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鐵不務正業 無藥可救 立即回購

2018/8/31 — 13:44

工黨圖片

工黨圖片

【文︰李卓人(工黨副主席)】

港鐵沙中線工程項目接連出現工程問題,紅磡站、土瓜灣站、會展站連續被揭偷工減料;然後出現土瓜灣站周邊和會展站出現沉降,但卻刻意隱瞞數據。除了西鐵線元朗站,東鐵線大圍站附近的高架路段、以及輕鐵天榮站均被傳媒揭發,懷疑因為鄰近港鐵住宅發展項目打樁而出現沉降問題,社會對港鐵工程安全的信心,陷入前所未有的低點。但港鐵的工程醜聞已經不是第一次。

記憶猶新,張炳良在港鐵行政總裁韋達誠要求下,合謀隱瞞立法會高鐵通車延誤問題。後來韋達誠因高鐵工程延誤而被迫辭職,張炳良則背負隠暪污名。而高鐵通車最終延誤三年,超支200多億,但2014年底竟敢堅持說能在2015年完工,簡直當香港市民儍瓜,可見港鐵管理高層的傲慢。而到沙中線醜聞,港鐵完全沒有吸取教訓,態度囂張更甚。

廣告

當然港鐵最為香港人所垢病的是忘記初衷。在營運鐵路方面,雖則年年賺大錢,但仍然年年放肆加價,自兩鐵合併以來所謂「可加可減機制」都是有加無減,令市民承受沉重交通費用,生活苦不堪言;再加上事故頻生,造成混亂,交通延誤。種種表現,讓市民看到港鐵只顧牟取暴利,卻未有完善管理鐵路系統,做好維修工作,對公共服務的本份棄之不顧。

港鐵不務正業 撈埋內地物業炒賣

廣告

連串問題反映港鐵已蛻變成為龐大異形大怪獸,經營本地鐵路業務,只是變成港鐵繼續可以全球投資膨脹的踏腳石。除在香港大搞物業發展外,更擴張至投資內地的地產項目和海外的鐵路經營管理。甚而有高層因在內地涉及貪污而被辭職。從香港人的角度來說,港鐵嚴重傾斜去投資內地和海外業務,實在是利之所至,不務正業。

事實上,按港鐵財務報告顯示,港鐵在2017年的經營利潤,有大約百份之十五的收益是與內地物業發展和境外鐵路發展相關,達32億,當中內地物業發展的盈利已高達23億,竟比香港的物業發展收益11億還要高。再看港鐵的受僱人數,香港僱員17,524人,而海外高達10,781人,即海外僱員數目佔總僱員數目已經接近四成。海外僱員數目在十年前僅是1,646人,近十年間數目暴升六倍之多。以此觀察,港鐵已成為政府投資萬能Key,將來我敢斷言特首為求完成政治任務,港鐵不久將來還要用作投資一帶一路的基建和物業發展。

即使是本地業務中,亦僅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收益是來自於本港鐵路服務的業務,數目為75億;但另外總數達107億,分別來自「車站商務」、以及「物業發展」和「物業租賃及管理」三個項目的收益,合共佔總收益超過百分之五十,可見物業租務等收入,與本港鐵路服務的主次經已完全顛倒。

圖表來源:2017 年港鐵年報

圖表來源:2017 年港鐵年報

在鐵路本業收益已佔少數的背景下,我們代入港鐵高層的思維出發,自然捨難取易。反正來自車站商鋪、廣告、商場、辦公室等豐厚收入,已可令港鐵做靚盤數,向外國和大陸發展業務又可以擴大商業版圖,足以向股東交代;那麼維持鐵路工程和服務質素的重要性也每況愈下,港鐵種種延誤、信號系統出錯、車站設施事故,對市民來說已經是尋常新聞。更何況鐵路的本業隨住十多年前兩鐵合併,已取得壟斷地位,即使年年加價,市民也難以有其他選擇,只能被人撳住嚟搶。

港鐵傾斜地產財團利益 出賣初衷

港鐵結構上是75%政府擁有,餘下股權雖然名義是小股東擁有,其實是投資經理控制,大財團從後操縱。這情況在港鐵董事局的成員名單中亦反映出來。除政府高官外,大家不難發現董事局成員都是香港的權貴階級,是眾多利益集團的代表。港鐵的發展模式直接影響眾多地產上的利益,大財團絕對不會掉以輕心,必有其代理人看管。而政府會代表普羅大眾作監管嗎?其中為何連一個民選立法會議員都沒有?港鐵黑箱作業,政府沒有履行代表市民監管的責任,使港鐵變成獨立王國,口講服務市民,實為大財團謀取利益,出賣港人的交通需要托付,淪為地產炒賣工具。

有連政府也怕幾分的權貴董事局,就有跋扈囂張的管理高層。對於行政總裁級的高層,他們的真正老細是權貴董事局,不是市民。他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做好盤數,年年暴利,就能保證他們的千萬高薪。行政總裁2017年的年薪便是一千四百多萬。什麼市民利益、工程管理,只要不出大問題,高層便自然平安過關。董事局只睇盤數,立法會監管就隔一重,再加上保皇黨必反對用特權法查港鐵事務,港鐵管理高層就更可肆無忌憚。

回購港鐵 切斷商業利益

要解決港鐵的結構性缺陷,就必須大刀闊斧徹底改革,斬斷港鐵營運中的商業利益,恢復為以公眾利益為先的公營機構。其實早在港鐵私營化時,我便指出私營化所引發的結構性問題。在2006年6月8日立法會大會辯論港鐵合併條例草案時,我便已發現狠批私有化:「職工盟一直反對公營交通服務私有化,因為將來一切便會以謀利為最高 目標,市民利益便一定有所犧牲,盈利一定比民生利益重要,這是不用問的, 我擔保一定會是這樣的。如果它不是這樣,不是以盈利為最高目標的話,便會失去了私有化本身的基礎,亦對不起股東。它將來一定不會對不起股東,只是會對不起市民而已。」

因此,要解決港鐵霸權問題,就要回購港鐵,將港鐵恢復為一個公營機構。但當然公營機構在官商勾結下,也不一定會以服務市民為先。因此第二步就是將港鐵的機構管治,注入一定程度的民選立法會議員監察。票價方面,藉由現在的可加可減機制,改為由立法會審議。這亦是我在2006年希望提出的修訂,可惜未能得到立法會主席同意提交立法會辯論和投票。

港鐵沙中線醜聞、高鐵超支只是表面病徵,實在港鐵管治已經無可救藥,必須完全徹底改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