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游學修:以後人們說你左膠,不要反抗,認了它

2015/5/19 — 13:56

資料圖片:朝雲 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朝雲 片段截圖

【雨傘節開幕禮 學舌鳥阿修發言 筆錄】

JCCAC 雨傘藝術節 開幕禮 學舌鳥阿修發言

JCCAC 雨傘藝術節 開幕禮學舌鳥阿修發表演說;華Dee則表演舞蹈。阿修交代雨傘節本擬邀請學舌鳥表演《日日去鳩嗚》,但他拒絕,決定演說。他戲稱雨傘節就是左膠節,到場的人包括自己,都是左膠。他呼籲我們坦承自己是左膠,並認為左膠的作用,就如經典電子遊戲AOC中的僧侶。兩人分享後神色凝重,提早離去。

Posted by 蕭雲 on Sunday, May 17, 2015

好緊張,我見剛才(有人)戴哂bra的,我沒有那麼出色的演出,就上來「齋up」。主辦單位原先找我們是想我們跳「日日去鳩嗚」,但我們拒絕了,變成在這兒另一種鳩嗚,就是「齋up」,我想他們也很後悔找了我來。我想問主辦單位在哪兒?我想他們現在很害怕。是否很怕我亂說話?不用害怕,先不用害怕,待會兒。

廣告

誰看過「激戰獅子山」,可否舉舉手?Thank you你們。誰支持學舌鳥?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這兒誰曾去過金鐘佔領區?好多。誰有去反水貨客?OK。這兒誰覺得自己是本土派,可否舉舉手?你不適合在這兒,你走吧,這兒不歡迎你。誰覺得自己是左膠?非常好,好多。我告訴你們,今天在座大家全部都是左膠,你們全部在這兒的都是左膠,各位左膠好。我們不應叫雨傘節,應該叫左膠節;不應叫Umbrella Festival,應該叫Left Gaau Festival。大家都是左膠。我們不要拗甚麼叫左膠,因為如果我們拗左膠的定義,可以拗到雨傘節完結都未拗完。

左膠來說,網上,為何我們說你們是左膠?首先第一件事,「雨傘」、「黃絲」、「我要真普選」這些,很老土,你知道嗎?好像七十年代那些、六十年代那些粵語片出現的對白,「雨傘」、「黃絲」、「撐傘」。但其實明明只過了半年。但現在年輕人不流行說這些。年輕人不說雨傘這些,你還在說,你很左膠。左膠還有另一個講法,網上還有另一句說話,不知你聽過沒有:「熱狗一定不認自己是熱狗。」你問他是否熱狗?他說「我不是!」那他是否熱狗呢?然後他說你,「你說我是熱狗,那即是你是否左膠啦!」然後你說「我不是左膠!你說我是左膠,你是熱狗!」然後熱狗、左膠、左膠、熱狗;你不是我是、我是你不是,嘈到拆天。但其實熱狗、左膠從來不存在。

廣告

另一個講法。誰乜乜乜,誰就是鬼。誰衝擊誰就是鬼。誰打邊爐,誰打乒乓球,誰就是鬼。為何這麼多鬼?熱狗、左膠就是鬼,他們不存在的。沒一個人承認自己是左膠、熱狗,他們就是鬼。

我今天就教大家如何驅鬼。以後人們說你是左膠,你就說,「是呀,我是左膠。」那他就會「企咗喺度」,他不知如何回應你,他不知如何繼續說下去,你都認了。所以大家不要再撐下去、不要再拗下去。為何這半年大家不說雨傘,這些東西好悶、好老土。為何我們要講左膠、熱狗,為何我們要內鬨?好簡單。本土派覺得左翼唔work。左翼覺得本土派唔work。大家都覺得大家唔work。那麼誰唔work?真的大家都唔work。我們大家都做著唔work的事。

近期有個廣告,獅子山精神:「明知會輸,我們一定要贏。」這個廣告好衰,抽這些政治水,好衰。這個「我們一定要贏」的精神,沒錯,我們就是在做著不可能的事。所以有個很出名、數一數二的喜劇大師李力持,他沒說錯我們,我們根本是沒「橋」,根本大家都做著不可能的事件。例如香蕉奶,我代全部網民問你,你唱歌可不可以唱到真普選?不行吧,他行嗎?不行。但本土派能否衝擊衝到入立法會、衝入天安門、衝入政府總部?不行。大家都唔work。大家都覺得對方唔work,所以就在吵。

