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去中國化?反思國民身份的去向

2016/8/24 — 15:10

【文:栩晉】

自國教一役,香港市民與政府及中央政府的關係漸漸撕裂,「米字旗」高揚示威場地,「港獨」聲音響遍全城,「去中國化」亦如雷貫耳。對此,港澳辦前主任魯平高聲斥責鼓吹「港獨」者是傻瓜,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則為「米字旗」重現而感痛心。站於個人立場,筆者絕對反對「港獨」,亦贊成「米字旗」已完成其歷史使命,讓它在博物館「榮休」,應是最好歸宿,但筆者對「去中國化」則有所保留,更認同其有可取之處。

在此,筆者欲先澄清「港獨」與「去中國化」的分別。「港獨」鼓吹「香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及政治版圖上分割出來,不再受中央政府支持及管轄,並與「中國」分庭抗禮。「去中國化」即「香港」仍於「中國」版圖內,在保留本土文化的前提下,理性面對由中國的主流價值帶來的衝突,多溝通,重反思。總括而言,「港獨」帶來「中港對立」,「去中國化」則是藉「討論」和「反思」,最終達至「中港融合」及「人心回歸」的理想手段。

廣告

筆者以為「去中國化」的合理性及內容,正可從以下兩例作出說明。

在可行性方面,據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於年前所做的電話調查,當中有百分之二十三點四的受訪者自覺是「香港人」,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的則有百分之十二點六。對此,筆者以為選擇「香港人」的受訪者或許忽略了「香港」作為「中國」的客觀事實,並且有可能將「中」「港」作過度的對立處理;選擇「中國人」的則可能因「本土意識」較弱,未能了解「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背景,導致主觀情感上,與「中國」存在較疏離的關係。除此之外,高逾四成受訪者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但都是中國人」,這選擇正好反映「香港人」與「中國人」並非對立的存在,劉銳紹亦以此說明「北京絕對不需要再擔心會出現港獨」。

廣告

回顧中國歷史,「統一」是常態,「分裂」是變態,但儘管如此,一些富含地方意識的名詞,如政治上的「關隴集團」、「南北黨爭」,於各地開設的會館,如「河南會館」、「湘譚會館」等。

凡此種種,都是在「中國」的名義下,保持及維護「本土意識」的文化和手段,既沒有分裂國家的意思,亦能團結地方,產生更大的歸屬感。因此,政治上的「中國人」及文化上的「香港人」能夠,亦應該「共存」。總結而言,講究保持客觀政治上的國民身份,但又保留主觀情感的文化身份的「去中國化」,在「身份認同」和歷史上確有其合理處。

至於,「去中國化」所「去」的內容,正是現在的「道德文化」。

據中大一次有關中港人士的24項印象評分結果所指,港人以為自己僅有「愛國」一項特質,表現較內地人遜色,其餘均較優勝,當中又以「自律」、「重視新聞自由」、「重視言論自由」、「重視平等機會」及「西化」最為突出。綜合以上五項,可見「自律」、「自由」及「平等」等普世價值,正是香港勝於內地的地方。

根據過往經驗,內地人的「自律」意識過弱,如插隊情況事有發生。加上,內地的資訊封閉,對敏感話題的操控尤其嚴厲,新聞及言論「自由」更多受打壓。最後,貪污盛行,官員欺凌更是無日無之,「平等」意念未能植根。總合而言,中國在「普世價值」的表現確較遜色,因此香港人對此多抱不滿,甚至是「鳴鼓而攻之」,強烈表達自己的憂慮,可見「去中國化」亦只是港人希望保持自己的道德水平和文化高地的主張而已。

其實,中國傳統文化所重視的,正是「道德文化」。

古語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三不朽」,三種境界以「德」為重,可見中國人對「德」的重視。歷史上,伊尹的「任」、伯夷的「清」、柳下惠的「和」,均為德之表現,各人亦因而為聖。此外,中國人罵人又以「豬狗不如」、「不是人」、「沒有道理」為最常見,可見「德」之於人的重要性。因此筆者以為「去中國化」的重點在於「承先啟後」,繼承優秀傳統,並與世界接軌,開出自由平等。

縱觀上言,可知「去中國化」實是「離中獨港」及「以中融港」的折衷手段,其目的在於保持政治上的國民尊嚴,但又同時希望保持文化上的道德水平。

在此,筆者希望港人及政府均能冷靜思考,摒棄「非港即中」的二分思維,為「中」「港」的身份尋找更確切的磨合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