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何曾入校?何不全港禁談?

2016/8/24 — 10:24

其實誰都知道,用壓制的方式根本不可能生效。最多只能令老師為了要的避免麻煩,以一個比較自保的方式處理,避免去跟學生討論這問題。如果有學生在談這件事,難道老師可以即時介入,停止他們不許他們談下去?更大的可能,是學生私下的討論就不管,任由他們談,我不介入,我不理,不關我事,我沒有鼓吹。

那以後是不是要另外加多一個要求,就是老師不能「縱容」學生討論港獨。如此這般,老師要避免有鼓吹之稴,又為了不縱容港獨,學校可以在校規寫明:「不許談論港獨,違者記大過一次」。這就如梁振英所願,港獨在校園內變成沒什麼可以談了嗎?不論校規有否寫明,間間學校都說不可以講粗口,絕大部份老師也會勸喻同學不要講粗口,講粗口可能會受到懲罰,幾十年來都是如此,但校園就真的沒有人講粗口嗎?講笑!如果有學生因為經常講粗口而被踢出校,去到教育局,大家知道一向是會如何處理嗎?「有冇搞錯,講粗口也踢出校?」學生去到教育局,如果未年滿十五歲,不還是要麻煩教育局幫他找學校。對那些因為行為問題而被踢出校的學生,最慣常的做法,還不是要求學校通融。梁振英對這些,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現在已經有辦學團體發出指引,說不容許港獨思潮在校園內散播。憑常識都可以判斷到,根本在一般情況下,老師不會主動提出港獨跟同學討論,為老師的不可能不評估事件的影響及家長可能的反應。所以,所謂「港獨入校」至今仍只是個假的命題。梁振英另有所圖而矣!

廣告

一旦學生談到港獨議題,老師參與討論就有可能誤觸地雷。但什麼是討論?什麼是散播?什麼是縱容?什麼是鼓吹?對於學生的行為,例如講粗口,校規還有可能定下一些較為清晰的界線。但對於學生的思想、立場、傾向,例如是否支持港獨,是支持民主黨還是共產黨,學校是否可以作出懲處?這明顯是一個思想及信仰自由的問題。

吳克儉心知肚明,這些根本沒有絕對的界線,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搞出一份沒有爭議的指引出來。留了這個白,可能政府在處理上就可以有更大的彈性和空間,也可以對教師構成一種無形的威嚇,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搞一搞文字獄。

廣告

所以,結果真的是可以想像到的,學生自己的討論,老師一概不理。如果同學在功課中談到這個問題,便給一些模棱兩可,不着邊際的回應。令沒有人能清楚證明老師是在鼓吹,或散播,或縱容,那便萬事大吉。

要學生完全不談港獨?政府可以控制所有傳媒機構,不容港獨議題出街嗎?又或者關閉Facebook可以嗎?或許也可以考慮未滿16歲不許上Facebook?梁振英及政府那班高官,真的以為學校是學生談論這些議題的主要場所嗎?

到了今天,說要禁談港獨,無異於埋首沙堆。

說到㡳,是甚麼令港獨議題變得成為一個對青少年充滿吸引力的政治想像?如果繼續用這樣的方式行一國兩制,下一步可能要考慮禁止在所有工作場所談論港獨。要公司的老闆及行政人員對此負上責任,有可能會被取消公司註冊或其他專業資格。

到時,梁振英這一類人是否也可以出來說,「一般公司內部的規定都比法律嚴格,員工在公司內行為不檢,對其他人構成滋擾,不聽從上司指示,都可以成為炒魷的理由」;或者說「工作處所是搵食的地方,港獨沒有什麼可談」。

搞這麼多花樣,根本只是做俾阿爺睇。解決不了甚麼問題,還要製造更多新的問題,這就是梁振英的一貫作風。可能也是港獨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的其中一個原因。

為何不想一想,可以如何把一個兩制搞得更好、更成功、更有吸引力,那時「港獨」還會有市場嗎?當權者常常把一國兩制說成是充滿天才的創造,為何竟然好像越來越敵不過「離經叛道」的港獨?為何不想一想如何可以把「天經地義」的九七回歸及一國兩制落實得更好一些?

捨本逐末、倒果為因,對著影子打空拳,這就是特區政府。梁振英說:「學校的校規比法律嚴格,講粗口不會被拉上法庭,但在學校講粗口,則可能被踢出校」。依據同樣的邏輯,市民是否可以這樣說:「對政治領導人的要求及標準比一般人高。解決不了問題,還要製造問題、挑起對抗,是不是早就應該被轟下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