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潮漲潮退:學民思潮成為過去 成員兵分兩路重新啟航

2016/3/21 — 15:14

【文:朝雲】

20/3 學民思潮告退,記者群起質疑,何以推倒重來

學民思潮宣告停運。

廣告

黃之鋒、周庭等十名成員,來日將組黨參政;黃子悅等三十名前成員,將繼承學民遺產,成立新學生組織。

黃之鋒強調,學民的資產,將由新學生組織承繼,其中一半用予援助過去被捕成員。他籌辦的政黨不會取一分一毫。6月30日財政年度正式結束,將一如既往,交代會計師核數報告,到時會有詳盡數目。

廣告

黃之鋒說,參政組織與學生組織大相逕庭,學民不應轉型為政黨,而須分工。

黃子悅說,市民捐款予學民,是支持其學生運動,其資產應由學生組織承繼。過去一年,學民思潮高度政治化,難以進入校園。她希望新的學生組織,能夠專注教育議題,進入學校推動公民教育。

黃之鋒解釋,傘運前他走訪超過三十所學校演講;傘運後只能獲兩間學校邀請,呂明才中學因而遭親共者包圍,另一間學校亦取消邀約,此後他再無機會進入中學分享。

新的學生組織,將留待公開試結束,容讓學生喘息,到暑假成立。黃說過隙之間,他們仍以公民、學生的身份關注議題,不會因鬆懈而偏廢。

***

然而黃子悅承認,新的學生組織,繼承學民資源,乃自學民衍生。大部分成員將留在新組織,不會刻意去政治化,與政治切割;黃之鋒亦說,所有社會議題,背後牽涉政策,與政治難分軒輊。

學民的解釋未能說服記者,他們群起質疑,新的學生組織,實與學民大同小異,為何必須淘汰學民。

記者們進而質問,學民解體的真正原因,是否在本土、勇武等抗爭路線上,出現嚴峻分歧;是否為求另起爐灶,而趨生分裂。

黃之鋒說,學民乃因反國教等議題創立,成員的想法多元,亦非一言堂。現時的社會氛圍,從政推動自決,與學生運動難以並存。須分開兩條戰線,政黨側重政制;學界側重教育。

筆者發問時,引述學民前成員,狠批黃之鋒的言論,「學位思潮只係協助你上位的工具」。

不少興論質疑,為何黃之鋒等要員出走,學民就要結束。顯得學民的價值,維繫於魅力領袖。他們一去即大樹飄零,難以為繼。是否反映學民的組織過於個人化,而欠民主的傳承。

黃之鋒解釋,學民所有決定,都由成員公決。學民的去留,已由去年暑假討論至今,結束學民是經大會近九成的票數通過。不保留學民思潮,是因為學民思潮的形象,限制了他們在中學的發展。學民衍生出兩條主線,希望分頭並進,有新的形象,拋開過去的包袱。

至於周庭則在昨夜的現場直播解釋,成員已經為此討論逾八個月,不宜感情用事而勉強留下學民,應以香港的政治前途為先。學民成員多同意成立新組織,重新出發更好。

***

記者會後期,簡直可形容學民受圍攻。出乎意料,無關錢銀,而是學民結束的理由,未能說服記者們。

不少記者旁敲側擊,幾已問盡筆者想問的問題。也許傘運的挫折,和本土的沖激,才是必須重新啟航後的浪潮。

當學民受到「圍攻」時,筆者猶豫過應否「落井下石」。惟種種質疑仍然廣傳,且至今未消。

來日承先啟後,何去何從,仍須探討下去。惟潮漲潮退,時不我與,我們只是時代的弄潮兒。

發表意見