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源居民 – 寫在廣源人鏈之後

2019/9/18 — 12:34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前晚參加完廣源人鏈以後,碰到兩位在當區長大的年輕人,他們打算以政治素人之姿挑戰廣康、廣源兩區議會議席。他們令我想起雨傘運後五年,社會氣氛表面雖然消沉,但其實大家都沒有放棄,只是需要時間沉澱和歷練乘時再起,就如經歷香波地群島之戰後的草帽海賊團一般。


這次流水革命中衝得最前的年輕人,大部份在雨傘運動時還很小。根據李立峯教授早前的民調,他們沒有雨革留下來那失意的包袱,義無反顧向前。他們的純真熱血,帶動了本來身陷傘後抑鬱的幾代人重新振作。

源居民」的康仔和健仔都只是三十出頭。我想,五年前他們才剛畢業不久吧。不知道他們這幾年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呢?

站在路旁跟他們聊,聽他們侃侃而談屋邨內的各種設施的不足,我慚愧自己很多細節我根本沒有注意到。不時有街坊向他們打招呼,有上了年紀的,就直呼他們「康仔」「健仔」;也有些跟他們年紀相若的,感覺就像是兒時玩伴。他們二人是在廣源長大的,根就在這裡,由他們來當這個小社區的區議員,比從大政黨空降任何一個名星更具意義。

七月時,一名抗爭者與家人因政見不合爭執,於廣源邨墮樓輕生,我曾為他獻上了一束白花。這個自成一角的紅磚小鎮,已無法在這場運動中獨善其身。「源居民」的行動正是對這動盪的社會積極的回應。

為第六位過世的年輕人哀悼 - 黃牛山人
為第六位過世的年輕人哀悼 – 黃牛山人

很多人在提起過去那三個月的經歷時,都會從 6 月 9 日的 100 萬人遊行說起;但我卻不是這樣想。遠因固然最少要追到傘運,但近因卻是林鄭在議會中那句「全部都是廢話」的狂言。

對,就是她輕蔑代議士及其代表的民意,那副可憎的咀臉。


議會是最和平的抗爭方式

誠然,林鄭政府因為操控了議會,態度才可以如此倨傲;但我不能因此便斷定議會抗爭完全沒用。這次運動的第一槍其實是由涂謹申於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中打響的。

議會,是最和平的解決分歧的場所。然而,過去幾年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地操控議會,令大部份市民無法透過代議士制衡政府施政,和平溝通之路被堵,才會觸發上街遊行,繼而勇武抗爭。如果可以選擇,誰會想冒被捕被打傷的風險?五大訴求之一的「實行真雙普選」正是為了根治這制度的問題。

雖然遠水不能救近火,我們不可能把希望都押在議會上,必須維持街頭抗爭的能量才機會獲得最終勝利;但我感恩有人肯走出來挑戰建制的地盤。在爭取到真雙普選以前,我們仍需有人在這扭曲的議會中擔起代議士的角色。


區議會的本質就是搞政治

建制派和政府喜歡把「政治」和「民生」切割甚至對立。然而政治的定義本來就是眾人之事,涉及龐大的公共資源分配,建設任務的優次,制度的公義公平等。區議會是一個政治組織,若然腐敗,便會出現如「林村天安門」等假借民生為名,利益輸送為實的事,以民脂民膏養肥一堆附庸權貴出賣香港的小人。更何況,特首小圈子選舉中區議會還有 117 票呢。

順著流水革命全民覺醒的氣勢,把區議會從建制派手中奪回來吧。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健仔、康仔,加油,這黃牛山下的紅磚小鎮便靠你們了。

作者網誌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