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與教師操守有關?

2016/8/19 — 20:05

【文:郭恩成】

近日有團體表示,關注本港有學校教職員於校內散播「港獨」思想,要求教育局嚴格執法,懲處有關教育工作人員。筆者不知道,正當暑假期間學生及老師休養生息時,港獨思潮是否已成主流滲進校園。目前,所謂有老師於課堂內煽動分離思想的指控,根本是缺乏證據底下的片面之詞,但卻對教師的聲譽構成嚴重的打擊,這與當時佔領運動期間,指控教師煽動學生上街示威的情況有點相似。

學校對政治議題感到敏感,或多或少與殖民地年代遺留下來的《教育條例》有關,當中第96及98條對校園政治活動的管制更是十分嚴苛。在舊有條例下,如有學生涉及參與遊行示威、政治活動、勞資糾紛及非法集會,教育署署長可勒令校監或校長開除及暫停其學籍。此外,如署長認為學校裡的訓示、教育、宣佈、文娛康樂活動涉及政治及帶有政治色彩而損害公眾利益並違反課程的話,又或者校園裡帶有政治色彩的敬禮、歌曲、口號、舞蹈、旗幟在學校裡出現,當局亦可以作出同樣管制。由此可見,六七暴動後,為打擊激進左派思想在校園裡散播,殖民地政府絶不手軟,但亦因為這樣,教育變得去政治化,人人害怕在班房討論社會議題,即使健康的政治討論亦無法在校園裡進行,有丁點兒政治便神經過敏。

廣告

但隨著九十年代政府銳意推行公民教育起,上述條例有關取締政治思想及活動的字眼經修訂後已刪減並廢除,其殺傷力大大減弱。現時98條有關規管損害性質活動的條文中,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只能「可就任何學校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方面,向該校的管理當局給予書面指示或其他指引,以確保該等資料或意見並無偏頗」,不能因政見不同及學生參與社運而開除學生學籍或停學。

公道一點說,回歸後,學生能參與政治活動的機會及空間確實比起而往多,享有更多自由。然而,這並不表示,當局不能規管政治思想在校園滲透。其中條例84(1)(m)指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對在學校傳布或表達顯然有偏頗的政治性質的資料或言論的管制」訂定條文,很明顯,條例是適用於現時各界所關注的「港獨」議題。港英政府訂立這些條文後,即使佔領運動大規模爆發,當局從未引用過這些條例對學校進行政治審查,但這亦不會表示教師或學生討論時事議題時,不會誤中地雷。

廣告

1997 年5月,當年的立法局議員亦即現任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曾提出修訂草案,撤銷上述條例中授權教育署署長有權禁止學校傳播表達政治性偏見的言論,但在23票贊成及27票反對下,議案不獲通過。當年,她認為,條例賦予當局有很大權力,政府能全權決定什麼屬政治性偏見。如套用當年陸恭蕙的邏輯,今天,如學生話劇創作及學生刊物含有「本土」、「自決」、「自治」、「獨立」等敏感字眼或訊息,當局感到有偏頗成份時,已可介入並抽查相關內容,並有權決定並解釋何謂「傳播」、「傳布」或「表達」有「偏頗的政治性質的資料或言論」,而問題亦隨之而來。

如有通識科老師於「今日香港」的單元中講及中港矛盾而提及到本土主義時,這會否構成偏頗地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又或者,如有老師於課堂內講授「平反六四」又會否等同散播政治偏見?就條例字眼而言,一切皆視乎當局的觀感,即使老師解釋一個簡單的概念,如社會學裡所講的「國家」(state)或「民族」(nation),班中有學生運用批判思考,討論概念是否適用於香港時,這會否構成當局眼中所想的傳播偏頗的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呢?我相信,這正是前線老師所擔心的地方。

政府是否需要另行立法禁止港獨思想在校園散播?看來不必,正如,謀殺是違法行為,我們並不能隨便說因為社會近日有兩宗謀殺案便嫁禍給學校老師說是他們教唆人犯法,而需要驚動社會各界對一個偽命題作出關注,甚至借機會怪罪前線教師,有損業界的聲譽。

正如上述所言,現時的條例及制度行之有效,已經能足夠杜絶港獨思想在校園散播,我們毋需過份恐慌成為驚弓之鳥。

 

作者簡介:為香港公開大學教育及語文學院高級講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