另一個講法是,本土派常常說,就是因為你們這班左膠「阻膠住哂」,所以他們衝唔成。我以自己做例子。龍和道當晚,我記得我在那兒。有些人一路衝上去,很勇武,很型,我也真心佩服他們。他們一路衝上去時一路罵:「你們不要影啦!影相沒有用架!落嚟幫手啦!」一路衝一路叫,是罵的,罵你們的。當晚我有沒有衝上去?我沒有衝上去。為何?因為當時我在拍一套電影,不是我自己的那些片、那些所謂電影,是真的電影。我在拍一套電影,若我衝了上去,有甚麼損傷時,我要向全個劇組負責,我揹不起這個風險,我不能負了那些和我一起拍電影的人。

有很多香港人不是不想衝,他們是不能衝。在我們罵這些左膠之前,我們要想想,很多人連左膠也不是。他們當晚在家吃飯、唱K、看電影、看「愛回家」,很多這樣的香港人。也有很多artists在拍戲、開concerts,他們根本沒出現在龍和道。有更多這樣的香港人。我們是否應該感染那些香港人,而不是在罵那些在拍照的人。他們都站了出來,他們都想上,他們上不到。

說一個遊戲。AOC大家有沒有玩過?AOC我這輩很多(人)都玩過,一個戰略遊戲。有很多不同的族裔,大家在打來打去、升城、upgrade自己的城鎮。當日,雨傘革命,在佔領區,我們有我們的城、總部、大台。但別忘記,那是黑暗時代的城,黑暗時代的城是不夠帝國時代打,我們的城牆是用木條做,一踢就爛,一攻就攻進來。更大鑊的是,我們黑暗時代的城是沒有軍營的。我們沒軍營,人家一打就死。然後你一路衝上去就對耕田的阿嬸說:「不要耕啦!上來吧!耕田沒用的!」那些耕田的阿嬸是不夠打的,那些耕田的阿嬸,一出去,野豬都打死她你知道嗎。那些耕田的阿嬸是唔打得的。

但AOC還有另一個職業,那些叫僧侶。僧侶就是走去敵人那兒,喃嘸,然後敵人就會變成他的陣營。我告訴你,你們就是那些僧侶。我們現代的僧侶是怎樣的?走過去,「喜歡花一天,感覺一切是愛」;喃嘸,然後敵人就過來,那隻豬就跟了你。我們現代有這些僧侶,各位,僧侶就是左膠。

昨天網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就說學舌鳥抽水。其實本來不是熱烈討論,是我回應完就變成熱烈討論,本來只有一兩人的講法。究竟甚麼叫抽水?如果學舌鳥拍一條片,用了三十天製作,又training攀爬,然後走上獅子山,還要爬埋出獅子山,然後拍了條十多分鐘的片,然後得嗰九萬多views,這樣叫抽水的話,你由得我們吧,你由得我們抽吧,那個只是小水窪,蚊都喝不飽的小水窪。你知道有隊嘢叫Boomber?人家Boomber拍一條廣告,一日的views已比我多。我如何抽水?我抽不了那麼多。

其實甚麼叫抽水?甚麼叫借運動、政治上位?其實不是看他表現有多好,也不是看他有多高感染力,其實是看他的動機。一個人是否抽水是,如果他做一件事,他根本不是想做那件事,他只是想做完那件事後對自己有著數、有好處、有利益,那他就是在抽水。那如何才知道那個人是否抽水呢?根據李國章的定義,所有去過佔領區的男抗爭者,你們都是在抽政治水,因為你們不是要爭取真普選,你們是爭取初戀。你們全部都是在抽政治水。

一個人是否抽水,你不知道,你只能憑直覺,覺得他是在抽水囉。而我們見到抽水的左膠、騎呢怪搞搞震時,怎麼辦呢?經過,見到他時,「挑!抽水!」咪走囉,不要浪費時間和他對罵、罵他。各位左膠也記著,以後有人罵你,你就由得他們走,不要扯著他們,「不要走」,「你們不要上」。不要搞住他們,他們繼續搞,你們繼續左膠。以後人們說你左膠,雨傘節,左膠節,不要反抗,認了它。

左膠有甚麼好處?就是你罵他左膠,他也不敢(回)罵你。所以,接下來我為大家介紹左膠中的左膠。他曾憑一曲走天涯,紅遍全香港,但其實他沒唱過那首歌。他也開了兩個演唱會,但他沒有唱過那兩個演唱會,但很多人湧現在旺角、尖沙咀的街邊。紅遍香港、贏盡民心的華DEE,這個真是左膠之霸。我們給掌聲歡迎華DEE。

(原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題為編輯所擬。獨立媒體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