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游蕙禎與蔡英文

2016/11/24 — 12:05

游蕙禎與蔡英文

游蕙禎與蔡英文

在宣誓爭議、西環抗爭、人大釋法、高院裁決、眾籌上訴之後,香港政局繼續被一股強烈低氣壓籠罩:習近平在秘魯當面訓勉梁振英繼續綜合施策和凝聚共識、下屆特首真面目尚未明朗、主流傳媒冷處理選舉委員會選情、民建聯天價籌款與涉嫌利益輸送、民政局與華永會極速向青少年軍批錢批地、曾鈺成藉故退出彭定康即將出席的香港論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狠批梁國雄議員在議會內搶走官員文件為不文明及支持以藐視罪起訴。凡此種種事端,足見香港政局已經急速貪腐化、反智化、專制化,完全明目張膽,懶理公關形象,擺明禮崩樂壞。我們不要習以為常,必須保持冷靜,心懷理念,厚培實力,凝聚民意,溫存道義,各施各法,絕對不要被困局與悲情所打倒。

話說回頭,我一向對梁頌恆與游蕙禎二人的遭遇寄予同情的理解,同時響應吳靄儀大律師支持他們眾籌上訴。一方面,我不認為他們是鬼,甚至認為成報之類主流輿論把他們跟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篤魚蛋」式串在一起來燒,根本是捕風捉影,更可能別有用心。另一方面,我認為他們當初根本未想過會引發如此軒然大波,而他們在面對媒體詢問時,的確有進退失據、言不及義、有口難言、知慮淺薄之處,確實令人失望。

不過,我不會像某些人般批評他們是「雙面諜、偽港獨、激怒中共、破壞大業」。因為雙面諜對智慧和背景會有很高要求,而且青年新政由始至終都是主張香港民族自決前途,不是本民前及民族黨所直接主張的香港獨立;既非港獨,莫論真偽,更莫論成敗得失。至於「激怒中共導致人大釋法及破壞大業」一說,儼如說「某一位小學生當眾斥責老師導致全班被罰站十小時及記大過」一樣,完全分不清誰是應該負責的罪魁禍首。畢竟,渲染八卦、欺弱畏強、小事化大、格局狹隘,是許多香港人的通病,反而台灣、日本、歐美記者及評論人士雖然身在遠方,但卻比較客觀持平。觀察中國政情如是,現在連觀察香港政情也如是,令人感慨。與其霧裏看花,不如登高望遠。

廣告

不過,知慮淺薄、引喻失義之事至今依然層出不窮,難以令人眉頭不再猛皺。這件事跟游蕙禎最近企圖寄信給台灣總統蔡英文有關。我雖責之切,惟見其自省,尚勉其精進。

游蕙禎一開始就計劃致函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台灣《自由時報》甚至刊出全文。該信的所謂「草稿」可以概括為以下兩點。

廣告

(一)中共在未經香港立法機關審議的情況下,以「釋法」為名,行「改法」之實,嚴重干預香港自治及司法獨立,顯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致使衍生《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之虞」,而且《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所以」英國應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66條向國際法院提請裁決,確定《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並且考慮恢復香港主權轉移前的地位。

(二)根據《南京條約》及《北京公約》,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的主權是清國永久移交至英國,而新界則是英國向清國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99年,期滿退租,「因此」《中英聯合聲明》理應只能處理港九主權問題,無權決定新界主權歸屬。中華民國政府仍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再加上《中英聯合聲明》不再有效,應據此表明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對新界主權地位及屬性的官方立場,反對在新界租期屆滿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竊據新界長達19年的現狀,因此游蕙禎呼籲「總統閣下(蔡英文)能認真關注新界主權問題」,「例如,港九的主權和新界的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否分別?而總統閣下會否就此與英國政府進行交涉?」

接信後,台灣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當然不予置評,僅表示香港人期待選擇自己嚮往的生活與制度,而中國大陸政府應該用正面的態度與香港人耐心對話溝通,不應扼殺。很明顯,這只是高高掛起的政治姿態,全在意料之中。

畢竟,如果游蕙禎的書信「草稿」曾經真實地呈現了她的想法(先不論它是否真是「其中一個草擬版本」而已),我可以很不客氣地說:那是毫無基本說理邏輯、國際外交常識、台灣主權知識的胡言亂語,很可能是隨便翻開一本《論歸英》之類的坊間小書,然後天馬行空堆砌拼湊出一篇差劣文章。膠質太重,言而無理,人心疏離。其情可憫,其理可商。

一、即使《中英聯合聲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了,為何會導致《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一個行人衝紅燈,為何會導致交通規則失效?

