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鐵隱瞞「裂車」 UGL捲入疑團

2016/7/23 — 13:25

傳真社在7月5日揭發新加坡地鐵與中國南車四方合謀秘密回收35輛發現裂紋的列車前,多番向港鐵和港府追問是否知悉事件但不得要領,7月13日港鐵終於派出常務總監金澤培會見記者,改口承認港鐵早於2014年知悉星洲地鐵裂紋事件,但被質問為何依然讓南車四方在2015年通過資格審查並購入93列市區列車時,提出兩項似是而非的解釋:1. 「當時當地政府指輕微裂紋不影響行車安全,其後星洲政府亦繼續向南車四方購車。」2. 「港鐵所訂購列車與星洲地鐵從設計至材料均不同。」

南車四方供應新加坡的 C151A 列車出現質量問題,並非只因單一組件出現毛病,不但列車的結構組件,包括位於轉向架和車身接口的搖枕功能位置均有裂紋,更有電池在維修期間爆炸、乘客座位旁的玻璃無故碎裂等多重問題。這顯示南車四方從組件採購到車體組裝都出現一連串漏洞,明顯是質量監控系統失控的根本問題,需要長時間大手術改革才可挽回信心,但港鐵卻毫不猶豫用60億元購入佔全港七成的市區列車。

港鐵兩項解釋匪夷所思,恍如一位金先生光顧燒味餐廳,一坐下來便有好心人提點:「鄰座李先生剛發現叉燒飯有曱甴需要更換」,但金先生二話不說點了燒肉飯還打包十盒拿回特首辦,理由是伙記告訴他廚房絕對衛生,燒肉飯不同叉燒飯,兼且旁邊李先生看不出屙嘔肚痛,還多點了一碟油菜繼續吃。至於李先生與餐廳老板達成甚麼協議要對曱甴叉燒飯保密,不通知食環署又不通知顧客,油菜是否半價贈送,金先生一概不聞不問。

廣告

審查不符常識  違反專業規範

如果這位金先生是以自己荷包和健康作賭注,旁人沒有置喙的餘地,但拿燒肉飯給特首辦食用恐怕會被視為靠害。同樣道理,港鐵用乘客資金購買列車兼要向全港市民安全負責,若然以低於常識標準的態度來審查供應商資格,恐怕並非專業知識不足而是另有苦衷。

廣告

要破解這錯綜複雜的疑團,非要回看2014年10月:四件大事同月發生,耐人尋味。

首先是特首梁振英在10月8日被澳洲傳媒揭發與澳洲UGL公司簽訂秘密協議,透過提供顧問服務、協助挽留員工、不作競爭等安排,換取5,000萬港元報酬,全部款項均在上任特首後收取。

其二、港鐵突然叫停已經招標14個月,準備公佈招標結果的港鐵市區綫列車翻新工程。當時行內預計UGL是中標大熱,估計合約造價最少30億港元,而UGL正競投的另一批外判列車維修合約亦同時被叫停。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叫停項目疑與廉署調查港鐵招標程序有關。

其三、港鐵宣佈招標購買新市區列車,計劃2015年1月向入選承辦商邀標,預審過程不設工業諮詢,最終結果是港鐵在2015年7月向南車四方用60億元購買93列車(每列8卡車),平均每列車卡800萬元,比原來預算低三成。

其四、10月30日,時任港鐵主席錢果豐正式離開他擔任了兩年的UGL非執行董事職位,而這兩年正好是UGL投標港鐵列車翻新工程如火如荼的時期。錢果豐的港鐵主席任命本應於2012年12月屆滿,但梁振英出任特首後,在2012年10月委任錢果豐續任港鐵主席至2015年,而錢果豐續任前一個月,即2012年9月也獲得澳洲UGL委任為獨立董事。

UGL事件爆發 招標策略突變

這四項突如其來的發展究竟有何關連?

須知港鐵翻新舊車與購買新車是截然不同、二取其一的策略。一般市區列車壽命約30年,通過翻新可多用15年,成本約每列車卡400萬元,大約是購買新車的三份一價錢。按此比例,翻新舊車遠比購買新車化算,所以港鐵經過多年評估,在2013年決定按翻新策略進行。由於UGL(它前身為 A. Goninan Ltd) 曾經有協助港鐵翻新英製列車的經驗,加上獲港鐵外判將軍澳車廠的維修合同,所以是中標大熱。

可能有人擔心,在梁振英收受UGL 5,000萬港元報酬被揭發後,若果UGL中標,不但火上加油,更有機會燒到當時被指有利益衝突之嫌的錢果豐身上。梁、錢兩位究竟如何考慮?是否無論翻新舊車的效益有多高,都萬萬不能讓UGL中標?叫停舊車翻新招標項目可以斧底抽薪,但叫停翻新工程便必須購買新車,除非新車是超平價,否則港鐵可能被市民質疑違反公眾利益。

正值2014年,南車四方飽受新加坡裂車醜聞困擾,急於從海外買家取得總包合同以增加業績 。究竟南車四方是否與港鐵一拍即合,不惜以低於市價三份一的標價取得合同,同時方便港鐵就中途改變招標策略自圓其說?

2014年10月發生的四件事實在太巧合,上述推論是眾多可能性之一,而內情可能更複雜。但若果推論屬實,如此折騰的結果有四位贏家:梁振英和錢果豐毋須掉入UGL更深的旋渦,港鐵可以合理化突然改買新車的策略,南車四方可以擺脫裂車困擾。港鐵與南車四方是否有密契,所以在傳真社揭發前不肯透露裂車醜聞?香港人最大的憂慮是港鐵是否對南車四方的資格審查隻眼開隻眼閉,迫市民「享受」質量成疑的列車?若真如此,社會大眾便是唯一輸家。

廉署調查不明不白  港鐵聲譽危在旦夕

即使這套如意算盤屬實,還剩下一條尾巴:究竟廉政公署曾否因港鐵叫停翻新列車工程便終止對招標程序的調查?若果廉署繼續調查,UGL與港鐵、梁振英、錢果豐的關係會否越挖越深?廉署前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離職是否與這項調查有關?

港鐵聲譽在高鐵項目延誤超支後已經跌至谷底,若果市民懷疑港鐵並非把乘客安全和服務質量置於首位,將會是致命打擊。假如港鐵異化為替政要權貴掩飾過失的工具,徹底改組港鐵的呼聲勢必成為社會主流。代表新加坡政府的淡馬鍚公司據報計劃全面收購新加坡地鐵,以扭轉近年每況愈下的營運表現,在公眾壓力下港鐵也許有步新鐵後塵的一天。

為釋公眾疑慮,港鐵董事會仿傚高鐵事件委任獨立專家成立調查委員會,公開招標和決策文件,是今天最起碼的舉措。下屆立法會成立後嚴肅追查,更是應有之義。無論疑團最終可否澄清,有一點可以肯定:香港人未來30年坐上南車四方製造的港鐵列車,將永遠脫不掉梁振英留下的烙印。

 

(原文刊於《明報》2016年7月2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