叫,真如誠哥所言,是震耳欲聾。

廣告

只是,在強權下,民眾聲音也很脆弱,隨時被滅。7 月初,不同地方的連儂牆先後被破壞;奮力守護的巿民,也被打傷。7 月 11 日的晚上,在大埔連儂隧道,就有街坊被所謂「藍絲」打至手臂骨折。

「左邊手臂打斷了三節,醫生打橫鑲了六粒釘,打直插入一枝大釘。」他是蔡先生,65 歲,退休前是中港司機,受傷至今一個多月,傷口仍刺痛着。

✽ㅤ✽ㅤ✽
那晚七時許,他在港鐵站的唐記買飯吃,吃罷走到連儂隧道,看見一個女學生和女街坊被一男子推撞,就衝上前問「發生什麼事」。誰知那男子就一拳湊過來,他立即還擊,冷不及防後面又有另一人揮拳相向。這樣來來回回,就被人湊了六七拳,手臂打斷了也不知道。

「其中一個大隻佬起了底啦,紮鐵的、住沙螺村的。」這個紮鐵的,第二天也來破壞連儂牆,街坊舉報他傷人,差人只把他帶走放人;第三天又來了,又報警,差佬又把他放走。之後,更有旅遊巴士車 300 多人來,公然大肆破壞,還放下花牌,留下「壽終正寢」的殺人警告。

這段日子,警方選擇性執法已是昭然若揭,民間自救的方法,是撕一貼百,破了又再重建,脆弱如蛋殼卻又鋪滿高牆。「要認老了,不能硬碰,像以前一樣打架。我這三十多年來都沒運動,只顧搵食養大仔女,現在只是皮包骨。」蔡先生被打後,刻意蓄鬚,不再染髮,退回一個銀髮族的位置。「被人打,我唔嬲;但看見後生仔被人打了十三拳而不還手,我個心,就痛死。」

✽ㅤ✽ㅤ✽

蔡先生由外型到說話,都流露出一種江湖兒女的俠氣,「我以前真係大佬,百多個手下,生了仔女後不幹了。」經歷過六七暴動,在江湖打滾過,他很清楚現在的抗爭者,再勇武也是太斯文,鬥不過今天政警鄉黑黨的惡勢力。

「雨傘時,我在電視見到學生被打,太粗暴了。以前仍未退休,今天就要出來睇住。」6 月 9 日起他就天天出來,想保護學生;6.12 那天,他在政總親眼看到警察怎打學生,太聲斥喝防暴警察,發現他們沒有戴委任證,有些聽不懂廣東話,部分速龍部隊穿的鞋,跟解放軍穿的一樣。「現在是黑暗到亂晒大籠,無法無天。反而六七暴動時,差佬唔敢亂來,因為真係有人會搞差佬的家人;但大學生不會這樣傷害人,只會被傷害⋯⋯」

說着,他打開電視看港台直播,說孩子自從 6.12 起就憤然切斷了 TVB。現在的他,因受傷了不能外出支援,天天看着電視電話共四個屏幕的直播,等到沒事才停;停了又睡不着,憂心至天亮。「老婆說我太迷,人變得很沉鬱。冇計,他們是香港的未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