二、如果說《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那麼既然中共政權當年「正當合法地」從英國手上取得了至少香港和九龍的主權,更把一切化約成一樁交易一樣,香港人還有驅除共匪和住民自決的置喙餘地嗎?究竟是主權高於人權,抑或人權高於主權?如屬後者,還談這些所謂主權、條約、交易,有意義嗎?

三、如果《中英聯合聲明》真的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為何不去找英國政府,要它直接跟中共政權討個說法?反而偏要走去找根本並非締約一方的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甲把你賣給乙,乙違反了甲乙之間的約定,你不滿,卻去找丙,叫丙跟甲講道理?

四、即使《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為何英國政府及香港人都可以想當然地主張「恢復原狀」?為何不是要求恢復1984年的原狀,而是恢復1997年的原狀?甚麼才是原狀?重新由英國委任港督專政?重設兩個市政局?填海地皮及建築物通通拆掉?打個比方,政府簽了批准文件給你蓋房子,你建屋後出售,業主屢次轉手,居民安居樂業,然後突然有人說那份批文失效,「所以」房子當然要通通拆掉,買賣金額當然要通通返還。這樣說得通嗎?歸根結柢,難道香港和香港人只不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英國政府之間的交易商品而已嗎?

五、英國政府與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之間有邦交嗎?既無邦交,後者又能如何跟英國政府提出正式交涉?這是公開強人所難,抑或公開貽笑國際?

六、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就可被視為至今仍然持續承繼清國的國家地位?需知道英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才是目前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先是漢賊不兩立,最後賊立漢不立,難道大家不知道嗎?

七、信中問及港九主權和新界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無分別。究竟蔡英文總統可以如何回答呢?有又怎樣?無又怎樣?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官式的答案當然是:港九新界都屬於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非自由地區)的固有疆域,南海十一段線內領海及島礁亦然,外蒙、新疆、西藏亦然,通通都是屬於中華民國。請問大家:當聽過這些完全悖離客觀事實和想入非非的胡說八道之後,你可以怎樣?難道你要走去勸進蔡英文毋忘在莒,反攻大陸?究竟會有多少台灣人支持你?

八、更離譜的是,自己一方面主張自主、自治、自決,另一方面卻希望台灣蔡英文政府考慮行使對新界的台主、台治、台決,豈非精神分裂?這是哪門子的香港本土民主運動?

九、在要求蔡英文總統去攪和之前,大家有聽過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華山會議嗎?蔡英文總統和台灣主流民意基於國家主權理念,不論是華獨抑或台獨,難道會答應介入,聲稱「新界是台灣的」嗎?

十、在缺乏香港住民自決前途的前提下,為何可以憑空主張「分裂」港九及新界:新界歸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港九歸英國政府?香港人的自主、自治、自決,究應從何談起?

可幸的是,在《自由時報》刊登游蕙禎信稿後,游蕙禎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澄清該稿只是草擬版本,「如對《自由時報》同廣大巿民造成誤會,本人謹此致歉」。真實原因恐怕是其團隊內部成員意見分歧,無法取得共識,所以否決發出該信稿。游蕙禎重申非常重視和台灣的關係,以後決不會輕率行動。雖未坦承錯誤,至少知恥知止。誠盼汲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

今後,梁頌恆及游蕙禎如果真要對目前政局有所突破,短期內大可繼續鼓勵市民支援眾籌上訴至終審法院、支持本土派在未來補選中取回兩個失落議席、參與籌備全港民間公投選特首、如同黃之鋒一樣親身造訪歐、美、台、日政要和傳達香港人的民主自決訴求、繼續跟台灣、亞洲、歐美各個志同道合的公民團體及學生團體加強交流合作、在香港本土大力宣揚住民自決權利。這樣才是正途。走上正途,凝聚民意,度德而處,量力而行,才可以進一步討論未來中長期的奮鬥目標。

當然,盡量清晰交代「青年新政」選舉期間資金來源以釋群疑、明確釐清與闡述香港自決的理論根據與未來方略、真心誠意為鴨洲口音等戲言妄語向支持自己而失望的部分選民(非中共政權)致歉等做法,誠有必要。

歸根結柢,厚培學養,研討交流,增廣見聞,冷靜思考,按部就班,謀定而動,知錯能改,有勇有謀,方成大器。路一直都在,現在正是考驗他們決心、耐心、恆心的全新開始。無論如何,香港人必須共同迎戰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大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