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與自決受挫之後

2018/2/2 — 14:14

執筆之際,周庭(港島)因香港眾志主張民主自決而被當局取消(DQ)參與立法會補選的資格(中共目的當然是封殺香港眾志這個組織及其成員未來從政之路,只是敢做不敢認)。另外,劉頴匡(新東)因曾經主張香港獨立及聲稱獲得先前被DQ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支持而被DQ;陳國強(新東)同樣也因曾經主張香港獨立而第二次被DQ。三人被DQ,足證政府違憲違法公然扼殺他們的被選舉權,以政見為由禁選,令人相當憤怒。時至今日,雖然區諾軒(港島1號)、姚松炎(九西1號)、范國威(新東6號)、司馬文(建測規園2號)四人已經順利獲得選舉主任確認參選資格,但選舉主任或有可能隨時在競選期間DQ他們(尤其是區、姚二人),令他們如坐針氈,芒刺在背。我當然必定全力聲援及協助四人力挽狂瀾,旗開得勝,全取四席。不過,即使他們當選,也改變不了政治困局,而且DQ的傷害已經由香港傀儡政權親手造成,所以我們必須認真思考本土民主運動的前路。

2016年立法會選舉報名期間,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DQ,你不反對,因為你不贊成港獨。2016年立法會宣誓期間,梁頌恆、游蕙禎被DQ,你不反對,因為你不贊成本土。2017年,梁國雄、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被DQ,你不反對,因為你對原則派厭惡,對民主派失望。2018年,周庭、劉頴匡、陳國強被DQ,你不反對,因為你對自決沒有感覺,更對港獨深惡痛絕。你覺得他們很愚蠢,自己很中庸,認為一國兩制的風光獨好,守得住,先賺錢,講大愛,不搞事,口講守護公義,心裏卻恥笑他們都是咎由自取,出得來行,預要還。但有一天,當傀儡政權要DQ你的信念、價值、自由、人權,甚至把你從選民名冊上除名,把你戴上高帽,寫上「無票劣等賤民」,到時候就已經再沒有人為你說半句話、流半滴淚了!換言之,你如何在港獨、本土、自決、民主、普選、反共、自由、人權、法治當中挑三揀四,取此捨彼,作為自己奉行的信念,在獨裁者心目中,根本完全沒有分別。他會奸笑一聲,羽扇綸巾,再判定清除你這種人的先後順序。紅線隨時變動,沒有安全地帶。如還不信,互相攻擊,親痛仇快,自我陶醉,你只會死得更快。

香港人,醒醒吧!當林鄭月娥已經清楚講明「政治意識形態」是DQ的理由,亦即表明專制政權可因「政見」而DQ參選人,無視這套說詞根本欠缺任何香港法律根據,甚至公然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仍然在所不惜,知法犯法,大言不慚,拒絕認錯,那就等於間接確認了一件殘酷事實:香港立法會選舉已經降格為逼近中國人大選舉級數的卑賤地位!當坊間還在討論「選舉主任是自己判斷抑或受人指揮」、「九西初選民主派裂痕能否恢復」諸如此類問題的時候,層次是否太低?為何不以「反對香港立法會淪為中國人大」作為警世洪鐘,至少喚醒那些沒有裝睡的世人?

廣告

換言之,「反專制、反DQ、反沉淪、要自由、要人權、要法治、釋放政治犯、支援抗爭者、剷除地下黨、我係香港人、港人要治港、我要真普選」應該成為民主派四位候選人的共同競選訴求,堪稱最大公約數。既沒有被DQ的風險,更囊括了民主派及本土派不同光譜的政治訴求。

時至今日,有些人還要砌詞駁斥,粉飾太平;有些人還要大言不慚地聲稱自己根本不需要真普選,真不知民主會值多少錢,政客吵吵鬧鬧,破壞社會安寧;有些人一談到大國崛起和中華民族的時候,就會突然莫名奇妙地精神亢奮,充滿酷愛高大全的翩翩浮想;有些人繼續過著吃喝玩樂、撈錢移民、營營役役的苟且生活,不理世事。他們當中不乏一群髒亂吵臭躁的寄生蛆蟲,不斷吸啜社會資源,視香港為一個有馬桶的大賭場,賭完痾完就走人,嚴重破壞香港下一代的生存環境及發展機會,給下一代灌輸錯誤的價值觀。這些人為數不少,我也認識不少。他們正是香港社會的癌細胞。如不及早診斷和治療,這些癌細胞將會擴散至香港每個角落,變成絕症,回天乏術。

廣告

當今世道,藥方是甚麼?對於事實細節的全面深入認識,對於國族觀念的全面深入分析,對於自由與穩定對立悖論的全面深入思考,對於香港歷史與人權價值的全面深入探討,對於自私自利和自欺欺人的全面深入反省。癌細胞的出現,往往始於無知,終於自私,所以我們應該先以開放心胸與知識實力逆轉閉塞與無知,才能從源頭上逐步扭轉癌變現象。在知識傳播碎片化、圍爐化、小眾化的網絡時代,如何突破同溫層,如何跨越回音壁,更是大家必須思考與行動的嚴正課題。

