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澳辦口中的深層次矛盾

2019/9/4 — 15:59

中國國務院發言人楊光,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中國國務院發言人楊光,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在周二記者會上表示,這次風波折射出香港社會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已經到了必須高度重視並採取有效措施加以解決的時候。他希望大家聚焦在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根本問題上,獻計獻策,共謀解決之道。

筆者並不知道中共高層過去有幾關心和掌握到香港一般人的苦況,但楊光的講法,反映中方並不知道(或沒理會過)香港有識之士一直以來的努力和付出。以房屋和土地問題為例,出謀獻策過的有心人便不在少數,但香港政府呢,總以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廢話抹煞這些提議。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為了照顧既得利益者,視市民 — 尤其是年輕人 — 的居住權、發展空間和機會等如無物。

在去年的土地大辯論中,本土研究社便指出,不少位於市區的軍營用地,以及部份面積龐大的新界軍營,約有 300 至 400 公頃,若重新規劃發展,最多可興建數以十萬計的單位。本研社更強調,不少軍營已閒置多年,發展軍營是從城市規劃的角度出發,而非要削弱國家主權。從軍事戰略的角度看,既然解放軍也聲稱,從深圳灣體育中心出發,抵達香港只需 10 分鐘,所謂實際的防務需要 — 正如田北俊所言 — 根本有限,那為何不能從 2,700 公頃軍事用地中釋放一部分出來紓解香港人之苦,以實際行動展現中共的善意和解決問題的決心呢?

廣告

當然,要妥善處理土地問題,還香港人一個合乎公義的宜居城市,不能不放棄偏袒和縱容商界的房屋政策,不能不大幅修正規劃嚴重失誤所造成的種種弊病。規劃署前助理署長伍華強就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提出過一個包括四個元素的「終極方案」,能否有效實施,視乎北京取態。

根據伍先生分析,要撥亂反正,徹底解決遺害社會、由極少數人壟斷的土地「煉金術」問題,政府不需引用任何法律,只需以「批租人」的身份,修改土地管理政策。政府可行使普通法下賦予土地業主的權利(即 Landlord’s Prerogative),行使不續租土地予囤地者(土地承租人)的權利,迫使擁有大量農地的「地主」提早退租,把農地業權歸還政府。「新界農地全退租或到期後,總共面積應不少於八千公頃。收回土地後,政府便有空間及機會,為新界訂定全面發展、環境復修、以及保育策略,重新全面規劃土地用途,全面提供大量房屋,改善現時受破壞的自然環境,促進經濟發展。」

廣告

換言之,要對症下藥,治理最為港人詬病的房屋問題,不是沒有辦法,視乎中共高層是否認真對待港人訴求,以促進其福祉為大前提,扭轉社會極度不公平的經濟結構和制度。別忘記,一般香港人向來很抗拒示威中有暴力場面,但今次反送中抗爭,黑衣幪面客的激進行為,並沒有觸發民主派及其支持者的割席潮。這反映一般市民對政府和建制派的斑斑劣行,對議會的監察功能被廢武功,已去到忍無可忍的地步。有感於被剝奪各種政治權利,以及分享不到經濟成果,所受的傷害跟受到暴力施虐相類似,在一般市民眼中,示威者對準政權及其幫兇的攻擊(底線是不傷及無辜),其實是一種「以暴制暴」的行為:以有限武力對抗政府和警察無日無之的惡。

只有追求善治的政府,方得民心,從根本處化解社會的怨氣和戾氣,在問題(其中一個)源頭開始「止暴制亂」。可是,情況毫不樂觀。習近平昨天(3 日)在黨校培訓班上講話,主張發揚鬥爭精神,指當前中國面臨的重大鬥爭不會少,包括港澳台工作在內。而港澳辦昨天提出三點意見,第一點是特區政府包括行政、立法、司法機構,以及社會各界都要切實把「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作為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務,點名要對付暴力犯罪分子。港澳辦強調,圍繞修例事態已變質,少數暴徒旨在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奪取管治權,將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

由此可知,他們和一般香港人的理解相距甚遠。中共最關心的是自己江山,一心要回復社會秩序。市民福祉遠遠比不上國家利益那麼重要。港澳辦另一發言人徐露穎便指,中央會繼續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保持發展大局。一系列便利港人在內地發展的措施,例如大灣區,能增添新動力,青年人有更多發展機會。但這個劣幣逐良幤 — 讓聽話的人不管多無德無能也獲得好處,有主見者不管本領多高也會受打壓 — 的體制所支撐的發展方式,不就是香港政府過去一直全力在做,終令香港百病叢生的禍首嗎?若中共高層所提出的藥方(徐露穎口中解決問題的金鑰匙),正是導致香港弄到如此田地的深層次病源,那香港人又如何可以對回復「正常」抱有任何希望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