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湯家驊鴻文賞析

2017/8/3 — 12:36

背景資料圖片:市民參觀遼寧艦

背景資料圖片:市民參觀遼寧艦

【文:幡內兒@撐傘落區運動】

前公民黨成員,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先生於7月14日在網站《評台》撰寫鴻文〈為遼寧號訪港自豪〉,崇論宏議,見解獨特,令人嘆為觀止。而鄙人淺學,拜服之餘,仍有多處不明,故一併陳述於此,以就正於湯先生。

湯先生於蘆溝橋事變八十周年之日遠觀「遼寧號」訪港,感慨萬千。謂:「中國數千年歷史,故步自封,從來不作侵略他邦之想;只因我們歷來只着重發展文化而忽略軍備,歷史才寫滿了被外族入侵的章節。」未知湯先生何所據而云然? 查我國歷朝兵威遠震,四夷懾服,史有明文。古匈奴有民歌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頌揚漢軍神勇,傳誦至今。近鄰朝鮮二千年來更多蒙我王師光臨,弔民伐罪。《漢書‧西南夷兩粵朝鮮傳》載元封二年秋,漢武帝遣樓船將軍楊僕將兵五萬,自山東入勃海;左將軍荀彘出遼東,以水陸兩軍夾擊之勢進入朝鮮。翌年夏,滅朝鮮衞氏政權,設真番、臨屯、樂浪、玄菟四郡。樓船於當時已為相當先進之軍備,漢室執此利器,討南越,滅朝鮮,通西南夷,建立爀爀戰功。區區昔年讀史至此,胸中豪情,頓然而生。今日「遼寧號」未建尺寸之功,而湯先生即引以為傲,精忠熱血,令人思之汗顏,自愧弗如。

廣告

又《舊唐書‧卷二百一十一》載,貞觀二十二年,太宗遣水陸兩軍伐高句麗,破其泊灼城,俘獲甚眾。復命「江南造大船,遣陜州刺史孫伏伽召募勇敢之士,萊州刺史李道裕運糧及器械,貯於烏胡島,將欲大舉以伐高麗。」是次征韓雖以太宗駕崩而告吹,但大唐開疆闢土,籌謀遠大,豈會固步自封,拘泥於所謂文化發展而忽略軍備? 其實,不獨漢唐盛世,即以晚清之腐朽,於天津受挫,洋務未竟之際,仍然不甘居日寇之後,出手欺負一下小朝鮮。至於當朝盛世更不在話下,1950年新中國初創未久,百廢待興,仍堅持仗義出兵,抗美援朝;1962年對印度發動自衞還擊戰,一個月之內推進一百英哩,殲敵三個旅;1979年興師懲罰越南;六十年代提出「寧要核子,不要褲子」的和平正義口號,奠定今日強國崛起之基礎。一頁頁人民共和國的歷史,本來就是足堪自豪的歷史,何需等到小小的「遼寧號」到訪,才「平添一份小小的自豪感」?

湯先生繼續慷慨陳言,揮筆疾書:「元清之入侵、八國聯軍,以至日本軍國之欺凌,令中華兒女受盡屈辱。」 此語亦令人大惑不解。「中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各族人民密切交往、相互依存、交流融合、休戚与共,形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通过识别并经中央政府确认,中国共有民族56个」 (見國務院政策白皮書《中国的民族政策与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 ‧2009年9月),

廣告

當中包括漢、滿、蒙古。 蒙古族成吉思汗遠征異域,拓地萬里,凡我中國人無不景仰,尊謚曰元太祖。元宋之戰實乃同室操戈,雖有欠光彩,畢竟仍屬人民內部矛盾。湯先生卻以外族「入侵」視之,認為此事「令中華兒女受盡屈辱」,豈非有乖史實,令無知者誤以為此乃「敵我階級矛盾」? 猶有甚者,元朝經畧吐番,奉薩迦王朝八思巴為帝師,即把西藏納入中國版圖,乃藏地自古以來即為我國神聖不可分割領土之歷史明證。若元朝建國為外族侵略,隔絕於中華民族之外,則西藏固為中國領土之說何以立足?  湯先生所言嚴重傷害廣大同胞的民族感情,際此一小撮反華分裂勢力張牙舞爪之時,未免叫人有所聯想。猶幸湯先生愛國情懷溢於言表,可昭日月,無知者妄言指責,當不損其忠義之名。

而湯先生不愧一時俊彥,為文言簡意深,雖反覆細嚼仍未能盡悉其意。其文章末段云:「身為一個中國人,能不期許在國勢穩定下來的今天,是積極改進其他核心價值的時候了。」 「其他核心價值」所指為何,湯先生既未明言,我等草民自不敢妄自揣測,唯有在字裡行間,追尋微言大義。成吉思汗西征,頗為極小部份人非議,認為僅憑武力,屠城殺戳,非大國之所為。或曰:我中華傳統崇尚仁政,以仁德治天下。《孟子‧梁惠王上》:「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是治國之道,仁政利於堅甲。但湯先生對仁政卻別有洞見,叫人眼界大開。7月28日,湯先生於《明報》再書鴻文〈仁治與人治〉,認為中國人法治思想薄弱,多名反動份子違規宣誓,咎由自取,應當依法剝奪其議員資格;此事非關仁義,「實為應否尊重制度的問題」。法治據說是香港「核心價值」,2004年一班社會人士發起《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宣言》,湯先生亦駭然署名其上。當年閃爍其詞,如今湯先生循循指導,我輩方明箇中真義。原來,法律與制度自有其神聖不可侵犯處,如何訂立,為誰訂立,誰人執行,如何執行,處於何種政治社會脈絡,概與法治無關。有法不依,就是以仁義之名戕害制度,把仁義「擺佈成法治的對立面」。明儒黃宗羲云:「三代之法,藏天下於天下者也…… 後世之法,藏天下于筐箧者也:利不欲其遺於下,福必欲其斂於上……  所謂非法之法也。」梨洲先生未免過於拘泥「立法原意」,湯先生見解深邃,遠勝先賢矣!

然我等一介布衣,平素只會瀏覽網上潮文,能夠讀懂的經典頂多只有武俠小說。文學泰斗,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查良鏞博士於名作《射雕英雄傳》嘗言:「自來英雄而為當世欽仰、後人追慕,必是為民造福、愛護百姓之人。以我之見,殺得人多未必算是英雄。」我輩愚昧,但亦深已為然,並反自詰問:冷兵器時代,刀劍殺人尚且不算英雄;今「遼寧號」再小,殺人威力又豈只千倍於刀劍? 堅甲利器,究竟是大國崛起,還是窮兵黷武? 真的值得自豪嗎?  查先生乃前基本法草委及諮委,德高望重;湯先生亦為當朝權貴,且受英帝國法律薰陶,自必學貫中西,未知他對查博士的說法,有何感想?

湯先生自脫離公民黨之後,扶搖直上,今已貴為行政會議成員,位望之隆,早已遠超昔日一眾大律師同儕。近日就黨國事務,屢屢建言,持論精闢。如就「一地兩檢」之爭議,湯先生諄諄告誡,呼籲港人「不要過份維護兩制」,以免激怒中央,其對黨中央品性了解之透徹,遠勝一般中國問題專家;又建議乾脆把西九站劃予深圳,可謂斧底抽薪,痛快淋漓。  湯先生他日必膺國家重任,加官晉爵,指日可待。唯盼其飛黃騰達之時,不忘香港老家,繼續發表鴻文,開導我一眾庸碌蒼生,則香港幸甚,國家幸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