在組織方面,我們大可維持目前不同光譜政團林立的格局,放棄追求抗爭陣營的大一統(一個政黨、一個領袖、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兼容左、中、右、兩制、自決、本土、獨立,開拓新票源,各做各專長,做事要細緻,形象要鮮明,公義要守護,民心要貼近,存異而互信,兄弟常溝通,登高再一呼,團結抗專制。畢竟在香港本土民主運動路上,立法會選舉只是當中一個很小的環節,公民社會、公民自省、公民商議、公民啟蒙才是更值得認真努力的重點。因此,大家千萬不要一葉障目,見樹而不見林。港獨派、本土派、自決派政黨及成員,即使因為暴政肆虐而暫時無法參選,暫時爭取不到議席,但卻有了全港公民社會的廣闊天地。年輕世代進入不了立法會,但卻大可留駐社會每個角落,身體力行,以社區為本位,關懷民生,自覺覺他,排毒啟蒙,同樣可以大放異彩。目前的每艘大戰艦更可分成多艘小飛船,低調高調不拘一格,而且經常靈活變化,務求不斷增加共產黨的應付成本,不斷增加民主派的自我修復能力。現在不是進攻階段,未必用大旗艦;現在正是防守階段,應活用小飛船。箇中深義,留待大家各自領會。

在防諜方面,與其不斷疑神疑鬼,我奉勸大家應該冷靜下來,放下成見,按照自己的狐疑,作出細緻而深入的考究,不要為了某種自私目的,或者對細節無知,因而妄下斷語。蔣介石當年在大陸因輕率而被滲透,在台灣因矯枉而又過正,兩者都是前車之鑑。後者的神經質態度足以令香港民主派樹立一面高牆,喪失一整代香港人。對於某些人無法即時接受的自決或獨立主張,好應用平等溝通的態度跟年輕人剖析自己的想法,虛心聆聽年輕人的想法,不是用上對下的譴責態度把年輕人標籤為鬼,自以為是。只要大家張開眼睛,親自到大學校園了解一下,就可以了解到獨立思潮已經蔚然成風。我奉勸大家打破世代鴻溝,好好親身在地感受及了解一下。

我常用一個比喻來說明共產黨的統戰和諜戰:雞蛋。把一隻生雞蛋打在碗裏,蛋白包圍蛋黃。蛋黃的某部分有霉菌(共產黨收買的奸細),不代表其他部分都有毒。這時候,有些人不分青紅皂白,拿起筷子,攪拌起來,變成蛋漿,無從識辨,然後聲稱必須全盤丟掉。這是很不智的,因為這樣只不過是樹立起一塊跟自己對抗的龐大對立面,築起一面高牆。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精密觀察識別,挑出有毒部分,絕非整隻遺棄,全程小心翼翼。日本人處理河豚也是用這種方法。同時,我們必須注意霉菌滋生的客觀環境(金錢利誘正是間諜溫床),避免目前無毒的部分未來變成有毒,因此必須呼籲年輕人不要吃政治飯,必須好好求學就業,在政治以外的領域打穩事業基礎,在經濟自主自立的前提下,持續追求政治夢想。換言之,把生蛋打在熱鍋上煎熟,蛋白和蛋黃即可輕鬆分隔,大部分霉菌也可被殺光。當然,年輕人需要時間、精力、機會,但不要急、慢慢來、好好做。未來始終屬於年輕人。

在論述方面,大家不妨放下成見,想想以下觀點:

(一)如果中共不倒臺,維持一黨專政,繼續干預香港,真普選、自決、港獨都難有可為,大家猶如置身漫長的黑暗隧道中緩慢前行,只不過是爭論前方遠處的光明點是甚麼而已,但放眼現實,大家都是同樣遭受專制政權的打壓,而且日益嚴重。我們現在能夠做的就是:防守、耕耘、溫存、待命。堅持不懈,信念不屈,百折不撓。

(二)一旦中共倒臺,大家現在已經準備好怎麼做了嗎?如果屆時中國民主了、自由了、法治了、令人放心了,香港人可以認真考慮加入聯邦,實現聯邦自治;如果屆時中國混亂了、內戰了、專制下去了、令人憂慮了,香港人可以認真考慮獨立建國。但是以上統統都是建立在一個必要前提上:中共倒臺,俗稱「支爆」。

(三)我以「支爆」作為界分標準和先決條件,相當重要,可以盡量避免違法爭議。道理很簡單,「支爆」意味著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共產黨邪惡政權和所謂法律都已經不復存在,或者至少喪失執行實力,這樣就根本沒有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法律的問題了。香港人現在就應該對於將來不可能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法律的事業,好好開始準備。有些人現在提出決戰時刻(5年之後、10年之後、2047年),依我看來,其實都不應該是啟動的先決條件。我們千萬不要落入中共現在設定的即時違法圈套。啟動的先決條件應該設定為「支爆」,或早或遲必定出現,正如太陽必定升起一樣。大家要有堅持下去的耐力和勇氣。

(四)「支爆」之後,應該由香港人「自決」,但「自決公投」只是政治程序,不是政治狀態。所以「支持自決公投」不應該是政治人物論述的盡頭。他們應該提出區分不同情形的「理想政治狀態」方案,而上面所言就是一個例子。畢竟,上面的話是否周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已經開始思考和開始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