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溝通單靠誠意並不足夠,何況根本無?

2019/7/5 — 17:19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教大校長張仁良呼籲「政府應採取主動,用最大的誠意聆聽市民的訴求和心聲」。科大校長史維更指,不應該將示威者的抗爭解讀成一時或對單一議題的不滿,應該討論最根本的起因,從而處理當前面對的問題。但林鄭冥頑不靈,只知重施傘運時的故技,邀約科大和中大學生會進行閉門會議,試圖再做一次公關騷化解民憤,另一方面,警方以鐵腕的手段,展開大搜捕行動,連巴士公司亦受牽連。幸而年輕人已看穿林鄭的詭計,沒有上當。

其實要了解年輕人的想法,甚麼掌握其脈搏,不一定要面對面傾談。只要派民政事務局的官員從不同途徑搜集一下資料,不難弄清楚年輕人為何有如此強大的絕望感,絕望得可以把生命豁出去,爭取一個很渺茫的、改變香港命運的機會。(係呢,劉江華究竟去了哪裡?)這個不(止)是誠意問題,而是政治態度,以及有沒有政治常識的問題:搞清楚香港病入膏肓的禍根,不清楚便設法先弄清楚,再嘗試對症下藥。最需要的是虛心,而林鄭政府最欠缺的正正是這種素質。

如果林鄭真的痛改前非,她首先就應該向示威者交功課,除了具體回應年輕人講過無數次的各大訴求(這還要見面傾才知道嗎?),再初步提出對症下藥的方法,讓民間社會進行一次比「土地大辯論」更均均真真的全民商議,尋求有社會共識的變革路線圖。誠意,只有肯虛心地認清問題所在,再找對策,才會展現出來,能夠讓人感受得到。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