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謝謝香港 一場沒有人會放棄另一個人的社會運動

2019/7/3 — 21:24

7.1 佔領立法會,示威者合力抬走不願離開的示威者。圖片來源:鐘聖雄片段截圖

7.1 佔領立法會,示威者合力抬走不願離開的示威者。圖片來源:鐘聖雄片段截圖

「湧如洪水,退如潮水。」

這幾天讀到「be water」,內心有許多感慨。香港社運模式在短時間內快速進化,開啟我們前所未見的新時代。很顯然,如今反送中一系列的運動,早已經不是一個區區在台灣爬文的我,可以去想像的了。

2014 年,上半年台灣有三一八,下半年香港有雨傘運動。台灣拒絕粗糙的兩岸服貿協議,香港則是捍衛人民要有自由選擇特首的權利。

廣告

台港兩地經過這些運動,得到不同結果。台灣逆轉當時局勢,政黨輪替、素人上台,問題似乎全解決了。香港則是訴求沒有得到正面回應,學運象徵人物入獄,最終中共指派黨屬意的特首,港人不再有真普選的機會。

接著有些個人主觀。台灣的社運能量被新政府所吸收,這幾年無力促成大型運動。就算是前陣子的反旺中,人數雖多,但仍是「名人(大台)號召上街、民眾再前往與會」的模式。

廣告

大抵上沒什麼改變。有舞台,有名人,人好像很多,但能否再持續發展?總是一個問號。

我較少參與社運後才察覺到,原來我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依賴那些長期耕耘的組織者。而當他們選擇進入體制內的時候,領導人物的銜接問題變得極度嚴重,運動規模紛紛轉小,只得等待新血加入,重新再養人。

這便是傳統的社運模式。

仰賴各地自救會、現有組織、NGO/NPO 的串連,幾位關鍵人物談好要做,再開始找人來集結並累積社會聲量,最終促成上街抗爭。

然而如今的香港,已經完全看不見這樣的操作模式了。

看不見組織的串接者,沒有大台在街上號召或是代表發言,一個個的小人物遮著臉上街行動,不使用八達通,月台單程票機上滿滿的零錢,不會有人隨意拿走。不再有明顯的派系區分,要衝的去拼,要收拾的留守,即使是衝進立法會,也迅速劃分哪些是威權象徵可以噴上標語,哪些是歷史文物立即標示不可亂動。

唯一有既視感的,是一個六月、竟有高達三位死諫者。

我看到 Telegram 時,焦慮感直接爆發。台灣社運有一度也是這樣子的,而且發生在三一八之後。因為所有人都沒力了,感覺再怎麼聲嘶力竭地吼,也引發不了關注。

我印象很深刻,那時所有抗爭的臉友們都陷入困境,大家都在講很想死。看能不能敲醒這些裝睡的人。接著有一個年輕人真的這麼做了,那個人叫做林冠華。學生們氣憤地衝進教育部,課綱撤回去了,但損失慘重。

一時之間,那種不死不行的氣息更加濃烈了。

坦白說,比起此時此刻,那一年我反而有著更強烈的亡國感。我們誰也沒能守護住。連一個年輕人都救不了的社會運動,哪裡存在著可以改變世界的可能性呢?

這是我說過無數次了。

謝謝香港。

Telegram 上只顯示群眾一路從立法會裡撤退,警察一路追趕,最終全員平安的消息。直到隔天,才發現立場新聞記者紀錄到原本在立法會裡有四位遺書已經寫好,準備自我犧牲堅守到底的死士。最後已經撤到很遠的其他示威者們,在警方警告的死限前最後十分鐘,決定一齊衝回去立法會,把這些人帶走。

他們哭著說「我很怕(警察),但我更害怕明天看不到他們」、「我們一齊進來,就一齊離開」。

這並非特例。今日,有一名抗爭者在網路上表示自己很想以死明志,上百港人立刻上街地毯式搜尋,紛紛喊話「不要做傻事」、「我們一個人都不能少」。

乍看之下,冒命闖進立法會卻不死守很奇妙。但這一切並非毫無意義。五年前不了了之的「落實真普選」呼籲,在這之後立即取代林鄭下台,列進第五項訴求,成為此刻港人共同努力的最終目標。

你們知道嗎?

對我來說,真正改變世界的不是多嚴謹的制度、不是又有多少人上街示威,而可能會是這看似微小的一刻。

一場沒有人會放棄另一個人的社會運動,一場真正會把每個人當人看,去愛、去挽救⋯⋯

只有當你抵死不放棄也要成功救下一個人的時候,才有那麼一絲可能性,能去改變這個絕望的社會。

 

#所以不要再提太陽花了 #正視挫折向港人學習吧
#respectH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